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板木与大针蜂

“大针蜂的虫巢啊!”

骑着独角犀牛的板木,看着前方的巨型焦黑色虫巢,往日的记忆不由得浮现在脑海里。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你是常磐家族的下任家主,血脉里流淌着古老尊贵的血脉,生来高贵,注定要带着常磐家族再次君临常磐森林。”

这是板木的母亲弘美从小就教导板木的,而那时的板木也很认同这个观点。

为了不负母亲的重望,板木从小就很努力,学习知识,学习礼仪,学习权谋,所幸,板木真的和普通人不一样,天生聪慧,母亲对自己布置的任务都很圆满的完成了。

“精灵是工具,人类也是工具,你要作为主人去驾驭它们,你可以给它们吃,给它们穿,给它们利益好处,但是不能付出真心,因为它们是工具,必要的时候可以舍弃的工具。”

虽然不是多么明白,但是小时候的板木也牢记这一点。

但是,总是枯燥乏味的学习很无聊,即使懂事的板木也有叛逆的时候。

十岁的某一天,板木突然想溜出去玩,并付出了行动,在母亲外出的时候离家出走,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作为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常磐家族很复杂,主脉和各个支脉的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和谐。

尤其是现在的家主是个女人,还是个寡妇,性格又很强势,更是惹来很多人的不满。

那群老顽固想要换一个家主,但是宫本又实力强大,于是他们想到一个方法,没有丈夫没有孩子的寡妇是不配当它们的家主的,现在宫本没有丈夫,只要在没有孩子就行了。

于是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板木成功离家出走了,然后在外面被坏人捉住了。

有人成功就会有人失败,坏人的小家族就是宫本崛起的牺牲品,他把板木扔进了森林深处,亲眼看着大针蜂的毒针刺入板木的身体,亲眼看着板木被抓进虫巢,流着泪哈哈大笑的走了,他不在乎是谁告诉了他这个事,只要能报仇。

板木觉得自己的身体很冷,从小接受教育的板木知道,被抓进大针蜂巢穴的下场。原来拥有古老尊贵血统的自己也会死?还是被视为工具的精灵杀死?最后被弱小的独角虫吃了?

板木被扔进了独角虫的孵化地,他非常恐惧,非常害怕,无比的想念妈妈,但是板木没有哭,因为眼泪是弱者的。

板木中毒已深,一动也动不了,没有死或许是因为他体质强劲。

眼前的一只精灵蛋孵化了,一只普普通通的独角虫爬了出来,黑色的虫眼盯着板木。

即使是要死也不能露怯,因为自己是常磐家族的下任家主,是宫本的儿子,因为自己是板木。

板木这样想着,眼神狠狠的盯着眼前的独角虫,两者对视,一大一小两对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

然后那只独角虫爬了过来,它来到了板木眼前,虫嘴一张,咬在了……旁边的绿毛虫尸上。

比起穿着衣服的人类,富含蛋白质的绿毛虫更受它喜爱吗?板木不由得想到,但是虫尸总有吃完的时候。

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随着孵化的独角虫越来越多,一只独角虫盯上了板木,爬上了他的后背。

中毒使板木身体麻痹,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让他的听力更加灵敏了,他能听见独角虫在自己身上的蠕动声,以及衣服被咬开的嘶嘶声,如此清晰的声音让板木无比恐惧。

普通人在这种恐怖的环境,在这一点点感知自己被吃的恐惧中,或许会疯了,但是年幼的板木坚持了下来。即使再害怕再恐惧他也能保持神智,没有疯狂,这是板木生来就有的冷静。

眼前啃食完绿毛虫的那只独角虫,听见声音,也缓缓爬上了自己的后背,然后板木就听到了后背传来撕咬声。

是为了抢夺食物吗?

不一会,一只独角虫带着另一只独角虫的虫尸从自己头上爬了下来,即使两只独角虫长的一模一样,但是板木依然确信,眼前啃食同类的是在自己眼前孵化的那只独角虫。

它把我当成自己的食物,是在护食吗?不知怎么的松了一口气,随后疲惫感传来,板木睡着了。

当板木醒来时,似乎感觉到身体好了一点,同时饥饿感传来。

虽然眼前的独角虫大了一圈,但是板木知道,他就是那只独角虫。

又不知过了多久,板木感觉自己身体能稍微活动了,不禁心里生起了一丝希望,或许自己能在眼前的独角虫吃了自己前恢复行动力,然后逃出去?

