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首战 灵石多多

这日,陈玄鹤如往常一般,全神贯注的在院子修炼基础剑诀。

修炼的同时,陈玄鹤听到身后传来了青鸳姑赞赏的声音“玄鹤,你这剑法练的不错啊、一个月就能如此丝滑连贯,达到小成境界。”

“姑子我当年练习基础法诀,入门到小成可是花费了一年时间呢,你这剑术上天赋,可并不逊色天骄子弟。”

听到陈青鸳夸自己天才,陈玄鹤转身,腼腆的将剑收回身后一脸谦虚的说道:“没有,没有,只是时间花的多,并不算天才。”

“不错不错,”陈青鸳看到陈玄鹤如此谦虚,欣慰的夸赞。

“玄鹤,那你不介意,姑子我考考你吧。”

说着陈青鸳没给陈玄鹤回答的机会,袖中迸发出几缕白色灵丝向陈玄鹤射去。

乒、乒、乒、几声

所幸陈玄鹤眼疾手快、铁剑一转、将几缕灵丝挡下。

灵丝挡下后,陈玄鹤双脚猛然一崩,一个箭步冲向陈青鸳。

到达陈青鸳身旁,剑身一挥朝陈青鸳的肩膀砍去。

乒、乒又是灵丝碰撞剑声的声音,陈青鸳,极速迸发出四缕灵丝,狠狠的震在陈玄鹤的剑身上。

一个巨力将陈玄鹤得铁剑震飞,见到剑身被震飞,陈玄鹤连忙一个滚身捡起剑。

捡起剑后,打算再次转身向陈青鸳攻去。

可还陈玄鹤没到达陈青鸳身边,陈青鸳一个闪身拉开距离。

拉开距离后,袖子里拿出一个铃铛,轻轻摇晃。

咚!一声!

声音传入陈玄鹤耳中,令他恍惚了三秒,恍惚完毕后,陈玄鹤脸色一变。

就这三秒,陈青鸳的袖中灵丝已经缠满了陈玄鹤的脖颈。

陈玄鹤输了,输的很彻底。

感觉到自己输了的陈玄鹤瞬间脸色暗了下去。

自己人生首战输了,心里涌现出了一丝沮丧。

看到陈玄鹤脸色变暗,

陈青鸳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情,所以便一边将灵丝收回,一边鼓着掌走到陈玄鹤身边鼓励的说道

“不错,不错玄鹤你能扛得住我五个来回,已经不错了,去年我和你较量时,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进步很大。”

“不要气馁,你青鸳姑我往日我杀练气中层的妖兽全都用不到五招,你能抗住我五招你的武力已经超过了练气中期的妖兽。”

“这个年龄已经不错了,再说,你青鸳姑我可是练气十一层的修为,高你五层修为。”

“并且我和你对战用了两个一品中阶法宝,一个风焱蚕丝、一个摄魂铃,我的灵丝法诀也是一品法诀。”

“若你赢了这样的我,你青鸳姑我的脸往哪搁。”

听到陈青鸳的一番鼓励鼓励和安慰,陈玄鹤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同时心中的沮丧渐渐挥散而去。

前身一招都扛不住,而自己修炼了一个月的基础剑术,就能扛了五招已经提升很多了,没什么可沮丧的。

再者说,修为没人家高,法器没人家好,法诀没别人好。

打不过是正常事,自己又不是天命之子,哪来那么多越阶而战。

就算是天命之子的越阶而战也是要不法器别人好,要不就是有高阶法诀,又或者xx道体

而自己什么都没有,打不过不是正常吗?

这样想着,陈玄鹤的将心中的沮丧挥洒而去。

转换出一丝笑颜客套的看向陈青鸳。“青鸳姑,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啊。”

听到此话,陈青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储物袋调笑的说道:“还说呢,老祖让你每月去他那里的事情你是不是忘了。”

“给,这里是这个月灵眼三成的净收入,总共三千七百二十一块下品灵石,你看下有没有误。”

说着,陈青鸳将储物袋递给陈玄鹤,接过储物袋的陈玄鹤挠了挠头“最近光想着练剑呢,忘了这回事了,麻烦您了。”

“行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麻烦什么麻烦,你点一下有没有误,没有误的话我打算出海了。”

陈玄鹤听到拿着手上的剑对着手指随便一划流出血液,将储物袋滴血认主。

滴血认主后,神识随便一扫,确认无误后说道“没差,青鸳姑。”

“行,没事我就先走了,你下个月记得自己去找老祖领灵石去。”说完陈青鸳转身准备离开。

可此时陈玄鹤拽住了陈青鸳“姑子,我这有了灵石,想要买个法器,提升一下搏杀能力,咱们族内有炼器师吗?”

“咱们族内没有炼器师,若你想要法器可以去找老祖,看看族内库存里有没有先人留下的法器。”

“不过,你现在有那么多灵石,你干脆等下次你天源海岛的青松叔回来了,你跟他一起去趟天源海岛,哪里海岛上什么样的法器都有。”

“并且也不需要等太久,你青松叔最近都是一周回来一次拿灵鱼去卖,到时你和他一起用族内的传送阵就可以了。”

“当然,你要是等不及,你现在用族内的传送阵过去也行,到了再去找你青松叔就好了。”

陈玄鹤听完,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青鸳姑,那麻烦你领我去传送阵吧,我现在就想提升战力,一刻也不想等了。”

陈青鸳看到陈玄鹤不好意思的表情嘴角一咧调笑着:“害,有啥不好意思的,想提升自己战力又不是啥不好意思的事情,除非你提升战力是为了揍我。”

“怎么会呢,你是我姑子,我揍你干嘛。”陈玄鹤连忙否认。

…..

就这样陈青鸳一边调笑着陈玄鹤一边把他带到了传送阵旁。

到了后,陈青鸳拿出了一副地图递给陈玄鹤叮嘱道“上面标注了咱们陈氏在天源海岛的店铺位置,到了后你去哪里找你青松叔,让他带你去靠谱的地方买法器,省的被坑。”

“好的,青鸳姑,”陈玄鹤接过地图,走进了传送阵。

接着一股天旋地转,耳腔轰鸣、肚翻酸水的感觉在陈玄鹤身上浮现。

感觉出现了三秒,在陈玄鹤身上消失,消失的同时,陈玄鹤来到了天源海岛。

到达的那一刻,陈玄鹤还没来的急观察周围的环境,就先蹲到了地面上。

难受的感觉让他想吐,就在他快要吐出来的瞬间,面前出现了木桶。

“谢谢。”

“不用谢,报上名字、跟脚,给你入岛令”一阵冷漠的声音在陈玄鹤头上传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