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新生活

如果有特定武器配合,充能在某种意义上确实很变态,但前提是,有强力武器,还是可以和他能力互动的,特定类型的武器。

先决条件苛刻。

“也许吧。”白鸦回答。

“高层在研究的天使战衣,如果没有能源问题的话……”魔术师小声碎碎念,最后苦恼的抓头道:“怎么越想越感觉你的能力变态,明天好好测试一下。”

两人说话间,电梯也到了负一层。

白鸦道:“大哥,现在去哪里?”

魔术师摆手道:“停停停,别叫我大哥了,我感觉我消受不起了,你还是叫我魔术师吧。”

魔术师伸出胳膊,想和白鸦勾肩搭背套近乎。

只是一头高的身高差。

他的短胳膊……

魔术师自闭的收手。

白鸦尬笑。

就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有人认你当大哥,你还不乐意了这?”

白鸦和魔术师抬头看去。

前方十多米外,站着两个女人。

一个身高近1米9,穿着短衣上衣,虽然裸露的皮肤很白,可身材魁梧,浑身肌肉,男人看了都羡慕的体魄上,顶着一张清秀容颜,笑容爽朗,红发盘起,干脆利落。

另外一个1米6,穿着厚重的军服,黑发披肩,乱糟糟的,皮肤苍白,颜值在线,但呆滞死鱼眼+严重黑眼圈十分破坏美感。身上散发着极度危险气息,生人勿进。

看到两人,魔术师热情的打招呼:

“呦~芭比,死神,任务完成了吗?”

被称为芭比的是肌肉女。

死鱼眼是死神。

芭比露出洁白牙齿,笑容闪亮,大咧咧的道:

“一只小棘龙而已。”

她饶有兴趣的打量白鸦,问道:

“这小子是谁?你弟弟?长得挺帅的嘛。”

一旁死神的戳着腕表,漫不经心的道:

“他弟弟会有这么高吗?”

魔术师:……

“会有这么帅吗?”

魔术师:……

“有道理。”芭比拍手点头认同。

死神扫了芭比一眼,又看了看腕表上的信息道:“你也放弃吧,你们差了16岁,想啃嫩草也要有个限度。”

芭比:……

“下周联谊我会帮你报名的,第42次。”

芭比:……

魔术师和芭比差点蹲墙角画圈圈。

死神嘴角勾了勾道:“能力有点意思,回头见,预备役成员。”

“是。”

白鸦不自觉的立正。

死神点头示意,走进电梯。

“等等我。”

芭比赶快跟上,还回头对魔术师和白鸦挥手打招呼。

电梯关门。

魔术师揉脑袋叹气。

“她们是谁?”白鸦询问。

“金刚芭比,死神,都是正式成员,我们小组最强的疯婆子组合。”

魔术师笑着解释,又补充道:

“正式成员一般是两人一组,她们两个擅长强攻,有什么棘手怪物丢她们,分分钟搞定。”

“你和人偶是一组吗?”

“嗯,我们能力万金油,什么都能应对,走吧。”

两人在车库穿梭,最后上了一辆看上去很炫酷的车。

魔术师卡车。

白鸦坐副驾驶上。

车子刚起步,魔术师想到了什么,提醒道:“哦,对了,芭比和死神还担任预备役教官职位,你可要小心了。”

“是……”

白鸦点头。

只是他不清楚,魔术师口中的小心,是指的哪一方面。

“走吧,先把你安顿下来。”

下午时间,白鸦跟着魔术师办理手续。

他没什么私人物品要拿。

贱民没有私人财产。

身份卡重新办理,从贱民用的身份卡直接升级为高级公民卡,开启个人银行账户,还有乱七八糟的权限。

魔术师一并帮他弄好。

在方舟,没有实体货币,交易使用的是官方数字货币,直接绑定个人身份卡。

预备役成员待遇很好。

包吃住,每个月发1w数字币的基础工资,还有绩效提成,属于超高薪行列。

居住的地方是职工宿舍。

单人单间,30平米,高科技房间,有各种结构压缩,拎包入住。

白鸦暂时没钱。

魔术师借给他1w数字币,置办了一些日用品、衣服、电脑、通讯腕表等基础生活必需品。

一直到晚上8点。

所有事情都安顿了下来。

白鸦坐在宿舍沙发上,看着手中身份卡,房间卡,工作卡发呆,再看看身上新衣服,一时间有些恍惚。

昨天,他还睡在拥挤的8人宿舍。

吃着营养膏。

没地方洗漱。

过着连厕纸都没有的生活。

现在,他有一种从野蛮回归文明的错觉。

魔术师瘫在沙发上,很累的样子,他对肩膀上一动不动的人偶道:“人偶,一起出来吃饭呀,我们去庆祝白鸦加入。”

“不了。”人偶回答。“我在追踪惊鼠的去向和来历。”

魔术师又尝试劝说。

人偶都拒绝。

最后他无奈站起来,对白鸦道:

“走吧,咱们去喝一杯。人偶她就这样,社恐自闭不爱说话。”

“没事没事,这次我请客。”

白鸦起身,发出邀约。

魔术师帮他引荐,又忙前忙后帮他安顿,之后要一起行动。

这个人情可不小。

“那我就不客气了,去粉色玫瑰!”

魔术师嘿嘿怪笑。

这笑容,白鸦忽然有些后悔。

下楼驱车,抵达酒吧。

粉色玫瑰这个名字不太正经。

到了酒吧,却发现这里是复古风格,很正经的样子。

人不多,环境清幽。

格调奢华,一看就是高级场所。

两人来到吧台。

老板娘是一个大美人。

穿着布料很少的礼服,大片雪白皮肤裸露在外,瀑布般的粉色大波浪,身材婀娜多姿,长相妩媚妖艳。以优雅的姿势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个长烟斗,吞云吐雾。

一靠近就能闻到醉人的香水味。

香味淡雅不刺鼻,给人感觉非常舒服。

魔术师坐在吧台,举着手道:“玫瑰玫瑰,给我来一杯血腥玛丽!”

“晚上好,魔术师先生。”

被称为玫瑰的女人礼貌问好,露出动人的微笑,她视线后移,落在白鸦身上,笑容更是妩媚。

“晚上好,白鸦先生,要点什么呢?”

白鸦愣了下,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魔术师接话道:“玫瑰也是安全小组的正式成员。你的事情被发群消息,大家都知道。”

“这样啊……我来一杯柠檬水吧。”白鸦道。

“来酒吧喝柠檬水,你是小孩子吗……呃……嘶嘶……忘了你真是小孩子。”

魔术师吐槽道一半,忽然意识到,面前的男孩年龄15,确实是孩子。只是这一路过来,白鸦各种行为细节,让他默认对方是同龄人。

正式成员年龄普遍30。

“竟然来了酒吧,不来一杯可惜了呢。”玫瑰捂嘴轻笑。

白鸦道:“那姐姐给我推荐一款酒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