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品巅峰法器 玄木剑

说完那修士大手一挥将火炉下的火熄灭,同时手轻轻一拍,炉中一下飞出五个灵韵充足的上品法器。

看着这个修士轻而易举的练出五个上品法器,陈玄鹤有点愣住。

法器有那么容易就能练好的吗?

一边说话,一边练器,还能一炉五个上品法器。

那修士见陈玄鹤愣住了,就没有理会陈玄鹤

拿起来陈玄鹤放到他面前的柳叶剑,大概试了下重量,又还给了一旁的陈玄鹤。

“可以了,我知道你要什么样的剑了、若你觉得价格可以,就前面付款,不可以也请离开这个房间。”

听到此话,陈玄鹤回过神来,回答了句“要。”

回答完,陈玄鹤转身离开房间,没有异议的准备去付款。

刚才房间内修士一边说话一边练器的精湛手法已经征服了陈玄鹤的内心。

手法那么精湛的修士给自己练器,陈玄鹤放心。

走到门外,陈玄鹤付给小二两千块下品灵石后。

在一旁跟着的陈青松向陈玄鹤说道“行了,玄鹤,既然已经付完款我们就别在这待着了,炼制一柄至少需要两三个时辰。”

“咱们再在这里待着也没啥意思,你往日也没来过天源海岛,刚好我带你逛逛。”

“可,青松叔,房间里练器的人练器师说一个时辰都能练出来啊。”陈玄鹤一脸疑惑。

听到陈玄鹤疑惑的声音,陈青松先是愣了一下,愣过后拍了拍陈玄鹤的肩膀用羡慕的语气说道“玄鹤,你的运气也好了,给你练器之人应该是这练器阁的三阶练器师。”

“也是此店镇店之人,紫府修士龙泽散人。”

“毕竟,普通的一阶练器师练一品巅峰法器至少需要三个时辰。”

“二阶练器师最少也要两个时辰,只有三阶练器师才能可能一个练出来一品巅峰的法器。”

“三阶练器师练出来的法器不用想,肯定是同阶之中的佼佼者,玄鹤你这运气也太好了。”

说完陈青松眼神中的羡慕呼之欲出,看的陈玄鹤都觉得自己是气运之子了。

…….

接下来,陈青松没有再提带陈玄鹤逛逛的话,两人安静的在院子里的等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那个房间打开,一个刚才在屋里烧炉的男子拿着陈玄鹤定制的剑来到院子里。

那男子来到院子里后看到陈玄鹤,脸上出现一幅羡慕嫉妒的表情。

摆着这个表情的男子将剑递给陈玄鹤酸溜溜的说道:“诺,此剑乃玄木做剑芯、木系精铁做剑刃、能最大程度让木系灵气,在剑内流畅挥发。”

“剑名非常简单、玄木剑、在一品巅峰中也算是精品,希望你万不要埋没了它。”

听到这男子酸溜溜的话语,陈玄鹤没有理会他,酸又能如何,灵剑是自己的,他又没有办法怎样。

陈玄鹤接过玄木剑拿到手上后,先是拿它习惯性的挽了一个剑花。

然后拿出自己之前的铁剑,向天空上抛去。

铁剑降落的同时,陈玄鹤在不用灵气驱使玄木剑的同时,轻轻的向铁剑斩去。

咻!一声铁剑直接拦腰截断,分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削铁如泥。

不错,不错,不愧是上品巅峰的法剑中的精品,这威力陈玄鹤十分满意。

有了这把法剑,陈玄鹤下次就能多挡住陈青鸳几招。

说不定还会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呢。

“玄鹤,这柄剑确实是一品巅峰法器中的精品”

“往日我也收到过一品巅峰法器,如若不用灵气,不使劲的话,没n那么容易击碎这种普通铁剑。”

“两千块灵石,你真的走大运了。”陈玄鹤一边羡慕一边开心说道。

这个便宜是陈玄鹤在赚,陈玄鹤又不是别人,是陈氏家族的人,四舍五入这便宜就是自己在赚。

“嘿嘿,确实运气好,对了青松叔,你不是说带我去逛街吗,走呗。”陈玄鹤笑着将话题扯开。

扯开话题的同时,将之前陈青松给自己的柳叶剑还给他。

还给他后,陈玄鹤用玄木剑划开手指,滴血认主,滴血认主后,陈玄鹤和玄木剑产生了一些冥冥之中的一种联系。

感应到这份联系,陈玄鹤控制将玄木剑中的灵韵自隐,让它隐藏成一个普通法器。

陈青松接过陈玄鹤手中的柳叶剑,“行,走吧我带你好好转悠转悠着天源海岛。”

就这样陈青松带着陈玄鹤走出练器阁,走出后一边在街道上走着一边和陈玄鹤介绍道“这是柳氏酒楼、他们的族地也在南海,离咱们族地岛屿三百八十海里。”

“那是,王氏炼丹阁,主要卖丹药,他们族地离咱们岛屿六百八十一海里。”

一路上,两人走走笑笑,很快来到了天源海岛的中心位置。

到了中心位置,中心位置是三个石柱,左边是一个富丽堂皇面积十分大通体玉石的一个拍卖行。

来到此处,陈青松先是指了指那个拍卖行说到“此处乃是天源拍卖行、归属于天源宗。”

他们的拍卖会分为天级、和地级别。

天级、一年一次,拍卖的东西都是金丹、紫府修士所用之物。

地级、半年一次、拍卖的东西都是筑基、练气修士所用之物。

以往筑基丹就会在半年一次的地级拍卖会上出现。

介绍完这个,陈青松又将目光注视到了那三个赫然矗立的三个石柱。

陈青松注视的目光中有羡慕、有自豪、有缅怀、众多情绪交织融合在陈青松的目光里。

“玄鹤,这三个石柱乃南海天骄榜!天源宗所立。”

分为天、地、人、三榜。

天榜、紫府修士。

地榜、筑基修士。

人榜、练气修士。

咱们陈氏开山老祖,在当年最好的记录分别是。

人榜第七、地榜十四、那是咱们陈氏最辉煌的时代,越说,陈青松越激动,越说他眼中的自豪感更盛。

“玄鹤,你知道怎么上这个天骄榜吗?”

此榜单只看战力,不看灵根、

而战力的体现,就是斩杀妖兽。

陈青松说着,带着陈玄鹤往石柱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