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交接 发现

陈玄鹤念完,陈守业满意的点头“好,玄鹤你接着跟我来。”

陈守业说完转身离开宗祠,陈玄鹤跟上,这次陈玄鹤跟着陈守业又转悠了一圈,来到了一个洞穴前。

到了洞穴口前,陈守业对着石制大门掐诀转动了下三四个机关。

“玄鹤,这里乃是咱们族内、存放灵石之地,打开的方式只有两种。”

一、和我一样掐诀、扭动机关。

二,拿族长令对准门上凹陷缺口。

说着陈守业指着门上的凹陷地方给陈玄鹤看。

陈玄鹤顺着陈守业指的方向,看到了那个凹陷,看到凹陷,陈玄鹤拿出族长令比了一下。

比对好后,陈玄鹤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陈守业看到陈玄鹤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大手一挥,洞穴的门直接打开。

洞穴门打开的那一刻,一堆堆码好的灵石,在地上,闪耀着灵石独有的灵光。

“这……”陈玄鹤看着洞穴如此多的灵石惊讶不已!

一堆堆如同小山般比他还高灵石矗立在他的眼前。

之前虽然陈玄鹤早有所知族内现在拥有十多万灵石,但这么多灵石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第一时间还被震惊到。

陈守业看到陈玄鹤震惊的样子,摸了摸胡子拿出一个账本递给陈玄鹤笑道:“这就是陈氏所有的积蓄,九万三千六百二十一块。”说着陈守业将手中的账本递给陈玄鹤。

陈玄鹤看到眼前的账本,从震惊的情绪中抽离,接过账本,翻阅起来。

陈守业看到陈玄鹤翻阅账本,继续说道“以后此处便是你来看管,每周你青鸳姑给族人捞鱼的开支,每月天源海岛的利润、每季度灵米的收入、每年族内发放的修炼资源,这些都要交与你。”

“啊,”听到此番话,陈玄鹤一阵头大。

连忙将手上的账本递回给陈守业:“老祖,这个事情还是你来做吧,我对数字真的不敏感,我害怕搞错。”

“不行,玄鹤这番事从陈氏开创以来都是族长去做,不能他人代替,所以这事还是需要你做。”说着陈守业把账本再一次推给了陈玄鹤。

看着眼前陈守业推过来的账本,陈玄鹤没有接过来而是说道“老祖,现在和以往不同,以往给族长看管此地,是因为族长镇守在族内,但现在你看,我哪能天天镇守在族内。”

“一、天源海岛的天骄榜我隔一段时间要去一次斩杀妖兽保存名次。”

“二、虽然我现在有技巧可以找到海上灵眼,但每次也不是那么好找,上次找海上灵眼,我在海上漂泊了半个月。”

所以我没办法天天在岛上待,所以这看管灵石库的重任还是要老祖你来才可以。

听到此话,陈守业皱了皱眉头,思考了一会有点无奈的说道:“那行吧。”

陈玄鹤听到此话,内心长吁一口气“还好,还好没给我。”

我这种数学白痴,怎么能接管这种仓管出纳的活呢,这种活自己若是接了,用不了一周,陈氏的帐肯定就乱了,根本不可能对上。

接下来,在陈玄鹤明确拒绝后,陈守业带着陈玄鹤走出了这个洞穴。

出了洞穴后,陈守业对身边的陈玄鹤说道:“玄鹤,该教你的我已经全部教给你了,你若没什么疑问,我就回自己的府邸了。”

???什么,都教完了?

听到这陈守业的陈玄鹤一脸懵逼加内心疑惑。

这才只让自己读了三遍族训、看管灵石库,这些就完了???

难道,陈氏当族长只需要看管灵石库、知道族训就可以了吗?

没有什么族规、族约之类的吗?

就这样吗简单吗。

想到这里陈玄鹤一脸难以置信对陈守业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老祖,难道族内没有什么族规、族约、需要我知道的吗?”

听到陈玄鹤这番话,陈守业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玄鹤,你做陈氏普通族人的时候有被族内的族规过约束吗?如果没有,那自然咱们族内就没族规,咱们族内只有族训一句。”

“护幼思祖,互扶兴族,不辜祖先,不负后辈,仙道长青,记住这一句,即可。”

……

听到这番话,陈玄鹤有一点点无语。

无语是因为,在陈守业这番话前,陈玄鹤居然没有发现陈氏没有族规。

可没有族规可不行,俗话说得好。

无有规矩不成方圆。

陈氏仙族虽然在整个修仙界只是一个非常渺小的家族,但国不可无法,家不可无规。

陈氏如果只靠族训来治族,那肯定是不行的。

功、要赏!

错、要罚!

这些规矩是一定要立的,不但要立,还要越早立越好。

思考着,陈玄鹤对身边的陈守业说道,老祖,我觉得咱们陈氏应该立下一些族规。

就比如,当时我找到灵眼之处,咱们族内奖赏我三成收入。

这种就可以定为咱们的族规、让大家都知道,有功、咱们族内就赏。

这样的话,族内的修士们也有动力。

为族内立下功劳,多做贡献,老祖,你看如何。

陈守业听到陈玄鹤的话,沉思了十多秒后说道“玄鹤,既然你是陈氏族长了,那你要学会自己做决定。”

“若你觉得对族内有好处,那你就去做,我老了,不能帮你做一辈子的决定。”

“所以,你自己做好决定,就告诉族人们吧。”说完此番话。

陈守业不再和陈玄鹤多说什么,自己转身离开了。

陈守业不愿做决定,就是因为他说的话。

他已经老了,陈氏已经交给了陈玄鹤。

以后的大小事情还是要陈玄鹤做主。

刚好定规则这件事,也可以锻炼陈玄鹤做主御下的手段,顺便帮他立下威信。

成功、那说明陈玄鹤的御下手段已经炉火纯青,并且能在族内一下确立威信!

若是不成功、也无伤大雅,规则并不会对族内造成什么伤害,就权当作给陈玄鹤磨练了。

一箭双雕!

……

就此,陈守业就这样离开,独留陈玄鹤在原地思考,如何立族规、立什么族规。

功、要怎么赏。

错、要怎么罚。

怎么赏,适合陈氏现在的状况。

怎么罚,适合现在的陈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