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骄榜 纷战岛

到达三个石柱中人榜面前陈青松指着榜单陈玄鹤看。

人榜第一、天源、剑狂、李太甫、练气巅峰,斩杀筑基前期妖兽六只、练气后期妖兽四十二只、练气前中期妖兽七十三只。

人榜第二、南海、王氏、王伟、练气巅峰,斩杀筑基期妖兽五只、练气后期妖兽三十八只,练气中期妖兽六十一只。

……..

人榜前十,每个人都有一个斩杀筑基妖兽的战绩。

在往下看去一眼看到最后,人榜第九十九名、练气六层、斩杀一只练气后期妖兽、四只练气中前期妖兽。

看到此处,陈玄鹤得到玄木剑的喜悦兴奋悄然消失。

人榜最低的天骄都斩杀过练气后层妖兽。

可陈玄鹤没有却没有,也就是说,即使陈玄鹤有了一品巅峰法器自己依然在南海里练气期算不上号。

一瞬间,一股挫败之意涌上陈玄鹤心头,脸上本来的笑容瞬间拉垮了下来。

看着榜上的名字,陈玄鹤瞬间有种想要立马上榜的冲动。

冲动的念头浮现,陈玄鹤就再也压制不住。

它仿佛如伊甸园的苹果一样一直在诱惑着他。

压制不住就不压制了,人生得意须尽欢,憋什么的,陈玄鹤不考虑。

想明白的就陈玄鹤张口问道:“青松叔这个榜单怎么上,那些妖兽难道谁那个妖兽头就算是击杀吗?那样的话万一有人在别人手上买怎么算。”

听到陈玄鹤的话,陈青松下意识的说道“自然不会,他们去的是天源宗准备好的纷战岛。”

“纷战岛,并不是指一个岛屿、而是天源宗在南海各地设立的小岛。”

“每个小岛里都有引兽香、引兽香会吸引来海上妖兽,同时每个小岛上的引香兽吸引来的妖兽修为都不同。”

“想要成为天骄就可以申请去往纷战岛。”

“当然,天源宗建立这个天骄榜也是有目的的。”

“目的就是,清剿南海妖兽、南海妖兽众多,若没有天骄在纷战岛斩杀众多妖兽、那每十年一次海兽暴出现的妖兽多上数倍!”

“当然天骄们,为南海做那么大的贡献!也有他们的好处。”

“天骄榜个榜前十、在天源拍卖会拍卖东西八折。”

“十一到五十名九折、五十到九十九名九五折、”

“当年咱们老祖,就是成为了天骄榜前十,然后用斩杀数百只妖兽的十四万灵石,在天源拍卖会买到的二品巅峰功法《青木玄元诀》”

听着陈青松的讲述,陈玄鹤逐渐明白了天骄榜如何上榜。

既然知道了如何上榜,那陈玄鹤心中的第一想法就是申请去纷战岛斩杀妖兽想办法上榜。

陈玄鹤他并不是鲁莽,虽然向上天骄榜是刚涌出的念头。

但刚才听了陈青松的话,他更下定决心要去纷战岛斩杀妖兽。

修仙、修仙、难道一辈子都不会战斗吗?

现在逃避,难道七年后的海兽暴乱会不来吗?

三年前一个筑基妖兽连同三个练气后期妖兽就把陈氏闹翻了一个天。

七年后海兽暴乱如果来两三个筑基妖兽怎么办?

到时难道自己有没有对战妖兽经验,坐以待毙吗?

不坐以待毙最好的选择,就是在纷战岛斩杀妖兽,积累对战经验。

并且现在去纷战岛用的是引兽香,引兽香可以自己选择对战妖兽的修为。

到时自己刚开始只选择选择练气中期的妖兽练手即可。

陈玄鹤自己的练气中阶修为再加上老祖传下来的二阶巅峰功法灵气比普通功法充裕。

再加上一品巅峰法器玄木剑、还有小成的基础剑诀、这对付练气中期的妖兽绰绰有余。

哪怕遇到练气后期的妖兽,陈玄鹤也能一战。

思绪收回。

下定决心,思考清楚的陈玄鹤第一时间对一旁的陈青松问道:“青松叔,你知道在哪才能去天源宗准备的纷战岛吗?”

听到此话,陈青松从沉浸的自豪感中缓过神来。

立刻皱起了眉头看着陈玄鹤“玄鹤,你要做什么,你可别给我说你要去纷战岛啊。”

“咱们族内,现在本就子弟稀少,你可千万别想冒这个险啊!我不想做陈家的罪人!”越说陈青松越激动。

激动的陈青松的摆着手,拽着陈玄鹤往回走“玄鹤,你不要想去纷战岛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你怎么才能去的。”

被拽着往回走的陈玄鹤一脸无奈,一会就回到了陈家灵鱼铺。

……

时间悄然划过,来到了黄昏。

黄昏时分,在陈家灵鱼铺的修士全部离开后。

陈玄鹤看陈青松情绪不再激动之时,把陈青松拉到了二楼轻声细语的缓缓说道:“青松叔,我不是那么冲动的人,你先听我说。”

“你放心如果我说完,你还是觉得我不应该去纷战岛的话,我绝对不会再提此事,你看成不。”

说完,陈玄鹤悄悄观察着身边的青松叔,只见陈玄鹤说完,本来情绪已经稳定的陈玄鹤脸上再次皱起了眉,同时准备张口拒绝听陈玄鹤长篇大论。

看到陈青松准备张口,陈玄鹤快人一步,先一步强硬的向陈青松问道“青松叔、纷战岛的引兽香是不是可以自己选择,回答我。”

“是。”

“那我是不是可以选择吸引练气中期妖兽的引兽香,回答我。”

“是。”

“那,陈青松你觉得修炼二品巅峰功法一个练气中阶的修士,拿着一品巅峰的法器是不是很轻松就可以战胜练气中期的妖兽,回答我。”

“呃,呃,”陈青松听到此话反应了过来,明白了陈玄鹤的套路了,知道自己说什么都不对了时,就支支吾吾不愿回答。

陈玄鹤看到陈青松这种状态,无法反驳,就笑了,他这一招三连问是和前世的新闻工作者学的。

前世的新闻工作者那么厉害,靠的就是这一招,你问我答。

只要问,就要回答。

只要回答,就有纰漏,有纰漏就会被问题的人抓住节奏。

只要抓住了节奏,就可以继续问题里埋坑,让你掉进陷阱无法反驳。

没有办法反驳,目的就达到了。

就好比刚才,陈玄鹤的第一问题就给陈青松埋坑了,陈青松也直接进坑,让陈玄鹤抓住了节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