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白牡丹 与黑牡丹

“种庄稼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你不要浪费你宝贵的时间。”陈青山就这样一口回绝了陈玄鹤。

听到了陈青松的拒绝,陈玄鹤笑了笑说道“青山叔你误会了,我不会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如何种植庄稼,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提升水稻的产量。”

听了此话,陈青山内心叹了一口气,同时心中对陈玄鹤的评价下降了许多。

提升灵稻产量哪有那么简单,他从开始接管灵米山庄开始时,他就有过这个想法。

可是这些年过去了,灵稻产量依旧是那样。

“哎,你呀,罢了罢了”陈青松想了想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说给陈玄鹤听。

一是不想挫败他,二是他觉得年轻人受点挫折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想着陈青松没有再拒绝陈玄鹤,而是一边向门外走着一边说着。

“咱们灵米山庄,采用的是一季播种,一季歇田,所以一年四季,长成两茬。”

“每茬留下一部分当种子催芽,接着种下,至于怎么种,怎么收都和普通水稻差不多。”

说完陈青山带着陈玄鹤来到了之前他站的位置。

到了这里后陈青山继续说道“另外,还有一点就是我们需要给灵稻准备水。”

海里的水是无法直接灌溉到庄田里,所以这里准备了一个蓄水田,我每天会在这里施展法术降雨储水。

另外,这片储水田里还有一个聚灵阵,会吸收空气里的灵气灌入水中给灵稻补充养分。

至于其他播种、收割、捕虫之事全部是交给了族人担任去做,这些就是种灵稻的大概。

听到陈青山说完,陈玄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同时心中产生了个想法。

产生想法的陈玄鹤走到稻田里,到了稻田里的陈玄鹤一边走着一边从稻谷中薅出一些水稻。

不一会,陈玄鹤的手中抱着了一堆稻谷,抱着这些稻谷陈玄鹤来到了陈青松面前。

“青山叔,你看你能给我一亩试验田吗。用这些稻谷种植,我感觉这些稻谷做种子催芽的话产量会高很多。”

陈玄鹤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在聆听陈青松讲述种植水稻的时候。

陈玄鹤脑海浮现出了一个小学语文书里学过的故事。

那个故事叫什么名字,陈玄鹤已经记不清了。

但是里面的事情他还记得,那就是一个老奶奶不懂任何培育技术。

但他用普通化的牡丹培育出来黑牡丹和白牡丹。

而培育的方式就是挑出里面颜色最浅的和最深的颜色。

既然那个老奶奶可以这样种出黑白牡丹,那在没有培育技术的修仙世界,陈玄鹤何尝不能学它,挑出拨穗最多,颗粒最饱满的稻穗去种植呢。

失败,没有任何损失,成功了,哪怕一茬灵稻提升十分之一的产量那也不少。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听了陈玄鹤话的陈青松并没有答应他,一脸疑惑的说道“玄鹤,这是何意,什么叫你感觉,试验田又是什么意思。”

“族内,每一亩灵田都很重要,若是不懂,没有理由的话,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呃,呃,”这话一下问住了陈玄鹤。

一时之间,陈玄鹤竟不知怎么和陈青松说,毕竟总不能和他说这是自己在上辈子小学语文课本书学到的黑牡丹白牡丹的故事直接告诉他吧。

就这样,气氛一下僵住,陈玄鹤思考了一会看向了皱着眉一脸拒绝的陈青松缓缓说道:

“青山叔,就拿咱们修士和凡人比,是不是修士的子嗣会比凡人的子嗣更容易出现灵根。”

“从某种角度来说,咱们修士就是人类中的佼佼者,佼佼者的后代也更容易出现佼佼者”

“而我刚才下稻田里所以刚才我挑出了灵稻中就是其中获得佼佼者。”

“所以这些灵稻也是灵稻中的佼佼者,所以我打算找一亩地当做实验地,种一季试验一下。”

“若是我想的对,那咱们族内的水稻产量就能提升,哪怕提升十分之一,咱们族内也能多挣好多灵石,哪怕我想的不对,也没什么损失。”

“你说是不,青山叔。”

陈玄鹤就这样把黑牡丹白牡丹的理论转换了一下编成了灵根佼佼者的理论告诉了陈青山。

这样的话,陈玄鹤觉得陈青山应该代入感会更高,会更容易理解自己说的意思。

果不其然,在陈玄鹤将这个理论说完后,陈青山脸上皱着的眉头和拒绝的表情逐渐消散。

疑惑迟疑了一会说道“玄鹤,你这个理论,嗯,确实,嗯,算了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对不对,但拿出来一亩地尝试我觉得是可以的。”

“好,那咱们就尝试,麻烦青山叔让族内的凡人们把收割完的水稻全部送过来,既然挑了咱们就挑最好的,刚才我只是粗略挑了一下。”

“行,我下去吩咐。”说完陈青山走向下面水田里,开始吩咐。

在陈青山下去吩咐的同时,陈玄鹤蹲了下来,趁着这段时间把脚上刚才下水泡湿的靴子脱掉,换了一双新的靴子。

陈玄鹤把靴子换完后,下去吩咐的陈青山回到了他身边“玄鹤,这水稻割完最少也要个两三天,要不今晚别走了,在山庄住下吧,正好晚上咱俩聊聊什么样的灵稻、才是佼佼者喝、顺便喝一杯。”

“行,那我就不走了,在你这借住两天。”陈玄鹤笑嘻嘻的说道。

行,那你跟我走,我给你安排地方,陈青山笑着领着陈玄鹤走到了一个红色砖瓦的院子前。

院子墙角放着一些农具,院子里养着四五只散养鸡,俨然就是一副农家气派。

陈青山走进去指了指院子里的一个房间笑盈盈的说道:“你先去休息会,等晚上我炖个鸡,整两瓶酒,咱俩好好聊一下。”

“行,青山叔。”陈玄鹤回应。

…….

陈玄鹤坐在床上修行了一段时间后,很快来到了晚上。

到了晚上,陈青山来到院子里,同时他也带着一个农妇和一个七八岁样子的男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