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肆无忌惮的梦

回到21区,来到职工宿舍楼下。

白鸦担心,自己失踪1天多的时间,会不会被注意到呢?

时间是黄昏,外面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他进入职工宿舍,和门卫打招呼,对方笑着打招呼,并没有特别反应。

白鸦注意到,楼道里没人。

正常时间点,应该有很多预备役回来。

想到哥斯拉鼠之前搞破坏的事情,白鸦大概明白,安全小组的人怕是都被派出去,维护治安之类的。

这就放心了。

回到自己房间,刷卡开门,还没开灯,就有人扑过来,他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扑倒在地。

艾尔雪坐在他身上,抓着他衣领激动喊道:“白鸦!你去哪里了!?怎么突然就失踪了?电话不接,短信也不会!我……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拐走了呢!”

少女的双目泛着泪花,却忍着不哭出来。

白鸦心有所触动,他直起身子,伸手擦拭少女的眼角道:“遇到一系列的麻烦事情,腕表坏掉了,所以没接到电话,真是抱歉。”

“什么事情?”艾尔雪噘嘴。

白鸦笑道:“蛮复杂的,我饿了。”

艾尔雪用袖子擦擦眼角,露出灿烂笑容道:“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你做的我都爱吃。”白鸦回答。

“嗯!~”

艾尔雪起身,又忽然坐下,压住白鸦的身体,抓住他衣服嗅了嗅,大眼睛眯起来。

白鸦表情一僵。

艾尔雪:盯~

“你听我狡辩……啊,不,听我解释啊,事情很复杂,一会儿给你解释。”

白鸦回房间洗澡,换身干净衣服后来到艾尔雪房间。

少女已经做好4菜一汤。

白鸦一边吃饭一边乱编…不,解释,从挽救一个失足少女开始,被连续不断事情困扰到现在。

他觉得自己编故事的能力很强,至少艾尔雪相信了他的话。虽然他感觉有些对不起少女,可是有些事情不能说。

“白鸦,你好厉害哦,又是修电脑,又是心理疏导,又是修下水管,还能拆飞机……”

“小意思…咳咳,旷了两天半班,魔术师不会打我吧?”

“我发现你不见后,就告诉了魔术师,可是有怪物入侵,安全小组都被派遣出去,没有人手能去找你,魔术师让我找,可我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艾尔雪拿出腕表道:“对了,要对魔术师说一声。”

失踪的事情蒙混过关。

魔术师听了白鸦解释后,也没有追问,只是让两人明天过来帮忙。

吃过晚饭,在少女房间待了一会儿,他返回自己房间休息,这两天在外面休息不好,今天早早躺下休息。影子还在消化两个肉块,源能充盈,内部的源石要用一些时间才能取出。

这次行动很顺利,等莉莉丝弄到厄鼠基地的信息后,就去抄厄鼠的家,等他有钱了,先订购一批源能武器。

不知不觉间,白鸦陷入梦想。

……

莉莉丝坐在王位上,头戴王冠,穿着华丽的公主裙,黑丝包裹纤细长腿,单手撑着下巴,翘着二郎腿,脚尖勾着水晶高跟鞋,来回摇晃。

白鸦半跪在地上,穿着礼服,头上长着狗耳朵,背后甩着狗尾巴。

莉莉丝踢掉水晶鞋,用脚蹂躏白鸦,怪笑嘲讽:“真是低贱的小狗狗,被主人蹂躏还这么开心?”

白鸦抱着莉莉丝的脚,虔诚的说道:“请女王大人惩罚。”

莉莉丝‘哦哈哈哈!’的笑,一边踩踏蹂躏,一边语言羞辱,女王的风范展现淋漓尽致。

可过了一小会儿,白鸦忽然停下动作。

他抬头无意识的询问:“这是在做梦吗?”

莉莉丝表情僵住。

白鸦茫然的四处环视,自答:“是在做梦。”

他的意识复苏,混沌的眼神瞬间清明。

“你你你……醒梦扳指……怎么会?!”莉莉丝惊恐后退,所在王位角落。

白鸦低头,站起身来,低声道:“果然啊……”

他的狗耳朵和狗尾巴收缩,消失不见,微微抬头,居高临下的冰冷目光盯着莉莉丝,冷声道:

“你果然可以入侵梦境。”

“什么梦境,我不知道……”莉莉丝拼命摇头否决。

白鸦冷笑道:“哼,从很早前,我就开始防着你这一手,有意识的训练自己质疑现实。当我开始信任你后,你果然可以入侵我的梦境潜意识。”

“你看这个……”

莉莉丝忽然取出一个吊坠,白鸦光速抢过来丢到一边,还按住莉莉丝的嘴,不让她说话。

他俯身凑近莉莉丝道:“你觉得我还会给你机会吗?”

莉莉丝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发出小狗一样可怜的呜呜声,像是在哀求。

白鸦冷笑道:“女王大人,刚才玩的很开心嘛?现在,换我了。”

莉莉丝表情瞬间变成惊恐,使劲挣扎起来。

……

电子闹钟发出叮叮叮的声音,白鸦眼皮动了动,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看着前方发呆。

大脑有些宕机。

好一会儿才清醒一些。

他揉揉太阳穴,混沌的记忆变得清晰了几分。

昨晚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莉莉丝想欺负他来着,被他按住给反杀了。

他可以肯定,莉莉丝能入侵梦境。

梦魇的称号果然不假。

为了防止这家伙在梦里搞破坏,潜意识里篡改认知等,白鸦早就开始用训练清醒梦的办法,给自己预备醒梦扳指,让自己在梦境中也可以清醒过来。

没想到真的用上了。

在梦境之中,他做事情自然肆无忌惮,狠狠教训了莉莉丝,他应该会留下深刻印象吧?

白鸦把被褥丢入洗衣机,然后去洗澡,他洗到一半时,莉莉丝给的通讯器响了。

影子卷过来一看。

两字:

去死。

通讯器开始狂响,一串‘去死’刷屏。

白鸦不屑一笑,把通讯器收入影子里,继续洗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