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想吃甜的,小岛

事情敲定,陈玄鹤再次拿起陈青山的记着自己给他讲的,两系法杂交、三系法杂交、一字一笔全部看过,确认无误后。

放下,离开房间,走出院子,再院子外等待他许久的陈家瑞见到他,快速的撒丫子跑到陈玄鹤身边“族长叔叔。我想要什么东西了。”

陈玄鹤看着到腰间抬起头看着他的陈家瑞撇开嘴说道“那你想要什么啊,家瑞。”

“俺想吃甜的。”陈家瑞回应。

“行,家瑞,那你等几天,等你青松爷爷回来了,我让他在给你买。”

如此,陈玄鹤和陈家瑞约定好后,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到达府邸时,夜色已浓,陈玄鹤也没再多做什么,回到房间盘膝握灵石开始修炼。

…..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早晨,起床了的陈玄鹤没有和往日一样去瀑布修炼水火锻体诀,而是想陈氏海岸走去。

到了海岸,陈玄鹤找到陈氏陈青松之前帮忙买的另一艘渔船,上船扬帆起航。

上船的原因很简单。

那就是陈玄鹤要挣灵石,修炼!报云氏羞辱之仇。

而陈玄鹤快速提升修为有捷径,那就是修炼水火锻体诀。

只要有灵石,水蕴水锻一起整,加上努力,一年练气巅峰,二年,筑基。

找到灵眼,即使挣灵石。

虽然现在陈玄鹤出去找到的的灵眼,可能有妖兽,也可能离陈氏太远不方便捕捞。

但是总要去找,找了才知道。

就算到时候有妖兽,那又如何,放弃继续找就完了,直到找到没妖兽的就行。

陈玄鹤还就不信了,一个南海那么大,难道就没有无妖兽霸占的灵眼吗?

就这样,抱着这样的目的,陈玄鹤这次在海上直接漂泊了一个月零三天。

终于,陈玄鹤脑海中的指针不停打转时,陈玄鹤将渔船停下。

渔船停下后,陈玄鹤走出船舱,来到甲板。

来到甲板上的那一刻陈玄鹤皱了皱眉头。

因为在他眼前的不再是一望无边的大海,而是一个充满礁石的岛屿。

放眼望去,岛屿草木茂盛,枝叶。繁华,同时地面生长着一些清一色繁华的紫色小花。

看到这一切,陈玄鹤眉头皱纹更深,想了想还是迈起了脚步走下船,往海岛走去。

虽然此处不是灵眼,没办法捞灵鱼。

但是来都来了,不走一趟,倒也浪费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

再说此地,树木茂盛,枝叶繁华,一看就是没有修士霸占的小岛。

万一里面有三阶灵脉呢,若是有三阶灵脉,陈氏可以搬迁族地,在此处发展。

三阶灵脉可比陈氏的二阶灵脉好太多,同时也可以躲避云氏的追击,休养生息。

若是没有三阶灵脉,有一阶二阶灵脉的话,也不亏,到时派部分陈氏子弟在此处开拓灵田,种植灵脉,再次修炼。

陈氏也能多一丝底蕴、获很多灵石,多一个退路,何乐不为呢。

就这样,陈玄鹤来到海岸上,到了海岸上的陈玄鹤将腰中的法器玄木剑拔出。

一边谨慎的看着四周,一边感应着灵气,向灵气充裕之处走去。

陈玄鹤如此谨慎也有原因,指针旋转、说明此处有灵脉。

有灵脉而无修士霸占,那无外非也就只有几个理由。

一,没有修士家族发现。

二,此处有妖兽霸占,修士打不过。

如果是第一点还好,没人发现,没有妖兽霸占,陈玄鹤看完确认完没有妖兽的话,直接在海图上打标注,让陈氏人来即可。

若是第二种的话,陈玄鹤就要看看此处的妖兽修为是何等,如果是练气中后期还好说,陈玄鹤可以自己尝试是否能斩杀。

若是筑基期的话,那陈玄鹤只能打道回府,回族内商量看看,那个筑基妖兽事都能斩杀,此岛有没有开发的必要。

就这样,陈玄鹤抱着谨慎的态度,一步一步感应着空气中的灵气,向灵气最茂盛的地方走去。

就这样,陈玄鹤一步步的向里面挪动。

一时之间,整个岛屿寂静无声,只有陈玄鹤踩在草地上挪步的声音。

一盏茶的时间,陈玄鹤走到了岛中灵气最茂盛的地方。

到了这个地方,等了许久,陈玄鹤见没有妖兽出来,等待了许久,确认此处没有妖兽,陈玄鹤仔细感应着空中的灵气。

感应完后,陈玄鹤脸上露出一丝失望。

这处灵脉中灵气最茂盛的地方的灵气和他陈氏海岛青庐山的上的灵气相比,逊色超多。

看样子大概率是一个一阶下品灵脉,最多也就是一个一阶中品的灵脉。

一个一阶下品灵脉,若是无陈氏修士再次吸收灵气修炼的话,最多能开拓一百亩灵田。

若是有人修连的话,撑死也就能开拓出三十亩灵田。

三十亩灵田,对于陈玄鹤来说太少了,三十亩一年挣个三千块灵石,陈玄鹤分三成。

一千块都不到,这些灵石对于陈玄鹤修炼水火锻体诀的一天一千块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

虽然如此,但没有办法,陈玄鹤只是找到灵脉,开拓,播种,坐镇等等都是其他陈氏的人去做。

三成已经是最多,不过所说如此,但蚊子再少也是肉,陈玄鹤也没有放弃的理由。

就这样想着,陈玄鹤看向这附近,希望能找到一块开阔平整的地方,方便开拓灵田。

可不看周围不知道,仔细一看脚下,陈玄鹤发现,本来在海边看到草木中点缀的紫色小花

在这片灵气最茂盛之地,竟然在此处遍地都是。

如果说哪里海边是草林里几个紫色小花点缀,那这里就是紫色花海里一些草点缀着花海。

看到此处,陈玄鹤脸上露出一丝疑惑:“难道此花是什么灵药吗?只有在灵气茂盛的地方才会长的茂盛。”

想到此处,陈玄鹤蹲在了地上,摘起一朵紫色小花仔细看着。

左看看,右看看,陈玄鹤也没瞧出此话和其他普通花有什么不同。

就在陈玄鹤疑惑的同时,耳边传来一阵“翁、翁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陈玄鹤扭头看去,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陈玄鹤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