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自信,嗨,老公

2 自信,嗨,老公

“白苏晴!”白父上前两步欲要伸手打白苏晴,白苏晴这一次躲闪了过去。

“爸,是我不好,您不要打苏晴……”白可可瘫坐在陈家豪怀中,装模作样地伸着手轻飘飘地阻着白父。

“宝贝,不用管她,你疼不疼?”陈家豪柔声相问。

白可可泪眼婆娑地摇摇头,“不,我不想她这样对你们,苏晴,你要打要骂都冲我来……”

白苏晴手掌上的血啪嗒啪嗒落在地毯的花蕊上,眼球布满血丝,“为什么。”

为什么一夕之间,他像是变了个人,她不理解。

陈家豪有些不耐烦,“我爱可可,你听不懂吗?你只是个附属品,替代品,你不是女演员吗,‘菀菀类卿’听说过吗?”

他抬起头来,瞪着白苏晴,一字一句,“你再伤害可可,我定不会放过你。”

“哈,哈哈。”

白苏晴苍白的嘴唇扯出一抹笑,她笑陈家豪的话,更是笑自己,满腔情意喂了狗。

所有青春年少换来一句“我定不会放过你”,讽刺!可笑!

若不是因为自己是当事人,她都以为这个叫“白苏晴”的女人做了多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才会众叛亲离,爱情亲情毁于一旦。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可可和家豪不想再看见你,滚!”白父冷眼相望,指着大开的屋门,决绝果断。

白母之前说得对,白苏晴没有心,她的心已经被他们生生地挖了出来!

眼泪憋在发红的眼眶中打转,白苏晴张了张嘴,却嘶哑地说不出一个字,只点点头,冰冷地说着,“好,好,最好不过。”

莫不说已经被人下了逐客令,她自己一刻也不想在这令人作呕的房间里待着,拎着没开的行李箱扭头就走。

白苏晴将油门踩到底,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将她眼泪向后带走。

“啊——”

白苏晴狠狠地嘶吼出声,将所有悲痛诉给风与尘。

绕着城市转了几圈,在油箱告罄前停步在南荷酒吧。

不过须臾的功夫,白苏晴面前林林总总地倒了一片的酒瓶,机械性地开瓶,凶烈的酒在她喉中如滚白水,寡淡无味。

迷蒙的眼神扫了一眼空箱,抬手欲叫服务生再送一箱来。

“小太阳。”

“来了怎么不招呼我一声?”宴柒从白苏晴身后绕到对面的空座。

抬首间望见白苏晴落在半空血肉模糊的右掌,宴柒伸手捉腕,蹙着眉头,“怎么回事?”

白苏晴愣怔了一下,晃了晃脑袋以求半刻清醒,“你在忙,我就来喝点酒。”

宴柒扫视了七零八落的酒瓶,捕捉到白苏晴面上略带的落寞,默不作声,只叫服务生去拿了药箱来。

“疼不疼?”宴柒问:“受了伤怎么还喝这么多酒。”

白苏晴把手抽了回来,打着哈哈,面上堆满了憨憨的笑,“我想喝酒嘛。我还想薅蒋老板的羊毛,就,就这样了。手的话……”

“我说我不小心碰的,你信吗?”

宴柒从白苏晴的笑颜中瞧不出半分欢快,只一味苦涩,“陈家豪欺负你了?”

头三个字入耳,白苏晴星眸一颤,嘴角牵动,眸光黯淡。

“再给我拿几瓶酒。”

借着七分酒意麻痹了神经系统,白苏晴将白宅发生的事情诉于宴柒。

宴柒听得直喘粗气,抓了个空瓶猛地砸在地上,“他妈的,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几句国粹爆出口,宴柒拍拍她的肩,说道,“不就是个狗男人,值不当的为他伤心!我手里帅哥多了去了,这就给你找个六块腹肌的帅男模来陪你。”

“陪我……骂他吗?”在酒精的作用下白苏晴的脑瓜有些转悠不动。

宴柒一个脑瓜崩弹在白苏晴额头,“陪你造作啊。姐妹能陪你喝点酒,但这种快活的事儿……”

“是真的爱莫能助啊!”宴柒猛地将酒瓶搁在桌上,酒水荡出洒落一地,“这种男人不要也罢,咱可是亿万少男的梦。”

“确实。”白苏晴不予置否的点点头,“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他找他的丑八怪,我找我的小可爱!嘿嘿……”

白苏晴咽下一口烈酒,甩出一番豪言壮语,“订婚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明儿就结婚!又不是没了他陈家豪我没人要。”

“这就对了!”宴柒碰杯。

“你赶紧忙去,别打扰我和男模,斯哈斯哈——”白苏晴喝醉了酒总是憨憨的,说话不过脑。

“有事喊我,随叫随到。他一会去左手边的角落。”

宴柒走后,白苏晴将面前的酒水一扫而尽,端着酒杯吧砸了吧砸小嘴,朦胧酒意的眼环视着酒吧,视线停留在了右手边昏暗偏僻的角落。

白苏晴眯了眯眼,食指将鼻梁上并不存在的墨镜往下勾了勾,试图看得清晰一些。

昏暗的灯光藏匿着容颜,却掩不住他冷冽克制的气场,长指勾着高脚杯,斑驳的光线时不时打过去,只三分光亮,便足以勾魂摄魄。

高挺的鼻梁侧翼描绘出三角的阴影,下颌线勾勒着面部轮廓,不经意间的举手投足,都在撩拨着心弦。

白苏晴看得有些入迷。

“这男模,不错。”白苏晴自顾自地言语,嘿嘿一笑。

手掌的伤口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白苏晴想起家中发生的一切,毫不犹豫地端着酒杯走着自以为是直线的直线向阴暗角落走去。

“咱就是说,帅男模常见,又帅又有气质的男模可不常有,所以整个属于是,我自信上去就直接……”

白苏晴边走边给自己铺垫着,停步在男人身前,“嗨,老公。”

男人对白苏晴的言行无动于衷,微微摇动着酒杯自酌,仿若没有白苏晴的存在。

“我喝多了。”白苏晴声调酥软,平添了一分娇俏可爱。

“所以?”他声线低沉,夹着冷意,岿然不动。

白苏晴微微歪头,身稍前倾,贴近了他,淡淡的酒香入鼻,“所以你能叫我老婆吗?”

沈景言并不习惯于陌生人的突然凑近,蹙了浓眉,抬眼看去,酒精为白苏晴重添腮红,七彩灯光轮转,笑吟吟的她将可爱与妩媚集于一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