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底蕴单薄的陈氏

陈守业来到陈玄鹤的府邸时,陈玄鹤正在吃着晚饭。

吃着晚饭的陈玄鹤见到陈守业来找他,立马招手说道“守业长老,吃饭没,来这里吃点吧。”

听到此话,陈守业将凝重的表情放下,坐在凳子上,开始吃饭。

两盏茶时间,饭尽、

饭尽后,陈守业没有忘了自己来此处的目的,直接说道“玄鹤,开学堂的事情就算了吧。”

“如果真的要开学堂,那在等个三五年,等祖内宽裕许多了再说吧。”

此话刚结束,陈玄鹤脸上立刻挂起疑问,他不知道陈守业为何不愿意开学堂,不知道就问。

陈玄鹤立刻挂着一脸疑问说道:“守业长老,你为何不愿意开学堂啊,这不是对陈氏有利的事情吗?”

“……..”听到这个问题陈守业沉默了一会,一脸黯然都说道:“玄鹤,咱们族内、没什么可教的。”

“第一代族长,开山老祖耗费十四万灵石买下青木玄元诀后,没过多久就陨落。”

“第二代族长,辛苦四十年,存下十万灵石买下了,基础剑法、藤蔓术、土遁术。”

“第三代族长是我,六十年,我没有存到任何灵石,给咱们族内购买术法。”

“第四代族长就是你,你现在要开学堂,咱们族内就是教无所教。”

“就这几个法术和法诀,族内的大部分修士都已经滚瓜烂熟。”

“即使不是大圆满也是大成、小成了,到达这种境界,不是随便教都能突破的,需要的是悟性。”

“如果学堂建立完成,族内修士并没有新东西可学的话,并且没办法提升自己的法诀境界的话,他们肯定会对族内失望,所以咱们还是不建立学堂比较好。”

听到这段话,陈玄鹤更加有点懵逼了,这不应该啊,虽然前身的记忆它并不是很清楚。

但族内陈青鸳上次考校自己的时候明明用了什么灵丝诀。

并且在他记忆中,它在天源海岛街上走着的时候,也听到有人叫卖着法术玉简和法诀玉简,根本没有那么贵啊。

一阶最多一千块灵石就能买到一个,那为何族内二代族长三个一阶居然花了十万个灵石。

“守业长老,那一阶法术法诀,不就千块灵石,怎么会花费数十万就买了三个。”

“再说,咱们族里就这三个法术法诀吗?我记得青鸳姑不也会的还有一个灵丝诀吗?”陈玄鹤抱着疑问向陈守业问道。

“一千多的是玉简,使用过一次,里面的法术、法诀就会消失,而族内买的是书籍,这些书籍都是由紫府修士用二阶妖兽血在鞣制好的二阶妖兽皮上撰写。”

“这些书籍能保存千年,千年之内任由翻阅,学习,都不会消失,所以价格也是比玉简贵上百倍。”

“至于你青鸳姑的灵丝法诀,是她自己在天源海岛买的玉简学习的。”

听到此话,陈玄鹤开始恍然大悟,理解了陈守业不让开学堂的原因。

开了学堂,没东西可教,很尴尬的。

这就好比小说作者断章拉了一个很大期待感,然后读者火急火燎的追读,最后发现水了一章。

读者肯定会失望透顶,甚至删除收藏。

读者就是陈氏的修士,开学堂的陈玄鹤就是作者。

不过,陈玄鹤真的不怕,毕竟林方死后留下储物袋里的一本功法、三本法诀都在陈玄鹤手上。

期待拉了,就拉了,把这些教他们便是。

想着,陈玄鹤直接从储物袋里拿出那四本书籍,推到陈守业面前“守业长老,这四本够吗?”

陈玄鹤说完,陈守业看着眼前的四本书籍,快速翻阅,起初前两本的《爆裂冲拳》和《鹤步诀》陈守业还能保持平静。

但是翻阅到那本二阶爆种法诀的时候,《嗜血狂战诀》时,陈守业的手就开始忍不住的乱抖。

在翻到最后一本,紫府连体功法到时候,陈守业彻底失神,不禁喃喃说道:“玄鹤,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陈守业如此失神也是正常。

从陈玄鹤第一次找到灵眼,解决族内财务问题,陈守业就觉得陈玄鹤绝非常人。

到第二次,天骄榜!第三次,灵稻增产,陈守业在确认完陈玄鹤身上没有被夺舍的迹象后。

陈守业就确定陈玄鹤是陈氏的麒麟子,陈氏以后扛把子之人。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陈玄鹤居然那么快就给了他第四次惊喜。

两本一阶法诀、一本二阶法诀、一本紫府功法。

两本一阶法诀,再加上一本如此罕见的爆种二阶法诀,再少说加在一起也需要五十万下品灵石,才能买到。

当然这三本和第四本比根本就是轻若鸿毛。

第四本可是紫府功法,紫府功法,在南海天源宗的周围根本就是有灵石也买不到。

哪家哪户都是将他当作镇山之宝,平日连族内修士都看不到,更别说卖了。

所以,这每一桩每一件,前面可以说是陈守业惊喜,可到了这一件,那就是震撼了。

…..

“守业长老,暂时没有什么惊喜了,如果有的话,我第一时间告诉你。”说完陈玄鹤嘴角轻咧灿烂一笑。

听到此话,陈守业即兴奋,又有点失望。

兴奋是陈玄鹤此话的意思就是还有惊喜,失望是惊喜居然不是现在就出现。

不过失望也就一秒,陈守业立刻淡然了,半年内陈玄鹤做出了这么多事。

这些事是陈氏任何一个族长连同他自己都没有完成过的丰功伟业。

半年六件,一个月一件,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陈氏有子陈玄鹤,按照这个发展速度,不出百年,陈氏绝对是南海上放圆千海里中赫赫有名的仙族。

说不定,千年之后,陈氏能成为南海霸主,在南海仙史上留下浓墨的一笔。

不过这些都说的有点远了,幻想过后的陈守业抽出了两本一阶法诀后,将剩余两本重新推回给陈玄鹤。

“我手上这两本够陈氏教上两年,剩余还是你自己拿着吧,太贵重了。”

当然你放心,陈氏绝对不会白嫖你这两本法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