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人弱被犬欺

陈玄鹤看到那猥琐修士把灵米麻袋递给自己,翻了个白眼,讲灵米麻袋放进储物袋“咱们没有再交易可能了!”

说完,陈玄鹤头都不扭的离开散修市场。

一脸无语的陈玄鹤离开散修市场后,拿出储物袋的那个猥琐修士买来的灵米袋,将所谓的诱情香调出来后,又放进储物袋。

做完这一切,陈玄鹤向繁华的商业街走去,是时候该给陈家瑞买关于灵植师的手册了。

这个东西,才不能去散修市场乱买,那里买到假货人跑了谁也没办法。

但这些商业街上都是有店铺有商誉的谁也不会卖假货,更别说跑了。

就这样,陈玄鹤在商业街兜兜转转寻找卖功法秘籍的地方。

这样陈玄鹤连续进了几家店,问了一圈,可接连几家都没有收获。

他们买的都没有关于灵植师的传承、手册。

也不知道他们是真没有还是不愿意卖给别人。

总之,陈玄鹤一无所获。

逛着逛着,陈玄鹤看到一个叫做《百宝阁》的地方。

看到这个牌匾,陈玄鹤愣了下。

百宝阁、百宝阁、

既然是百宝阁那就应该啥都有。

抱着这样的想法,陈玄鹤走了进去。

陈玄鹤一走进去。

一个小二模样的人走到陈玄鹤面前,“这位顾客,本店应有尽有,不知道你想买点什么?我们这里法器、丹药、灵符、灵米应有尽有,还有各种灵材可供选择....”

听完小二介绍,陈玄鹤心里长舒一口气,既然应有竟有那应该就是啥都有。

“我想要买关于灵植师的玉简或者书籍,最是高阶一点的灵植师传承,咱们这里有吗?”陈玄鹤拱手说道。

“灵植师传承?这位客人你开玩笑了吧,灵植师传承动则都是一个家族立本之物,谁会卖呢。”

“就算是有卖的,也不会出现在小店里,而是出现在天源拍卖行里,所有如果您需要的话,可以等下次天源拍卖会开启的时候去看看。”

“哦”听到此话,内心有点失望,这番话语他在之前的几个店铺已经听到过了。

陈玄鹤有点无语,哦了一声,哦过之后向小二问道:“传承没有,那关于灵植师的书籍玉简有吗?”

“有,本店有,灵植大全和灵植培育手册,请问您需要那个。”

听到小二说有,陈玄鹤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虽然没有灵植师传承,但有两个东西那也不算白忙活一场。

想着陈玄鹤说道“这二物,做价几何,是都是玉简,还是书籍。”

“自然是玉简,书籍都有。”

“灵植大全,玉简五千、书籍五万。”

“灵植培育手册,玉简一万、书籍十万。”

小二说完看向陈玄鹤,脸上的意思大概就是问陈玄鹤要买哪个。

听到这两个东西的价格,陈玄鹤思考了两秒说道“两个东西的玉简,都给我拿一份吧。”

“好嘞,这位顾客请问你有我店的贵宾卡吗?此两物不买个普通人哦,只有拥有我店的贵宾卡才有购买资格哦。”

???听到此话,陈玄鹤脸上先是发出疑问的表情,疑问的表情发完后,脸上出现一丝愤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需要购买资格,为什么不先说,你现在才说是什么意思?你在玩弄我羞辱我吗?”

听见陈玄鹤声音变了,那个小二也语气不善的说道?“没有人羞辱你,是本店规矩就是如此,本店购买法诀、秘籍此物本就需要购买资格,这个事情是众所皆知的。”

“你不知,只是你孤陋寡闻,并不是我的问题!”

听到此话,陈玄鹤气笑了,声音拔高三尺“既然是众所皆知,那为何我不知道。”

“还是说,在第一次来百宝阁的人要在来之前,把你们店所有的规矩全部背在心里、刻在脑海里,而不是你先告知我们。”

“这难道就是你百宝阁做生意的态度吗?”

陈玄鹤的声音一拔高,店里的其他人都听到了。

五秒的时间,楼上走下来一个年纪略微年长、身材丰腴,三十多岁的女修士走了下来。

女修士走了下来后,看着对峙的陈玄鹤和小二,两步走到小二身边“怎么回事。”

小儿看到女子下来,第一时间询问自己,就知道这女子要给自己撑腰。

连忙添油加醋黑白颠倒胡乱编造的将刚才的事情述说了一遍。

那女子听到此话,美眸一转走到陈玄鹤身边“这位道友,我是天源百宝阁的掌柜云眸,首先要给你道个歉,可能小二和你交谈之间,两人会错意了。”

说完此话云眸话峰一转,高傲的说道:“但是买这两个东西确实需要资格的,你若没有资格就离开此处吧。”

听到此话,陈玄鹤脸上愤怒更盛。

这个云眸第一句说的是好话,第二句的意思可是羞辱陈玄鹤了。

感到羞辱的陈玄鹤想要发火,但是他确按耐住了。

因为从下来的云眸身上,陈玄鹤感应不到她任何修为。

感应并不代表云眸身上有修为,只代表这个云眸的修为强大,高出陈玄鹤很多境界。

这也大概是云眸敢羞辱陈玄鹤的原因吧。

若是陈玄鹤修为比她高,是紫府修士的话,她下来还敢如此放肆,包庇那个小二吗?

可没有办法,人善被人欺,人弱被犬欺。

这是陈玄鹤第一次在这种商铺被侮辱,这让他觉得既荒唐,有离谱。

要知道陈玄鹤哪怕他之前去紫府开的练器阁人家都没有如此对自己。

反而是这普普通通的一个筑基修士开的商铺羞辱了自己。

难道筑基很牛吗?陈家有不是没有筑基,这个云眸牛什么牛!既然敢羞辱自己。

不过既然这个云眸非要学爽文那样反派欺辱自己。

那就别怪,到时候陈玄鹤让她知道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了!

想着陈玄鹤只能咬咬牙将怒火憋住,低头将怒火全部憋住,拱手。

拱手完,陈玄鹤头再次抬起时,脸上挂出一丝笑意说道“既然云眸掌柜如此说,那就是后辈孟浪了,祝愿灵眸掌柜的百宝阁、生意兴隆、越做越好,晚辈告辞。”

说完陈玄鹤转身,转身的一刹那脸上笑容散去,显示出一脸冷漠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