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霉运中的好运

本来昨晚的种种情绪都已经快要恢复了,白苏晴都能够做到心平气和的带着恭喜出来遛弯,但一听到男人那冰冷淡漠的语气,眼眶一热好像又有泪水快要溢出来。

她努力的憋住,但说话时却嗡声嗡气了起来:“我们在楼下花园,我带恭喜出来遛弯……“

白苏晴的声音里有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哽咽,沈景言却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常,声调更沉:你哭了?“

“……没有啊?”

一边说着,一边还擤了擤鼻子,当真是此地无银。

沈景言语气里听不出喜怒:“既然没有哭就赶紧回来,还在外面呆着做什么,早饭已经可以吃了。“

“哦,那……那我们马上回来,但是你可能得多等一会儿。“

“为什么?“

白苏晴不好意思道:“我鞋坏了,得走慢一点。”

沈景言似乎有些无语。

白苏晴自己都觉得这幅场景太囧了一些,她也不想这么倒霉,但偏偏就发生在她的身上。

白苏晴决定回去之后就投诉这个鞋子的品牌房!

就在怀疑沈景言快要生气之时,男人突然说:“在原地站着别动。“

“啊?”

白苏晴很意外,还想问更多的细节,电话却挂断了。

恭喜绕回了白苏晴的脚边,坐在地上哈着气,眼睛圆溜溜的瞪着她。

“……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你爸要干嘛,可能……也许……他会出来接我们?”

恭喜尾巴摇得更欢了。

白苏晴只能蹲在它的身边。手指撑在下巴上,满脸无辜的与恭喜大眼瞪小眼。

“唉,我什么时候才能驱赶掉霉运啊?”

一人一狗就这么等了几分钟,白苏晴远远的就看到朝她走来的男人。

此刻正好是日出时分,阳光洒满天际,落在沈景言的身上,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边,把他的身形笼罩得更加神圣。

沈景言那颀长的身形就像是一把极为锋利的长枪,有着叫人心惊胆战的威严气势,可当他靠近之时,白苏晴却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莫名其妙的加速,越来越快。

直到男人走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白苏晴特别不好意思的冲他一笑:“你还真来接我们了……”

“只有你。”

男人轻嘲:“你要是现在松开绳子,恭喜立马能自己回家。“

“那我也能呀!就是速度慢了一点嘛。”

沈景言并没有和白苏晴斗嘴的打算,递过来一个袋子:“换上。”

白苏晴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贴心,咬着唇笑了笑:“谢谢你哦。”

“别说废话,抓紧时间。”

白苏晴只能赶紧换好鞋站起了身。

她忽略掉自己刚才蹲的太久,所以在起身的那瞬间眼冒金星,头昏眼花,一个没站稳就朝前扑去。

此刻的白苏晴满脑袋只有一个念头。

她得抽空去拜拜佛,烧烧香,转转自己的霉运,否则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不过白苏晴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凄惨的摔倒在地,而是落进了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沈景言手臂撑着她的腰,把她拉了回来,皱着眉说:“你能不能小心一点?“

白苏晴红着脸道歉:“我忘记我刚才蹲太久了,谢谢你。”

沈景言近距离看着白苏晴那仍旧泛着红的眼眶,漂亮的眼尾是仿佛熏过的胭脂色……

男人性感的喉结,莫名滚动了一下……

但白苏晴并没有注意到。

她就那么撑着他的手臂说:“可能得麻烦你一下,等我腿不麻了之后再走。”

沈景言虽然满脸的不耐烦。也并未提前离开,就站在原地陪她。

微风轻轻吹过,带着清晨的泥草香味,白苏晴似乎还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她不由得想,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沈景言都是最合适的伴侣,人虽然是冷漠不近人情了一点,但关键时刻从不掉链子,而且有着别人难以察觉到的温柔。

自己还真是捡到宝了……至少除开用他这个小舅舅去狠狠打击陈家豪的想法之外,在未来三年里能够和沈景言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至少颇有意思。

这些日子至少不会太过无聊,还能够在最为低谷的这些生活里得到他的陪伴。

白苏晴苦中作乐,大概老天爷也没有想要自己过得太过凄惨,还算是勉勉强强给了她一点好处。

正当打算提醒沈景言自己差不多可以出发之时,男人忽然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刚才为什么哭?”

白苏晴有些诧异的朝他看过去。

沈景言的目光里极为的平静,好像这个问题并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也没有太多其他的情绪,这让白苏晴能够感觉到一丝安慰,又不会太尴尬。

昨天晚上发生在她身上的那些事情,白苏晴并不想告诉别人,说出来也着实丢脸,所以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是觉得……鞋子断了,自己很可怜。“

沈景言听了她的理由之后,眉尾轻轻抬了一下,好像很嫌弃的样子:“娇气。”

“娇气怎么了?我本来就没怎么吃过苦嘛……”

白苏晴嘟囔了一句才说:“我已经好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沈景言便将自己尚未说出的那些话咽了回去。

娇气是娇气了一点,但白苏晴眼里的倔强与固执,倒让她那双眼睛显得更加璀璨耀眼……

……

终于回了家之后,早餐都快凉透了,沈景言也没嫌弃,就这么解决掉了早饭。

白苏晴觉得挺愧疚,主动说:“要不我给你做晚饭吧,算是感谢你今天早上来接我?”

“不必。”

沈景言说:“我晚上会有别的应酬,会回来的很晚。”

“好吧,那我就自己吃饭,不做你的那一份喽。”

沈景言怎么看怎么觉得,白苏晴这娇气的样子不像是会喜欢下厨做饭的,但事实却恰好截然相反,她甚至很乐在其中。

又莫名想到,白苏晴上一次做的食物味道还不错。

于是,沈景言鬼使神差的改了主意:“你可以留一些,我回来当做宵夜。“

白苏晴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像钻石一样闪闪发光:“好呀,我给你留着!”

这目光,简直亮得有些发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