第27章 不由担心那女人

沈景言浏览着网上的新闻,越看眉头皱的越深,他几次想要拿出手机给白苏晴发消息,问问她现在是否看到了网上消息,又有怎样的想法。

他才不是在安慰白苏晴……

沈景言想,只不过是不希望自己的沈太太未来会被这些恼人的负面舆论给缠住。

白苏晴作为他的妻子,当然要保证足够的正面形象。

没错,就是这样抱着这样的目的。

韩睿是沈景言的特助,本来要进他的办公室汇报汇报情况,结果才刚刚进到办公室里,就看到自家老板注视着手里的电话,不知道在纠结思索些什么。

那架势和严肃态度仿佛他正要面对的是一笔至少千万级别的合同。

“老板……是否需要我协助您做点什么?”

韩睿还从来没有在自家老板身上看见过这么纠结的表情,毕竟作为如今沈氏集团的负责人,并且向来有着最为果断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他从来不会在一些小事上浪费时间。

也没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能够将他烦闹到这种程度。

韩特助问完之后,就看见自家老板轻飘飘的眼神看向了自己,他莫名的脚底生寒,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正当韩睿在胆寒之时,沈景言终于是开了口:“你说,如果想安慰一个人,应该怎么挑明话题比较好?”

韩特助的脑袋上浮现起几个问号:“这……”

这好像并不在他的工作范畴之内……

不过作为一个非常有着职业水准的特助,他依旧一本正经的回答道:“这个就需要看您与被安慰的人是什么样的关系。”

“如果关系生疏,那就不太方便直说,可能需要以暗示的方式来挑明,但如果关系比较亲近,便可以直接以安慰的方式告诉他,您无论发生什么都会陪在他的身旁,帮助他渡过难关。”

沈景言盯着自己刚才打出的那段话:“白苏晴,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直接联系我。”

在听完韩睿的见解以后,想了想,觉得过于生硬,干脆全部删掉。

“我听说《明曦传》剧组换人的消息了,你不用太过难过,是金子总会发光。”

这一番话,某人看来看去,很是不满意,又干脆全部删掉。

韩睿就在旁边困惑不已的瞧着老板打字,打字完删掉,删了又打。

就这么来来回回,半天也没能把那句话发出去……

他干脆大着胆子问:“您和这个需要被安慰的人是什么关系?我也许可以给您出一点主意。”

沈景言烦躁地回答:“白苏晴。”

“……白小姐?”

韩特助表示他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虽然这位白小姐已经与他的老板结了婚,但在韩睿眼里,他们的这段婚姻关系并不会有任何的事迹进展,顶多不过是处于一种各取所需的状态。

他的老板需要一位合格且拿得出手的太太,帮助应付沈家的各种麻烦。

而那位白小姐到底是为了他家老板的好皮囊见色起意,还是因为他家老板的身份想要攀上这高枝,具体原因韩睿无法判定,但他清楚一点,那就是他们之间应该是没有具体感情存在的。

可是……如果没有具体的感情,老板的反应又是为什么?

自从回到云城之后,发生了太多过去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情,韩特助已经越来越看不明白现在的这种发展状况。

韩睿只能斟酌着开口:“如果……是白小姐,您或许可以开门见山,她应该能够感受到您的好意。”

“是么?”

沈景言显然有些不这么认为,那个女人最擅长的事情就是顺杆往上爬。

他要是过多安慰她,白苏晴指不定怎么得寸进尺,但若是不安慰……

沈景言的脑海里又总是不经意的浮现起白苏晴撅着嘴,眼尾通红,可怜巴巴的样子。

“算了,你先出去,我自己处理。”

韩睿松了口气,却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许久的时间里,所有人认为的做事从不拖泥带水的沈氏集团大老板,还是在不停拉扯犹豫。

沈景言如今即是沈氏集团董事长,又是沈氏集团总裁,几乎已经将沈氏集团所有的大权揽于自己一身,所以他做任何事情也几乎不需要有犹豫的时候。

但今日……他做的事情如果被外界得知,必定会惊掉无数人的下巴。

江柯闲来无事,溜达到沈景言这里来,准备约上他,晚上去聚聚会。

正好不少朋友今日都有空,他来时也特意打听过沈景言今天的行程,知道他今日相对而言不算特别繁忙。

江柯已经卯足了劲,今天无论怎么样都得把他拉出去喝酒。

自从回来云城之后,沈景言一直极为低调,并不公开露面,就连沈家人现在都还不知道他的行踪。

更别说这个圈子里的人,想见上他一面是难如登天,也就只有关系极为亲近的才知道沈景言的行程状态。

所以江柯今天已经和关系较好的几个朋友立下豪言壮语,一定要把他约出来。

“你晚上应该没什么要紧事了吧?去御膳斋吃饭,自从换了大厨以后你还没尝过……”

江柯的话戛然而止。

他发现沈景言正在穿外套,看着就是要出门的样子。

“哟,你这是提前知道我要约你出去,都已经准备好了?”

“没空。”沈景言轻描淡写,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地继续整理衣领。

江柯瞪大了眼睛:“什么没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晚根本就没有什么行程!”

“谁说我有行程了,我要回家。”

“回家?不是吧……大好的日子,回家干嘛?跟你那个白家千金大眼瞪小眼?”

江柯吊儿郎当的说:“我今天可是看到新闻,白苏晴被白氏集团投资的电视剧给除名了,这日子过得是真惨。”

沈景言目光凝了凝。

看样子这消息知道的人还不少,那女人这会儿指不定在家里怎么哭鼻子……

他脸上甚至出现了几分匆忙着急神色:“你自便,我先走了。”

江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