不!即使逃出孵化室又能怎么样,外面都是大针蜂,刚有点亮光的眼睛又暗淡了下来。

非常饥饿,板木挪动着将嘴伸向旁边的独角虫尸,那只独角虫发现动静,看了板木一眼,黑豆般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感,随后又低下头,一人一虫共同吃一具独角虫。

孵化室内没有太阳,不知过了多久,不时有大针蜂将食物丟进来,然后将进化的铁壳昆搬出去。

板木现在已经可以活动了,但是他不敢动,因为不时有大针蜂飞过,一旦发现有活物,保不齐就再次被喂一发毒针。

为什么这个独角虫不吃了我?为什么它的同伴都进化了,它还没有进化?它现在有0.5米了吧(普通独角虫0.3)。

不过,对于独角虫没有进化,板木觉得很安心,虽然语言不通,板木也不敢说话,但是他从心里感觉这个独角虫不会伤害他。

就这样,孵化室内的独角虫换了好几轮,奇怪的独角虫也已经长到两米,比板木还要大,但它仍然没有进化,还依然在保护板木。

孵化室内食物越来越少,大针蜂的尸体越来越多,独角虫也越来越狂暴,聪明的板木知道,应该是人类或者精灵在讨伐虫巢。

独角虫受到刺激开始疯狂进食,但是奇怪的独角虫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三米的身躯依然在不紧不缓的吃着东西,也不在意板木吃它的食物。

板木在孵化室观察了那么久,也算是独角虫专家了,但是他从来没见过那个奇怪的独角虫有过别的情绪:喜悦、愤怒、害怕、恐慌都没有出现过,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石头。

食物短缺和生存危机,让独角虫们战胜了对巨大独角虫的恐惧,他们争相恐后的向板木袭来。

“嘶嘶!”

这是板木第一次听见独角虫声音中带有情绪,那是愤怒。

但是没有一个独角虫听从警告,无数的毒针和吐丝袭来,不是打向巨大独角虫,目标是板木。

巨大独角虫用巨大的身躯将板木围绕起来,无数毒针刺入它的身体,它嘶吼着,吐出硕大的毒针刺向那些独角虫。

但是没有用,受到整个虫巢疯狂信息素的影响,其他的独角虫已经疯狂了,它们前仆后继的涌向独角虫,毒针、吐丝、虫咬等技能打在巨大独角虫身上,它们狠狠的啃食着巨大独角虫。

“为什么还要救我?”

心里非常难受,但是天生冷静,不善表达情感的板木道:“你明明是一个独角虫,一个精灵,一个工具,为什么要救一个互不相干的人类?”

巨大独角虫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第一眼看见了他,或许是因为在这个人类的瞳孔中看见了自己,或许因为别的什么,但是它不想这个人类死,为此它一直压抑着不让自己进化。

最后,孵化室内一只能动的独角虫也没有了,包括巨大独角虫,三米多长的身躯被啃食的还剩不到三分之一,剩下的身体坑坑洼洼呈紫红色,那是无数毒针刺入身体后浸染的,但是它的身体仍然微微起伏,旺盛的生命力即使现在仍然还有一口气。

板木也快要死了,他倒在独角虫的身边,即使巨大独角虫保护的再好,身上也中了不少毒针。

他现在非常痛苦,泪流满面,不是因为自己要死了,而是看着身体起伏越来越缓的巨大独角虫残躯。

为什么一直保护我?为什么不惜性命也要救我?对于你来说我是什么?

板木再一次看向巨大独角虫的眼睛,可惜这一次独角虫无法再看他了,因为它的眼睛已经被吃掉了,硕大的虫脑如今只剩一半,独角也早已被挖掉。

“人也好,精灵也好,神明也好,求求你救救它。”

板木的身体一点点失去温度。

“这一次真的要死了吗?”

板木看着巨大独角虫残躯久久没有再一次浮动:“有你陪着我,就这样死了也不懒。”

在板木即将闭上眼睛的瞬间,好似看见了绿光。

一缕绿光自大地中升起,然后又一缕,紧接着一丝丝一缕缕的绿色光芒不断自大地中升起,像是有生命一样,把板木和巨大独角虫的残躯包起,形成一个绿色的茧。

虫巢外面,一个个骑着精灵的人类出现,无尽的火焰喷射而出,整个虫巢都在燃烧着,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最终,庞大的虫巢只剩下厚厚的灰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