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众叛亲离

“亲爱的,嗯~轻点~你和我妹妹也在这个位置做过吗?哈啊~在她床上格外有情趣呢!”

“那个木头,哪有宝贝厉害!”

两道熟悉的声音入耳,白苏晴止步在卧室门口。

女人断断续续的娇嗔声与男人低沉的喘息交织着。

白苏晴脑中一阵鸣响,牙关咬紧,狠狠地攥起了拳头,却仍是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她努力平息着内心的千层浪。

不是真的,一定不是真的。

白苏晴朝着门推了过去。

耳听为虚,眼见才为……

实。

透过门缝,床上赤裸交叠的两人,如光狠狠地穿过白苏晴的眼眸刺向心里。

凌乱的衣服、暧昧的氛围、情欲的气息,赫然呈现着“背叛”二字。

双胞胎姐姐与自己即将订婚的男朋友,在自己的床上,颠鸾倒凤。

白苏晴的动作极轻,只开了道缝的门并没有惊扰到奋战的二人,愈多不堪入耳的声音传来,像是锋利的刀一片片地剜着白苏晴的心。

她扬起头来,猛地踹开房门。

突如其来的声响使得这一出*****按下暂停键,男女主人公惊恐万分地看着门口的死神。

白可可率先反应过来,故作惊慌地顺势钻到陈家豪怀中,狡黠与得意的挑衅毫不遮掩地显在眼中。

“两分钟穿衣服,滚出来。”白苏晴镇定地令人意外,将冷言抛给两人。

她的镇静来自她的职业素养,任何事物都不会让她失去理智,哪怕怒火灼心,面上也依旧是风淡云轻。

白苏晴作为演员,看过的剧本尚未有如此狗血,这猝不及防的意外让她明白,何为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良久,白可可挽着陈家豪的臂膀,扭着腰臀踏着慵懒的步伐走到客厅来。

白苏晴端坐在沙发上,四周散发着肃杀冰冷的气场。

“我的床,我的男人,可有把你白可可伺候爽了?”

“谁是你的男人?”白可可抱陈家豪的手紧了紧,宣示主权,“家豪哥哥爱的是我。”

白苏晴心生凉意,望向陈家豪,微微挑眉,“想好怎么糊弄我了吗?希望你的理由别太蹩脚。”

淡漠的眼神中满是寒冰,“至少别告诉我你是对我思念过度才带着我的双、胞、胎、姐、姐到我的床上为爱鼓掌,睹物思人。我们可没有半点相像。”

陈家豪不敢直视白苏晴,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白可可,痛下决心地说道,“我爱的是可可。当年可可拒绝了我,跟你在一块能时常看到可可。仅此而已。”

简短的话狠狠地锤在白苏晴心头,砸碎了她的青春与所有情感。

这对狗男女的每句话都是那么的云淡风轻,给她一种小丑竟是我自己的错觉。

“好,很好。”白苏晴点点头,低着头将袖子挽好,露出白皙的小臂。

抬眸的瞬间扬臂,“啪——”

清澈响亮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中。

“这一巴掌,谢谢你,给我上了一课。”

白苏晴双掌交错搓搓,沾了污秽,要拂去。

“白苏晴你凭什么打家豪哥哥!”白可可惊呼,面上关心着陈家豪,动作却往他身后挪了挪,生怕接下来白苏晴会做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家豪哥哥,疼不疼?”

白苏晴轻笑一声,直接撕下白可可的面具,“你以为我要打你吗?”

“论先来后到,家豪哥哥先爱上了我!论两情相悦,那也是我们!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你知道家豪哥哥是为了不让你伤心才不告诉你的?”

“立牌坊?”白苏晴唇角勾起,轻嗤一声,“不过你以为对了。”

白苏晴说着,抬掌就要打上白可可,有难要让他们共享才是。

“住手!”

“可可!”

两道声音从身后响起,在白苏晴落掌前夕,被一只大掌扣住左肩,往后一拉,踉跄两步磕到茶几的桌脚,白苏晴没稳住步伐,倒在地上。

是爸妈。

白苏晴忽略身上的疼痛猛地站起来,欲上前与爸妈诉说方才之事,却看着他们二人团团围着白可可,嘘寒问暖,丝毫没有关心自己的意思。

“爸,妈,……”

“啪——”

白苏晴话未出口,父亲猛的一巴掌删来,眩晕感覆盖上头,耳鸣阵阵,零星的话捕捉入耳。

“白苏晴,你出息了是不是?你都开始打姐姐了?”

白父的责备唤醒她,白母将白可可和陈家豪护在身后,这架势……让白苏晴心头一颤。

“你们……都知道?”白苏晴克制着声音的颤抖,是她在湍急河流中握住最后一根稻草的挣扎。

白母匆忙从包里甩出一张机票,落在白苏晴脚边,“家豪和可可下月结婚,这房子留给他们。你滚回国外,别回来碍眼。”

白苏晴的心跳加快,呼吸逐渐有些急促,指尖变得冰凉,喉间涌上腥甜,向下咽了一口,喑哑着嗓,“您的所谓出息,就是鲜廉寡耻地爬到妹妹男朋友的床上吗?”

父亲一脚踹上白苏晴的小腹,将她踹回地面,碰落茶杯碎一地,玻璃碎片划破白苏晴的手掌。

“你没有资格说可可!”

她原可以躲开,刺心的话语却让白苏晴的身体麻木地无动于衷,也察觉不到身上的刺痛与钝痛。

她知道父母偏爱姐姐,却不想如此是非不分,看着面前站的四个至亲的人,恍惚间有些陌生。

好像自己是一个外人。

“爸妈,你们别怪妹妹,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对,不该让妹妹看见的,伤了她的心……”

白可可梨花带雨地哭哭啼啼,“好妹妹,我把家豪哥哥还给你好不好?”她做作地走了两步蹲下看着白苏晴,压低了声线,一敛前时娇柔,唯有白苏晴能看到她眼眸中的挑衅与猖狂,“女主角是我的,家豪,也是我的。”

“滚!”白苏晴抬腿就踹上白可可,白可可惊呼一声,顺势倒地,“啊——”

三人慌张地关照着白可可。

“白苏晴,你没有心!”白母怒目相对,咒骂着,“可可处处为你着想,你竟如此对她!”

白苏晴站起身来,“为我着想?确实。她替我看清了一个渣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