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潜修 天骄榜九十八名。

第二天,天一亮,陈玄鹤从山洞中走出,走出的陈玄鹤还是和昨日一样,点燃了一根引兽香。

点燃后,陈玄鹤爬到树上,一边翻阅着昨天筑基修士卖给他的妖兽大全,一边等待着妖兽上钩。

一刻钟的时间,树下来了一个一米长,一米五高,一米宽大小的虾形妖兽。

看到妖兽过来,陈玄鹤将妖兽大全一收,默默的移到虾的上方,到了上方后,默默将灵气注进玄木剑中。

呲,一击必中,陈玄鹤随着玄木剑,剁下,狠狠的踩在了妖兽身上,鲜血溅了陈玄鹤一脸。

这次陈玄鹤的玄木剑轻松扎中了妖兽,但不是致命伤,这个妖兽没死透,还是在疯狂的挣扎。

“滋!嗷!”没死透的妖兽疯狂嘶吼,乱抖想要把陈玄鹤晃下去。

就在此时,快要被被妖兽抖掉的陈玄鹤,甩出金刚符,叠加到身上,叠加后,陈玄鹤力量防御立刻暴增。

暴增后的陈玄鹤抓紧玄木剑,顺着妖兽摇晃的位置滑去。

陈玄鹤滑下去的同时,玄木剑顺着往下滑的陈玄鹤在妖兽体内向外切割的甲壳。

咔嚓,咔嚓,甲壳碎掉的声音频频响起。

随着甲壳声音不断响起,妖兽的挣扎力度越来越弱。

感应到这个感觉,陈玄鹤笑了,他没有浪费时间。

既然虾没力气不晃他下去,那就自己下去,陈玄鹤抓紧玄木剑注入灵气,顺势一倒。

随着陈玄鹤倒下,玄木剑将此虾直接一分为二。

这次很轻松,陈玄鹤将练气中期的妖兽三招之内拿下。

当然,这都是收取了昨天的教训和经验,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第一开始就放大战,直接把妖兽打残,打残后再慢慢收拾。

就这样,杀完这个妖兽后的陈玄鹤稍作休息,将虾放进储物袋里后,就开始了修炼剑术。

一修炼就修炼到了晚上,到了晚上筑基修士来了就卖灵石,登战绩,夜里晚上就行功法。

就这样接下来的两个半月陈玄鹤都是这样枯燥的循环这个日子在奋战岛潜修。

……..

两个半月后的陈玄鹤在每日杀一只妖兽,斩杀了七十五只练气中期的妖兽后,成功的成为了天骄榜人榜的的第九十八名。

虽然他没有斩杀练气后期的妖兽,但是他杀的练气中期妖兽多~

同时陈玄鹤在每日刻苦修炼剑术和每日吸收灵石的修炼下。

陈玄鹤的基础剑术来到了大成阶段、离大圆满只差一步之遥。

修为也是来到了练气六层的瓶颈,突破后就正式成为的练气后期的修士。

另外他买的妖兽,刨去修炼,两个半月也存下来二千九百块灵石。

这两个月在纷战岛收获,陈玄鹤很满意,满意的他踏上了回天源海岛的传送阵上。

但他不知道的是在纷战岛之外,天源海岛的灵鱼铺现在炸开窝。

原来,在两个半月前,陈青松他不吭一声离开陈家灵鱼铺的同时。

起床的陈青松发现他不在时,就第一时间在天源海岛上寻找他。

寻找他无果的陈青松只好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踏上了传送阵回到了陈氏海岛。

到了陈氏海岛后,陈青松没敢去找陈氏老祖陈守业询问陈玄鹤是否回族了。

而是找到了陈青鸳询问,在听到陈青鸳回答的没有。

陈青松的心一下悬了起来,担忧,担心,害怕种种情绪直接交织在了陈青松的心里。

陈青松他担忧,担心,害怕,陈玄鹤不但是他的后辈,更是陈氏新一代中的栋梁。

随着陈青松不断的焦虑,他的脑中浮现出各种陈玄鹤死亡的画面。

随着陈青松脑海中出现在这些画面,他的脸部表情有点扭曲,引起了陈青鸳的注意。

陈青鸳向陈青松问到是否是陈玄鹤出事了。

听到这个,陈青松只能压抑着脑中的猜想,随便找了个拙劣的借口说陈玄鹤在他那里闭关突破,敷衍了过去。

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

过了两个半月,族内陈青鸳、陈青山见到陈玄鹤迟迟不回陈氏灵岛。

来到了天源海岛,到了海岛他们直奔陈氏灵鱼铺。

到到达灵鱼铺没有发现陈玄鹤时,他们立刻逼问陈青松。

没有办法,陈青松只能将陈玄鹤失踪的消息告诉众人。

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在陈氏灵鱼铺的几人瞬间和陈青松当时一样,担忧,担心,害怕,直接涌入心头。

担忧过后,几人赶紧对了一下词,统一了一下口径。

毕竟,这事不能让族内的老祖知道,若是老祖知道,恐怕这事会让他的伤势再一次加重。

就在几人统一口径的同时,陈玄鹤回到了天源海岛。

陈玄鹤刚前脚回到天源海岛,出现在建筑群里。

那个两个半月前被他斩断三缕头发的那个修士,就气势汹汹的走到了陈玄鹤身边。

走到陈玄鹤身边后,他指着陈玄鹤就说道:“大哥,就是他,就是他两个半月前拒绝加入咱们的队伍,还嘲讽说咱们队伍很垃圾。”

那修士说完,身后走出一个一脸横肉,脸上有一个刀疤的壮硕男子走到陈玄鹤面前狠狠的瞪着他说道:

“是你吗?臭小子,你胆子很大啊,居然敢嘲讽我的队伍,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天骄人榜九十九名的天骄吗?你是找死吗?”

听到此话,陈玄鹤轻蔑一笑。

虽然陈玄鹤并没有说他们做过的事,但人家现在都欺负到头上了,陈玄鹤也不想任人羞辱,在纷战岛的这些天,陈玄鹤的血性早已被全部激发出来。

陈玄鹤眼睛一瞟、眼神轻蔑的对上壮硕男子“天骄九十九很强吗?再说你的天骄人榜九十九应该是之前的事情了吧,现在你应该不是天骄九十九了吧。”

陈玄鹤此话说完,仿佛踩到了壮硕男子的老鼠尾巴,他的脸瞬间羞辱的通红!“老子今天名次才掉下去,明天老子就可以杀回去,倒是你,一个无名之辈,居然敢嘲讽我,老子要和你决斗、生死斗。”

听到此话,陈玄鹤轻蔑一笑拿出自己的入岛令放到壮硕男子的眼前“是吗?不好意思,我不是无名之辈,你的名次是我挤下去的,不好意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