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药来 二阶五行迷雾阵法

回来的陈青松看到陈玄鹤两步走到他身边“玄鹤,幸不辱命,你要买的东西我都给你买到了。”说着陈青松拉着陈玄鹤回到楼上,将储物袋递给陈玄鹤。

“玄鹤,里面有给守业长老治疗寒毒的炽炎丹、十二枚、一月一枚、一年即可治疗好守业长老的寒毒,这个花了十二万三千块灵石。”

“另外,我按照你的吩咐买了四个二阶五行迷雾大阵,这个阵法一个四千块灵石,刚好把灵石花完。”

“当然你可能疑惑为什么怎么便宜,那是因为这个阵法防御力十分只有一阶法阵的强度,也没有攻击能力。

“但是此阵法符合你的想法,此阵,乃是五形迷雾阵,只要有人或妖兽在他的范围内攻击,此阵的阵盘会发出警告。”

“同时第一时间会自动散发出迷雾,将攻击的人身边瞬间释放出五行烟雾,屏蔽他的视线。”

“如此,就达到了你的目的,妖兽来了直接困住,然后山上立刻就可以发现,下山驰援。”

“另外,你也不用担心族内修士进入也会被迷雾影响操控,这

“到时让族内有人在山上操控阵盘即可,他毕竟阵盘可以操控迷雾。”

听到陈青松讲述,陈玄鹤点头表示明白。

接过储物袋放眼望去,果然里面放着四个阵盘和一个玉瓶。

确认东西无误后,陈玄鹤拿着储物袋直接向从天源海岛往传送阵送位置的船走去。

这一路上,陈玄鹤一点都不担心,会有在角斗场知道他获得紫府传承的修士拦路抢劫。

这里可是天源海岛,拥有金丹修士的天源宗建立的交易岛、谁敢放肆。

敢放肆的人最起码有金丹修为!可有金丹修为的人怎么会看的起一个修炼到紫府的功法。

想要紫府功法的必定不是紫府以上修为的修士。

筑基、练气、在天源海岛这里打劫,那不是喝了砒霜在上吊,嫌弃自己死的慢。

至于传送走了,他们就算想打劫自己,也不知道陈氏的坐标,守岛人也不会告诉他们。

如此陈玄鹤自然不害怕什么,就这样,陈玄鹤安全的到达陈氏。

到达了陈氏后,陈玄鹤没有浪费时间,快速的向青芦山奔去。

达到青芦山,向这陈守业的府邸走去。

到了陈守业的府邸,陈玄鹤平复了下心情,敲门走进其中,拿出炽炎丹

“守业长老,药来了。”说这陈玄鹤走到陈守业身边将手中的药瓶递到陈守业面前。

药瓶放在陈守业面前,看着眼前的药瓶,陈守业内心激动万分。

陈守业激动的心使得他因寒毒折磨的寒冷孱弱的双手这时不停的颤抖。

陈守业控制着颤抖的双手,接过玉瓶。

接过玉瓶,打开塞子,倒入手中一粒。

倒入手中的炽炎丹散发热度将陈守业手上的寒冷祛除。

寒冷祛除后的陈守业按捺住激动的心情,颤抖的手将炽炎丹放进口中,炽炎丹顺着陈守业喉咙进入陈守业的体内。

一时间,外人看去,陈守业本因为寒毒侵蚀变得苍白的脸色,也逐渐变得红润起来。

感应到体内的变化,陈守业脸上露出喜悦的泪水。

庆幸自己能够劫后余生,庆幸陈氏有陈玄鹤这种救族救人与危难之际的子弟、庆幸陈玄鹤掌握陈氏权之后依然初心不改,愿意用灵石救他。

陈玄鹤看着陈守业吞下炽炎丹,看着陈守业因为寒毒而造成身体上的外在病症逐渐消失,长舒一口气。

有用就好,有用这番心思就没白费,十二万三千块的灵石就没白花,有用陈玄鹤半年在前自己心里立下的诺言就算完成。

如此,陈玄鹤在看到赤焰丹有用后,就默默离开了陈守业的府邸。

毕竟那些附骨之疽的寒毒,可不是一颗刚入肚散发出一点点丹力的炽炎丹可以祛除的。

想要祛除寒毒,最少需要十二颗炽炎丹全部下肚,丹力全部被吸收。

刚才炽炎丹只是刚散发了一丝丹力,把陈守业身上表面的寒毒祛除。

所以,陈玄鹤要离开。

给陈守业他独自运行功法吸收炽炎丹中的更多丹力,祛除附骨之疽的时间。

就这样陈玄鹤离开了陈守业的府邸后,一边下山,一边拿出一个二阶五行迷雾阵的阵盘。

拿出阵盘,陈玄鹤神识沉入其中,仔细领悟此阵盘如何布下,此阵如何使用。

如此,陈玄鹤在达到山脚下之前,他已经明了此阵法如何使用。

此阵法分为阵盘、阵旗两个部分。

阵旗五把、金、木、水、火、土。

若在阵旗覆盖范围内,释放出五行攻击法术、妖术。

法阵将自动释放出迷雾,将释放法术、妖术的人笼罩。

初次之外,法阵笼罩的地方,若是出现强烈的攻击,也会自动笼罩。

阵盘的话,主要功能就是警示和支撑阵法运行。

警示,若是阵法开始运行,那阵盘也会开始散发一团云雾。

支撑阵法运行,是阵盘上有六个凹槽,凹槽内可以放入灵石作为阵法释放的灵气。

平时阵法不释放烟雾的话,灵气消耗忽略不计,如若释放的话,一盏茶需要消耗一块灵石,这便是这二阶五行烟雾阵的全部。

在陈玄鹤全部明了这个阵法的全部时,他也来到了山脚下的镇元城。

现在的镇元城和几个月前的镇元城比,有了许多变化。

以前镇元镇是小、破、挤!

现在镇元城是大、新、宽。

初此之外,以前这镇元镇没有城墙抵御妖兽进攻,毫无防御措施。

现在镇元城不但有了城墙抵御妖兽,还有阵法帮他们,迷惑妖兽。

这些变化,说是翻天覆地也不为过。

就这样,陈玄鹤来到镇元城的南门,到了南门,陈玄鹤走上城楼。

双手一挥,五个阵旗各自散开,用阵法将长二十米的镇元城南门笼罩住。

做完,陈玄鹤走向西门、北门、东门。

如此,陈玄鹤将整个镇元城所有城门一一用阵法笼罩住,笼罩住后,陈玄鹤回到青芦山上。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就是将看管这几个阵盘的事情吩咐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