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祸不单行,稻田减产

“咱们族库还有六千块灵石,在加上几天后灵米山庄收割。”

“上季的灵米山庄的水稻收成是一亩五十斤,五千斤灵米卖了五千块多块灵石。”

这季再怎么不济也是,这季最少也能卖五千块灵石。”

“咱们族内修士,加上今年升仙会上来的五人,总共才四十五名。”

“其中,栋梁七名、陈青鸳、陈青山、陈青松、陈廖、陈家瑞、陈玉儿”

“七人,七百灵石。”

“普通族人,三十六名,七百二十灵石。”

“另外就是你和我,我们二人,我长老二百,你族长三百。”

“总共才发两千块灵石,肯定够,至于说灵鱼灵食,咱们族内存的还有上千斤,几个月还是能扛得住的。”

听着陈守业的长篇大论,说够用,陈玄鹤担心的心放下,缓缓点头对陈守业说道:“够就行,守业长老,如此的话,那就依你说的明天我和你再去寻找新灵眼吧。”

听到此话,陈守业点头。

可就在此事,准备落下帷幕之时,陈玄鹤的府邸门被打开。

进来了一脸焦急,脸色难看嘴巴微张想要说什么的陈青山

进门的陈青山一眼就看到屋内的陈守业三人。

看到几人后,陈青山微张的嘴巴闭住,本来想说的话,立刻咽了下去。

不过虽然陈青山咽了下去自己想说的话,但三人都看到他进来时的焦急。

所以,陈守业皱眉皱眉头看着欲言又止的陈青山直接问道“青山,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为何如此慌张。”

听到此话,陈青山张了张嘴,又闭上。

看到此处,陈守业脸上眉头皱的更深“有事就说,你不说怎么解决。”

“进门的时候你就想说,看到我在这里了就不说,怎么这件事难道只有你和玄鹤在的时候你才会说。”说这陈守业脸上透漏出一丝怒意。

看到陈守业脸上露出怒意,陈玄鹤连忙打缓场说道“青山叔,有什么事情您就说,只有说了这个事情才能解诀。”

听到此话,陈青山焦急的表情上挂上一丝苦涩“今日族内灵米山庄所有灵稻全部收割完成了。”

“但是,不知为何产量爆减,这季的产量从上季的亩产五十斤,又回到了一年以前的亩产三十斤。”

说完此话陈青松脸上苦涩更重,长叹一口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产量会爆减,我也是按照玄鹤族长说的去做的,哎。”

“所以,哎,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所以我想找玄鹤族长和我去灵米山庄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出啥原因。”

陈青松话音落下,在府邸听到他说话的几人脸色表情迥异。

陈守业脸上的愤怒消失,挂上一丝忧虑和不解。

忧虑是因为,刚才灵眼收入刚没了,这会灵稻产量有爆减,真是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不解是因为,陈青山掌管灵米山庄也有数十年了,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任何错误。

并且这前几季他按照陈玄鹤点教导种植灵稻都没有出过错,为何这季突然出现这种问题。

不过虽然,陈守业疑惑,但在一旁的陈玄鹤其实早有预料。

听到陈青山话的陈玄鹤内心长叹一口气,默默想道“哎,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早。”

原来,其实早在当时他和陈青山提议过择优播种的时候,陈玄鹤就有想过会有一天产量会回到之前的时候。

陈玄鹤会这样想也是因为,前世他们家每年种地的时候,都是去买种子去种,而不是用收获的稻子在重新种。

当时,陈玄鹤就很疑惑询问过父母,父母给他的解答是,收获的稻子是杂交稻。

这些杂交稻如果种下去的话,用不了几代,杂交稻的基因就会返祖,蜕化成没有杂交之前,产量稀少的原始稻。

而陈氏的稻谷,没有杂交过,稻谷的基因非常稳定,所以这才区区两季,直接返祖。

…….

陈守业脸挂忧愁,陈玄鹤一言不发。

看到二人不说话,刚才诉说了的陈青山一脸难堪不知如何是好。

没有办法,陈青山他只好走到陈玄鹤身边,拽着他说“玄鹤,要不你和我一起去一趟灵米山庄看看到底是为啥,行不。”

听到此话,陈玄鹤思绪收回,点了点头跟着陈青山向灵米山庄走去。

虽然陈玄鹤他没有解决的方案,但他现在是族长,再加上之前是他教陈青山如何提升产量的。

他现在不去,也属实说不过去。

如此陈玄鹤跟着陈青山向灵米山庄走去!

到了灵米山庄时,陈玄鹤看着田间光秃秃一片的田间对陈青山说道“青山叔,要不你带我看看收割完的稻子都在哪里,我看看问题出在了哪里。”

陈青山听到,连忙点头带着陈玄鹤向收了稻谷的院子。

到了那个院子,院子里有地上堆着整理好的稻谷和到处奔跑的陈青山的孙子。

陈氏的唯一一天灵根孩童,陈家瑞在院子里跑来跑去玩耍,看到陈家瑞,一路上一直脸色苦涩的陈青山脸上浮现一缕笑容。

露出笑容的,陈青山走到陈家瑞身边,将他支出院子外。

把陈家瑞支出院子外后,陈青山拿起一个稻谷,将手上的稻谷递给陈玄鹤。

陈玄鹤接过稻谷,装模作样的看着,假装寻找办法。

陈玄鹤看着的同时,一旁的陈青山仔细的讲述着自己如何挑种、如何播种、如何填肥、如何收割。

将整个种植灵稻的全部过程,仔细一个步骤不落下的给陈玄鹤讲述了一遍。

讲述完毕后,陈青山脸色紧张的看着陈玄鹤

陈青山希望陈玄鹤能给自己找出错误,将错误指出,然后自己改掉。

这样的话,陈氏下季的麦种可以恢复亩产五十斤的产量。

不过陈青山的想法大概率是事与愿违了,陈玄鹤并没有给他指出任何错误,而是不说话。

看到陈玄鹤这个样子,陈青山心里咯噔一下子忐忑不安的“玄鹤,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叔啊,你别不说话。”

“爷爷,你没错,是族长教你的挑选方法错了”这时院子外门缝里出现一个幼童脑袋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