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不要她这个女儿了

白苏晴听到父亲不分青红皂白的怒骂,眼眶立刻泛红。

对她来说,唯一的弱点也就是家人,白苏晴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他们的孩子,父母对白可可总是有着更多的耐心和关怀,对她却总是要求严格,动不动就指责批评。

好像从一开始,她就比不上白可可。

白苏晴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就像是个异类,哪怕有天她离开了,大概都没有人会来找她。

前几天母亲那么无情地将她赶出家门,连易通关怀问候的电话都没有打过,更不在乎她离开家之后又去了哪里做过什么,是不是会遇到危险?

他们的这些忽视让白苏晴一次又一次的受到伤害,如今……心都快碎了。

“爸,您说的与沈佳玲这件事,我不认为我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如果您是为了这一件事来责怪我,我没有办法认错。”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白苏晴!你现在这样做完全是在给我们丢脸!你要是再不肯认错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听着父亲的无情怒骂,白苏晴心头一痛,晶莹剔透的泪珠划过了脸颊,没入了柔软的被套中。

但她的话语仍旧倔强无比,不愿意就这般认了自己没有做错的事情。

“爸……您是否清楚当时发生的状况?又是否知道沈佳玲那些人是如何诋毁谩骂我?我只是出于自保才那么做!”

“不管他们说你什么,你既然是我白家的千金,就得给我忍着,在外绝不能肆意妄为!”

白父强硬道:“何况她们能怎么对你?谁不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脾气!肯定是你说话做事惹怒了别人,她们才会那么针对你…你应该先反省反省你自己!”

白苏晴觉得有些可笑。

明明不是她的错误,却让她去反省,这颠倒是非的话语不仅伤害了她,更是让她觉得太过失望。

“想让我反省,不可能,您如果只是为了让我去向沈佳玲道歉,那么对不起……爸爸,我不会认同你们说的每一个字。”

白苏晴哽咽说:“我先挂了,我想现在我们应该也没办法讨论出一个好的结果来。”

说到这里,白苏晴率先挂断电话,因为她害怕自己再听下去会被伤害的体无完肤。

……

此时的白家。

白父眼里满是怒气,胸口急剧起伏着:“看看!看看这个孽障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连我说的话都不听了,竟敢违抗我的命令!”

白母也有些不满:“白苏晴这个孩子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你说不通……我去找她说!”

紧接着,白母的电话又拨了过去。

白苏晴在接通之前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她不知道母亲现在同样是来指责她,还是有可能会安慰她。

只是她期望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母亲的语气,比起父亲来更加的伤人:“白苏晴,我真是后悔生了你这么一个女儿,太让我失望,太给我们白家丢脸!连你爸的话你都不听,你还想做什么?我看白家你也不必回来了,以后干脆就留你在外边自生自灭!”

到这时候,白苏晴的情绪终于是快要崩溃,颤抖着声音问:“您,就真的没有想过要问问我这事情到底是谁的错吗?一来就这般指责,根本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我还是您的女儿吗?”

白母不屑一顾:“别和我说这些废话!我现在只知道你如果不肯道歉,以后就不是我的女儿!”

白苏晴哀戚地笑了一声:“就因为我与沈家千金的争执,您就不要我这个女儿了?”

“你不想想我们为什么会这么失望,你一而再再而三……之前对你姐姐不敬也就算了,你姐姐辛辛苦苦为我们白家维护着各大家族的关系,你呢?”

“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在和你姐姐唱反调,我真是不明白了……同样是一家人,你姐姐为何就那么聪慧善良,而你心胸狭窄,任性娇惯!”

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像是把斧头狠狠砍在白苏晴的身体上,她遍体鳞伤,血流成河。

白苏晴的心在此刻也已经碎裂,没有办法缝补。

来自家人的伤害比任何折磨都要让白苏晴痛苦,哪怕是看见陈家豪和白可可搞在一起,白苏晴都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痛到了极致。

好像都快没有办法呼吸了……

白苏晴不由得捂住了胸口,小脸惨白毫无血色,整个人看起来像朵被霜打了的花,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但她还有自己的尊严与自傲,所以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认了不属于自己的错。

“如果妈妈您和爸都认为我不配,当你们的女儿……那么就按你们所说的吧,我不会再回来了。”

白苏晴狠狠摁掉了电话,将脸埋进被子里,失声痛哭。

恭喜往常都是睡在门外,大概是听到了白苏晴这里的哭泣,焦急的在门外挠着房门,还不停地低声呜咽。

白苏晴抹了把脸上的泪水,去将房门打开,恭喜这么一大只就朝她扑了过来,伸出舌头在她脸上舔来舔去,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着她。

小家伙这么可爱,叫白苏晴那烦忧悲痛的心情也被抚平了一些。

她揉了揉恭喜的脑袋:“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养宠物了,有你在,的确……能让我没那么难过孤独。”

于是这个晚上,恭喜趴在白苏晴的床边睡觉,有了这么一只大狗狗的陪伴,白苏晴的心情也逐渐平复。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床去遛恭喜,打算带着恭喜好好玩一圈。

恭喜一到外面简直撒了欢似的跑,白苏晴完全是被它拖着走,然后……

一不小心就悲剧了。

白苏晴看着自己上周才花了五位数买回来的鞋子就这么从中间断掉,悲从中来。

这人倒霉的时候,还真是喝凉水都能塞牙!

又恰好,沈景言的电话在此刻打了过来。

想又想,白苏晴还是逼不得已接了起来。

“你人呢,恭喜又在哪儿?”

男人的好听低沉的音色响起,带着诘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