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狗男女携手一生去吧!

白苏晴并不想听到陈家豪的声音,所以直接挂断,但他好像铁了心又不断的拨了过来,烦的白苏晴满心怒火。

接了电话之后,白苏晴也极为不客气:“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有屁快放。”

“……苏晴,你为什么对我会是这样的态度?”

陈家豪好像很受伤的样子。

但这话听的白苏晴只想发笑:“现在的你对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我要对你是什么态度?”

“苏晴,别再耍性子了好吗?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有我,即便是现在,你还爱着我,我的心里也有你,你何必和我闹脾气呢?”

“闹脾气?陈家豪你恶不恶心!从你跟我的亲姐姐搞在同一张床上之后我就知道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我也已经成功的把你从我心里丢了出去,我的心里没有你!”

这话说的有些重,陈家豪抹不开面子,语气也不复先前的温柔:“苏晴你别怪我故意指责你,你这个脾气得改改了,和可可比起来你实在是不讲道理,刁蛮任性……但你姐姐她又温柔又善解人意,哪怕我爱你更多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要结婚,可可才会是那个合适的结婚对象!”

白苏晴怒急反笑:“陈家豪你还要不要脸了,既然你觉得白可可好就赶紧和她订婚,从今往后都别再烦我!”

陈家豪吸了口气,又突然软下了语调:“我们见面吧,见面以后我再好好和你聊,等你见到我,你肯定会改变你的主意。”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兴趣见你。”

“苏晴……你就真的要这么决绝吗?我与你之间那么多的过往,你真的舍得放下?”

“放不下又如何?我可没兴趣整天捡垃圾,而你已经被我丢进了垃圾堆。”

“苏晴!”陈家豪语气不善,“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咱们今天见一面,我还有可能考虑与你和好,否则你以后感到后悔了,我可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机会。”

这男人真是太不要脸了……

她以前怎么就能眼瞎到这种程度,觉得陈家豪是个值得依靠的人??

“那我要谢谢你,不给我这个机会了!你如果没有别的要说的,我就挂电话了。”

“等等!我这里还有不少你的东西,你拿回去吧。”

“不需要,直接扔掉就好。”

陈家豪笑了声:“可这里还有一些你以前最喜欢的典藏黑胶唱片以及一些限量的导演剪辑版电影,这些东西都是你过去最宝贝的玩意儿,你确定你不要把它们拿回去吗?”

白苏晴咬了咬牙,陈家豪这个人,还真的戳中了她的软肋!

这些东西都是白苏晴过去最为珍藏的宝贝,才会放在他那里,让他替自己保存。

现在只是无比的后悔当初做出的决定!

但无论如何,那些黑胶唱片和导演剪辑版光碟都是白苏晴费了很大力气才收集到的,有些早就已经绝版,不在市面上流通了。

白苏晴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定个时间地点,把我的那些东西都还给我。”

陈家豪立刻笑道:“好啊,那就今晚吧,今天晚上八点,在瑰丽餐厅。”

那是一家很浪漫的法式餐厅,白苏晴以前和陈家豪时常在那里约会。

白苏晴非常喜欢这家餐厅的油封松露羊排和裹着墨鱼汁的炸窝牛。

陈家豪把地方选择在这里,自然打着不好的主意。

所以白苏晴出门赴约之前特意素面朝天,只穿了件简简单单的 T恤和牛仔裤。

那白皙的脸庞看起来倒像是刚刚上大学一样,充满了学生气息。

只是这样的打扮出现在这种高级的法国餐厅,就显得有些违何与格格不入。

因此陈家豪看见她时下意识的露出了一点不高兴的神情,脱口而出:“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白苏晴施施然的坐下,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怎么,嫌弃我这副模样?那正好,把我的东西给我,我立马走人。”

“怎么会呢?”陈家豪又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格外温柔地看着白苏晴,“先吃饭吧,好不好?吃完饭之后我就把你要的东西给你。”

白苏晴看着这个曾经极为喜欢的男人,现在只觉得他的这张脸是那样的陌生而且丑陋。

陈家豪这些刻意伪装出的绅士笑容,让白苏晴不由得反胃,连带着看着眼前种种曾经极为喜欢的美食,也没了胃口。

“他们家的主厨最近推出了新菜色,苏晴要不要尝一尝?”

这个称呼让白苏晴恶心:“麻烦你收回这个称呼,不要再这么叫我,你没有资格。“

陈家豪脸上的笑容一僵:“苏晴,你真的要和我生分见外到这种程度吗?”

“麻烦你搞清楚,不是生分也不是见外,而是彻彻底底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白苏晴不留情面:“我也希望你搞明白,我们已经分手,你现在是我姐姐的未婚夫,你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想要坐享其人之福,共拥姐妹二人?陈家豪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白苏晴,我怎么觉得突然间不认识你了,现在的你是这样陌生!”

陈家豪这倒打一耙的态度导致白苏晴心头的烦躁火焰烧得更旺,不客气的反驳:“你说对了,你确实不认识我,你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的认识过我,我那个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姐姐才是你会喜欢的人,所以麻烦你赶紧和她狗男女携手一生,别再烦我好吗?”

“你——”

……

晚上八点不到,沈景言竟然就已经回了北星苑。

晚上那个应酬,沈景言用最为直接的方式与对方洽谈完毕,拒绝了用餐的邀请,鬼使神差的就吩咐司机把他送了回来。

大概是因为……尝过太多那些摆盘精致却没有人烟气的食物,反倒想念着家常菜的滋味。

只是当他打开门之时,看到的只有一室冷清寂寥,来迎接他的也只有摇着尾巴满眼兴奋的恭喜,并没有他以为中的饭菜香味扑鼻,更没有白苏晴。

男人轻轻眯起了那双冰凉的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