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陈氏凡人与妖兽

“一万四千斤,一斤卖一块灵石,一万四千块灵石,也能供应族内发放资源。”

“当然,四年时间,我也会想办法让产量再次提升,最起码一茬一万斤灵米,所以说这些都是我算过的您不用担心。”

听着陈玄鹤说完,陈守业脸上的忧愁消散了几分,但没完全消散,继续问道:

“玄鹤按照你如此所说的话,族内虽然可以供给发放资源,但是也是一分灵石都存不下来。”

“存不下来灵石的话,族内现在的灵石,最多购买一颗筑基丹,若只是有一个筑基丹你和两人青鸳怎么办。”

听着陈守业的再次提出的疑问,陈玄鹤解答道:“守业长老,这点我也有想到吗,针对这点我刚才说了第二个规矩。”

“第二个规定我虽然给族修士涨了灵石,但这个规定不单单只有这一点,还有数量比拼,最高三人一百灵石,中偏多六十块的六人,中等四十五块的十人。“

“能挣多灵石的人数有限,所以为了做挣得多的人,咱们陈氏的修士肯定会更加努力,让自己变成挣灵石多的那几人。”

“这样的话,哪怕他们每人加力气努力,一人一天比以往多抓十条鱼,一个月三十六个修士就是有三百六十条鱼,哪怕这鱼都是三五斤的小鱼,一个月多一千八百多斤,一月最少多赚一千八百块灵石。”

“而我设置的奖励池最多也就一千块灵石,这些多出来的八百灵石,一年九千六百块灵石,这样的话?并不会影响咱们陈氏积攒灵石。”就这样,随着陈玄鹤的讲述,陈守业脸上的忧愁逐渐消失。

陈玄鹤见到陈守业脸上的忧愁消失后继续说道“守业长老,我这样做也是有我的原因的。”

“在我的想法里,灵石不花出去提升实力等于没有灵石,现在有了灵石,就应该提升族内实力。”

“三年前海兽暴乱的那一年,族内的练气初期修士没有上战场,练气中后期修士,大部分全部死伤殆尽,只剩下三人。”

“但若咱们灵石不给他们使用,即使青鸳姑成为筑基修士,你身上的寒毒治好,咱们族内应对妖兽的人也只有五人。”

“万一到时候来了五个以上的妖兽一起上岛,哪怕这妖兽中没有筑基妖兽,但若这些缠上了我们一段时间,那海岛上只剩下没有什么战斗力的练气初期修士。”

“那还不是一场屠杀,所以现在咱们有了灵石就要多给族内的修士们多提升实力。”

“哪怕他们的这七年内他们才练气五六层,但他们有了战斗力,再怎么不济几人也能围杀死妖兽,为我们分担,保护我们陈氏。”

就这样,陈玄鹤把自己想法和理念全部讲给了陈守业和陈青鸳听,两人听过后思考了一会陈守业点头说道“不错,玄鹤还是你想得多。”

陈守业点完头后,在一旁思考的陈青鸳说道“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说让我不看管渔船是什么意思。”

“没有啥意思啊,青鸳姑,你还要冲击筑基期啊,所以,你还管着渔船还有什么提升实力的时间。”

听到此话,陈青鸳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是我忘了。”

......

就此陈玄鹤将俩人的疑问全部解答吗,解答后,三人就此分道扬镳,陈玄鹤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回到府邸后,陈玄鹤休息了一会,时间来到了晚上。

晚上伺候他的丫鬟又再次来到他的府邸,陈玄鹤见到她。

吩咐她去找陈氏族内懂得绘制地图之人,绘制出一个陈氏海岛地图给送过来。

陈玄鹤要地图是因为三天前他思考出来的。三年规划,五年蓝图,七年展望,不单单只有陈氏修士,还有陈氏凡人。

可陈玄鹤在此之前,只在陈氏的灵脉青芦山上生活,对陈氏凡人毫无所知。

所以陈玄鹤要让丫鬟找人绘制地图,然后自己按照地图去陈氏凡人居住的地方了解,再实施自己的三年规划,五年蓝图,七年展望。

就这样,陈玄鹤吩咐完,丫鬟按照他的吩咐去找绘制地图之人,陈玄鹤在房间修炼,很快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第三天丫鬟按照陈玄鹤的吩咐带来了一个卷轴给陈玄鹤。

陈玄鹤接果卷轴,铺开在了书房,铺开后看着这个地图皱了皱眉。

地图上标注海岛上最南边是青芦山,青芦山脚下乃是灵米山庄,灵米山庄旁有一个城镇,居住着五六百陈氏凡人。

除此之外,海岛上标注的陈氏凡人都分散在海岛上的四处,且每个村庄的凡人不超过二百名。

看到此处,陈玄鹤脸上的眉头皱的更深,他不明白为何陈氏的凡人会居住的那么零散,很不合理,毕竟陈氏又不是建立不了城邦,为何居住的那么零散呢?

就这样抱着这样的不解,陈玄鹤拿起卷轴去上门寻找了陈守业。

到达陈守业的府邸,陈玄鹤进入后,直接将卷轴铺开,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听到陈玄鹤的疑问,陈守业缓缓说道:“这是为了隐藏血气”

这世间妖兽提升实力,有两种方式。

第一、和修士一样吸收天地灵气修炼。

第二、吃人、吸收人类血气修炼。

所以几乎所有妖兽都吃过人,人的血气也能吸引到妖兽,所以海岛上的人不聚在一起,如果聚在一起,血气就宛如黑夜里的明灯,会无时无刻的吸引着海里的妖兽。

陈守业说完后,陈玄鹤了解了为何族内凡人不聚齐到一起了。

不过陈玄鹤虽然知道族内凡人为何不聚齐到一起的,但他陷入到了新的疑惑中。

那就是既然族内凡人没有聚齐在一起,隐藏了血气,为何每过十年妖兽还能知道陈氏海岛有人,攻击陈氏海岛。

抱着这样的疑惑,陈玄鹤继续向陈守业发问。

陈守业听到此话,沉吟了两秒后说道“这是为何,我也不知,反正不管我们如何隐藏,每十年那些妖兽就是知道哪里有人族,攻击哪里,怎么躲都躲不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