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散修市场

陈玄鹤往里走去,这个市场不想那些繁华的商业区那般井井有条,非常有秩序。

因为这里是天源宗在天源海岛建立的一个散修市场,一灵石地摊摆一天,所以南海上大部分手里有东西需要卖掉的散修都会在这里租摊贩买。

人多,才杂乱无章,众多散修席地而坐。铺开一个垫子,摆上几个东西,就坐在地上开始叫卖。

“上古功法!《龙蛇吞天功》三阶功法玉简便宜卖了,三千块,三千块,你买不了吃亏,你买不了上当。”

“《一元化气诀》二阶巅峰功法玉简便宜卖了,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听到这些疯狂不符合市场价位的功法,叫卖声在陈玄鹤耳边环绕,陈玄鹤脸色平淡,没有一丝一毫想要出手买的心情。

这个散修市场的修士本就是那些没有钱在商业街买铺子租商铺的人,才会来这里用廉价的一天一块灵石的租金在这里租一小块地交易。

而他们说的什么三阶二阶功法玉简,若他们真的有这种玉简在手上叫卖,怎么会在商业街买不起地盘呢。

所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卖的都是假的,只能骗骗一些刚出社会的散修,和年轻的家族修士。

不过,这些和陈玄鹤都无关,陈玄鹤他并没有打算在这里给陈家瑞卖关于灵植师的书籍。

他来此处的目的只是为了在这些散修手上卖到一些野生灵稻。

有了野生灵稻,才能搞杂交,这件事陈玄鹤是知道的。

就这样,陈玄鹤把这些叫卖声当作耳旁风静静的悠闲地在这里四处晃悠。

很快,陈玄鹤看到一个年纪四十多岁,表情略显猥琐的修士的地摊上放着一些灵米。

看到摊上的灵米,陈玄鹤蹲下,可还没等陈玄鹤说话,那个见到有人上前的猥琐修士连忙支会的说道“来,道友,来看一看,瞧一瞧。”

说着那猥琐修士,拿起一根香,说道“道友,你是谁介绍来的,是不是来我这里买诱情香的。”

“我给你说道友,咱这里的诱情香,任何一个女修,不管她是成年小妞,还是闭经老妇,只要闻到这个香,她立刻就会倒贴你来,所以你懂的。”

“不但如此,此想还能提升你的能力哦!”

说着那个猥琐男子还给陈玄鹤试了个眼色,完全没看到陈玄鹤头上的黑线。

……这都什么和什么,我就是要买一点灵米,灵稻这是在搞什么。

想着,一脸黑线的陈玄鹤站起,扭头就准备离开。

见到陈玄鹤站起,猥琐的修士连忙拉住陈玄鹤用一脸我懂的表情看向陈玄鹤:“这位道友,你是不是不喜欢这一号,喜欢人、妖,你别担心,这种我也有,妖兽闻了一样爆乱。”

“只要当场只有你一个异性,他一样会飞扑你的。”

……

听到此话,陈玄鹤咬牙切齿的将拽住他的手甩开,脸色仇视的看着他说道“滚,我不是买你这个什么鬼诱情香,我本来是看上了你的那点灵米,你给我乱说什么!”

说完陈玄鹤脸的难看的扭过头,头也不回向其他地摊走去。

连续走了半盏茶的时间,陈玄鹤再次来到了一个放着灵米的地方。

这次,陈玄鹤学聪明了,也不蹲下了,直接开口说道“道友,灵米怎么卖,能看看不。”

陈玄鹤说完,摊子上的摆摊的一个胖胖修士笑盈盈的说道“卖呀,能看,你要几斤,要的多优惠。”

“正常一斤一灵石,百斤九五折,千斤九折,道友你是为家族买,还是宗门买,还是自己买。”

陈玄鹤听到这个胖胖修士回应,点了点头说道:“行,那我先看看。”

说完,陈玄鹤蹲下,抓起一把灵米观看,观看确认是灵米无误后,陈玄鹤也没多继续看。

毕竟他有不是陈家瑞,又不能看到生命能量,知道他的产量,所以陈玄鹤知道此物不是假灵米即可,其他的挑选交给陈家瑞就好了。

想着陈玄鹤站了起来,“行,老板,按照你的,给我拿十斤吧。”

陈玄鹤说完,老板没有废话,直接就给拿麻袋给陈玄鹤兜了十斤。

陈玄鹤接过灵米,拿出灵石,付款结账,结过账后,放进储物袋。

做好这一切后,陈玄鹤接着在整个散修集会如法炮制的接着又买了五个修士卖的灵米。

这五六个修士那里没有出任何幺蛾子,陈玄鹤很轻松的买下大概五六种的灵米。

为什么说大概呢,那是因为虽然这些灵米都是陈玄鹤从不同修士那里卖到的灵米。

但谁又知道这些灵米事不是一个品种呢,所以陈玄鹤抱着多买一个是一个的想法,继续转悠。

很快陈玄鹤不知为何再次转悠到那个猥琐修士的附近。

转悠到这里的那一刻,那个猥琐修士看到陈玄鹤有来到这边。

今天还没开张的猥琐修士,快速的抓住了陈玄鹤的衣袖。

“道友,不要香,灵米还要不要,你看你还在逛就是没有买好,来看看我家的呗,嘿嘿,咱家的东西绝对不会差的。”

说着那个猥琐修士拉着我陈玄鹤就往他的摊位走,听到这个声音,被猥琐修士拽着的陈玄鹤脸上猛然黑线遍布。

立刻就想挣脱他的拽扯,不过想了想,陈玄鹤没有挣脱,毕竟现在自己买的灵稻还有点少。

所以为了培育杂交灵稻的大局,陈玄鹤忍了。

忍住骂人的心情,陈玄鹤快速的看了下灵米,快递询价,快速付钱。

付完钱后,陈玄鹤快速的催促这个猥琐修士舀灵米。

猥琐修士听到陈玄鹤的催促,一边贱笑着,一边说着“道友,我这就给你舀,你看你要不要买点那个诱情香,我这里不贵的,一灵石十根,用很多次的。”

……“别废话,赶紧舀。”陈玄鹤一脸无语的说道。

“害,别害羞吗?这是人之常情哦,要不我送你一根吧,等到时候用的好了找我回购。嘿嘿。说着那个猥琐修士把一根香放进给陈玄鹤准备的灵米袋子里,递给陈玄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