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海中灵眼

接连下来两网、两网上来都有灵鱼。

确认此处就是海中灵眼之地时,陈青鸳再也绷不住了。

眼泪潸然泪下,哭着用感激语气的说道:“玄鹤,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陈青鸳泣不成声的原因不单单是因为陈玄鹤找到了灵眼,解决了族内的财务问题。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族内的筑基老祖陈守业,其实是陈青鸳二爷。

这层关系陈氏并无外人得知,陈青鸳的爷爷是陈守业的三弟,他们一家都是凡人。

那一年,陈氏升仙大会上,陈青鸳被测出有灵根。

她的长辈就将她托付给陈守业,在他膝下修行。

这四十多年的陪伴,陈守业早成为了陈青鸳心中的亲爷爷都亲。

之前,陈守业说寒毒治疗不好,仅仅只是因为族内没钱买炽炎丹,炽炎丹一枚一万灵石,一月一枚,一年就可以拔出寒毒。

若是放到以前,陈家自然无法承受,可是现在陈玄鹤找到了海中灵眼。

一月能挣一万灵石,那陈氏自然承受的起炽炎丹的费用,这让陈青鸳如何不激动,如何不流泪!

不过这一切陈玄鹤都不知道,现在陈玄鹤还沉浸在找到灵眼的喜悦之中。

有灵眼,就能增加族内灵石收入,有了灵石,族内遇到的问题全部都能就解决!

这一刻,陈玄鹤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从三天前穿越到这个世界,了解了陈家的处境时。

他就有浓浓的危机感,生怕陈氏就此走下坡路。

再加上今天族内老祖说自己即将陨落,没钱买筑基丹的问题,再加上,族内修士军心不齐。

这一桩桩一件件,如同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心头,让他片刻不敢放松。

毕竟就如陈玄鹤劝说族内众人那般,若是陈氏倒了,他也没地方去。

没有家族或者宗门会收留它,然后就此变成一名海上散修。

无灵脉之地修炼、无人发放资源、妖兽暴乱时没人庇护。

练气中期的修士在海上漂泊,虽说比练气前期的修士好上许多,但对于妖兽而言,也是开胃菜罢了。

不过所幸,在这一刻,确认灵眼之地后,所有问题全部解决,这一切压力直接烟消云散,离他远去。

解决了族内的财务问题,那陈氏短暂十年内应该没有大碍,至于十年后,会发生什么,那就到时候再说。

最起码十年内陈玄鹤能靠着陈家这个大树提升自己的修为。

说不定到时候,陈玄鹤借着找到灵脉之地这个大功,陈家奖励的资源,成为陈氏新一族的筑基老祖。

…….

陈玄鹤和陈青鸳来到陈守业洞府前。

“二爷,二爷,开门。”陈青鸳一脸喜色的焦急敲门。

听到这个声音的陈玄鹤先是诧异了两秒,诧异过后恢复常态。

毕竟在陈氏是个宗族,不是宗门,再说修仙者的后代本就比凡人的后代更容易出现修士,所以陈青鸳和陈守业有血缘关系很正常。

“来了,青鸳。”拄着拐杖的陈守业打开门。

打开门的陈守业看到,陈青鸳和陈玄鹤,还没等他询问她俩一起回来所为何事。

陈青鸳一脸急躁的说道“二爷,你的寒毒有救了。”

说着陈青鸳拉着陈玄鹤继续说道:“今日,我和玄鹤出海,他发现了海中灵眼。”

“有了这个灵眼,我们就有灵石为你买拔出寒毒的丹药了。”

听到此话,陈守业先是愣了一下,愣完后,谨慎的说道“青鸳、确定是海中灵眼吗?”

“二爷,我确认!那里就是灵眼,确认无误,你的寒毒有救了。”

陈守业听到此话,拄着拐杖的腰板挺直,脸色出现一丝红润,忍不住的大笑。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足足大笑了一分钟。

陈守业将得了寒毒后,心中的忧愁和害怕愧对先人负了后辈的压力全部借着大笑释放。

受伤后的这三年,陈守业天天被这些压力和身上的寒毒折腾的夜不能寐,日不能眠。

本来正值青年,风华正茂的他,活生生的被这一切压的腰背佝偻,拄着拐杖。

而今日,这一切压力烟消云散,这一切的一切都归功于陈玄鹤。

想到此处,陈守业将笑容收敛,再次看向陈玄鹤时眼神从欣赏换成了慈爱。

“玄鹤,我陈氏有你这种后辈,真是幸事。”

说完陈守业又用慈爱的目光看向陈青鸳说道“青鸳、治疗我的伤此事就不必了。”

“那海中灵眼,稍纵即逝,不知能存在几月,还是多存点灵石给后辈用吧。”

听到此话,陈青鸳脸上流露的是不甘的表情,她不想让自己的二爷死。

可她知道自己的二爷一般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所以虽然不甘,陈青鸳还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说道“二爷,你是筑基后期修士,若是治疗好了,至少还能庇护咱们陈氏五十年!这五十年,多少灵石挣不到。”

“再说,如果按照老祖你说的那番,耗费五六万买筑基丹让我突破筑基,那我也最多只是筑基初期修士。”

“若是七年后再遇到如同三年那样的筑基妖兽连同练气妖兽一起来攻打,我又能如何,所以,给你治伤是最好的选择!”

说完陈青鸳给陈玄鹤使了个眼神,接收到陈青鸳的眼神,陈玄鹤也对陈守业劝说道:“老祖,青鸳姑说的确实在理。”

陈玄鹤和陈青鸳不停的劝说着陈守业,可陈守业丝毫不为所动。

到时候陈青鸳直接撂下一句话说道:“你爱治不治!我反正不修炼了,我就去海上捕鱼挣灵石,我不修炼族内就没人能在五年内突破筑基!到时候,你不治也不行!”

说完,陈青鸳转身就走,不给陈守业说话的时间。

独留着陈玄鹤一脸疑惑不解的待在原地,看到陈玄鹤的疑惑不解的表情,陈守业砸了砸嘴说道:

“玄鹤,你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何不愿意治疗自己,我不愿治疗,那是是因为就算治好了,我也庇护不了陈氏五十年。”

“五十年,那是刚被寒玉蛟咬伤的时候治好的情况下,现在的我已经寒毒入体三年,我的寿命早就被消耗了太多太多,即使现在治好我,我也最多能在抗个十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