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离开纷战岛

陈玄鹤话音落下,那个壮硕男人脸上嚣张的神态立刻消散,叫嚣的声音戛然而止。

到这个状况,陈玄鹤脸上轻蔑表情更盛,“怎么,不敢了吗?不敢就给我让开。”

说完陈玄鹤不再给那壮硕男子任何眼神,直接推开他向外走。

一路毫无阻挡,壮硕男子被陈玄鹤的天骄榜的名次被镇住,早在今天壮硕男子被挤下天骄榜的时候他就去看过谁把他挤下去的。

那时间壮硕男子就在天骄石柱上看到了陈玄鹤的名次。

南海陈氏、陈玄鹤、天骄榜九十八名、两个半月斩杀练气中层妖兽七十五只,这么辉煌的战绩,在天骄榜上算的上是速度最快上榜的一个黑马了。

这种黑马他怎么敢惹,他上天骄榜九十九可是花了三年时间。

...........

离开了地方的陈玄鹤,很快回到了陈氏灵鱼铺。

快回到陈氏灵鱼铺的陈玄鹤把在外面盛气凌人的性格隐去、转换新哥哥变成了软软糯糯的一只小绵羊。

因为陈玄鹤知道,他这次不辞而别,回到家后,肯定会接受族内几位长辈的的批评、教育、和指责。

果不其然在陈玄鹤回到陈氏灵鱼铺时、几个在楼上口径的几人听到陈玄鹤回来后,脸色巨变,从担忧担心,变成生气,责怪愤怒。

几人下了楼,陈青松走到门口将陈家灵鱼铺的门关上,挂上今日歇业后,然后将几个陈氏凡人赶走。

一切清净后,陈青松、陈青山、陈青鸳三人都用一个责怪的表情死死的盯着陈玄鹤。

“玄鹤,你怎么能这样不辞而别,你有想过你不辞而别后,我怎么和族内交代。”

“你有想过如果老祖知道你失踪,伤势加重了,族内怎么办。”陈青松一脸痛心失望的看着陈玄鹤。

陈青送说完,陈青山继续说道:“是啊,是啊,玄鹤你怎么能这样做,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现在不是普通的陈氏子弟,你是陈氏新生代的筑基种子,你怎么能如此鲁莽行事。”

陈青山说完,陈青鸳说,说的也是这番说辞。

听到这些话,陈玄鹤没有反驳,而是静静的听着,等着自己的几位长辈消气。

做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这次确实是陈玄鹤他错了,为了去纷站岛,而不辞而别,离家出走,受到几句训斥也是对的。

.............

陈玄鹤就这样听着训斥了许久,在几位长辈批评完,渐渐消气的后,他轻声细语的说道“诸位叔姑,我这不是没事回来了吗?”

“我不但回来了,还给你们带来了惊喜,你们看。”说着陈玄鹤拿出自己的入岛令,入岛令上清晰的写着。

南海陈氏、陈玄鹤、天骄人榜第九十八名。

“我前去也是为了给族内在天源拍卖场争取一个折扣,现在九五折,咱们给老祖买炽焰丹治疗寒毒的话,至少能省一万块下品灵石。”

陈玄鹤话说完。

眼前的几人气意更盛陈青鸳脸上挂起寒霜“区区九五折算什么?难道玄鹤你觉得你在陈氏只值一万块下品灵石吗?”

“一万灵石大不了我们再辛苦一年,但若你去纷站岛出了意外,你让对你抱有重望的我们和老祖如何是好。”陈青鸳痛心的看着陈玄鹤。

陈玄鹤听到此话,一时鸦雀无声,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只能说自己的思想和族内的长辈不太一样吧,他们喜欢稳妥行事,而自己喜欢激进一点行事,两者无关对错,只是三观有些不同。

陈玄鹤没办法反驳,再说虽然长辈在训斥陈玄鹤,但是每字每句都透着心疼和关怀。

所以陈玄鹤也没有顶嘴反驳,就静静的聆听长辈的训斥。

等几位长辈训斥过一段时间,气彻底消了后,他们的脸色逐渐变得祥和,和前世那些找到离家出走孩子的家长般,先责备辱骂,责备后又开始心疼。

一脸祥和的陈青鸳“玄鹤,你这段时间在纷战岛,有没有受伤,在哪里过得苦吗?”

听到此话,陈玄鹤心中涌入一股暖意,“青鸳姑,没有,我没啥事,虽然受了点伤,但并没有受什么大伤,伤势全部都好了。”

听陈玄鹤说完,陈青鸳的脸上心疼之意更浓,同时她内心思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的太重了,陈玄鹤去纷战岛给家族争取荣誉,争取折扣。

而自己却在他带着荣誉回来的时候训斥他,自己到底是不是做的又有点过分,想着这些,陈青鸳脸上神情复杂,吞吞吐吐想要说些什么,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在陈青鸳纠结万分的同时,陈玄鹤看出了她的纠结,找了个台阶给她下。

“青鸳姑,我在那里没睡过一个好觉,现在十分疲惫,若是没有什么事,让我去楼上好好睡个觉,可以吗?”

“行,玄鹤,你先上去睡吧。”陈青鸳表情复杂的回应。

陈玄鹤听到回应,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到二楼,找到一个床趴到床上后,一秒打起了呼噜,他之前没有说谎,他在纷站岛的这两个半月,他确实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觉。

在山洞里,虽然能抵御部分寒气,但冰冷的空气还会向山里倒灌,陈玄鹤依然睡不着觉。

只能用修炼抵御漫漫长夜。虽然修炼后,陈玄鹤依旧精力十足,但这打鸡血样子两个半月。

陈玄鹤身上也有一种挥之不去的疲惫感笼罩心头,疲惫感加上这么多天斩杀妖兽每次血液飞溅给陈玄鹤带来心理压力。

导致陈玄鹤现在真的需要好好的睡一觉,整理一下心态。

“呼,咕噜咕噜”

楼上陈玄鹤的呼噜声传到楼下,听到这个声音楼下的陈玄鹤的众位长辈彻底放心。

在此之前他们还是有点害怕陈玄鹤骗他们不睡觉,再次跑出去。

现在听到陈玄鹤的呼噜声,他们彻底放心。

放心了他们将陈氏灵鱼铺的大门打开,再次营业。

陈玄鹤这一觉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再次清醒后,就已经到达了第二天的白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