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吃席了

今天驻地的氛围有些紧张,后院的公务用车几乎都被开走,从高处向下看,空荡荡的。

有什么事情发生。

白鸦想起昨晚的遭遇。

他查看威胁信息公告栏。

果然,威胁点的数量,又在一夜之间多了十多个。

他犹豫一番后,还是给魔术师发信息询问请,结果,魔术师回了一句:“停职就好好停职。”

之后就不理他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在干什么。

白鸦只好做自己的事情。

下班时间。

驻地门口。

艾尔雪藏在白鸦身后,警惕的看着唐娜,鼓着腮帮子。

唐娜一脸受伤的表情,伸手道:“雪儿……”

艾尔雪立刻缩在白鸦背后。

唐娜恶狠狠的盯着白鸦。

白鸦翻了白眼。

早上自己作过分的事情,现在被警觉了怪我咯?

三人一起回到艾尔雪的宿舍。

艾尔雪进入厨房后,哼歌烹制晚餐。

今晚咖喱饭。

白鸦和唐娜在餐厅相对而坐。

“100w,离开她。”

“你电视剧看多了?”

“200w。”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300w!”

“我是那种人吗?”

唐娜拍案而起道:“500w!”

白鸦讽刺道:“大小姐,你以为钱能买来一切吗?”

“你到底想怎样?”

白鸦停顿了下,瞪眼道:

“得加钱。”

“……”

唐娜表情几次变化,最后拔剑,光翼展开,吼道:

“你耍我!”

艾尔雪喊道:“娜娜!不可以胡闹!要不然没饭吃!”

唐娜低头,默默收起光翼和大宝剑,重新坐下,拿起桌上的饼干,恶狠狠的咬了一口。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哼,我超厉害的。”

白鸦继续逗唐娜,一直艾尔雪端上晚餐。

牛肉咖喱饭。

唐娜欢呼一声,拿起勺子开吃,她还和艾尔雪相互喂食,以挑衅的目光盯着白鸦。

白鸦完全没注意到唐娜的挑衅。

他一心都在干饭上。

三人吃到撑,最后全都摸着肚子,躺在椅子上呻吟。

“雪儿厨艺真棒!好撑啊。”唐娜痛苦又快乐的表情。

白鸦道:“吃这么多,会长胖的。”

唐娜表情只剩下痛苦。

吃饱喝足后,训练异能时间。

唐娜全程旁观。

她今天是特意来的。

艾尔雪开始训练,白鸦帮忙补充源能。

3次半的训练结束后,艾尔雪擦着额头汗水,开心道:“白鸦,辛苦了。”

白鸦点头道:“今天就这里。”

唐娜忽然站起来,少女低着头,低垂的黑色发丝遮住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艾尔雪疑惑道:“娜娜?”

唐娜走向门口,拎起的背包,很失落的声音道:“我回去了。”说完推门离开,艾尔雪赶快跟上去。

唐娜下楼,登上一直在等待的私家车,和艾尔雪告别后,她笑容消失,情绪十分低落。

她已经明白。

她没有理由,也没有办法阻止艾尔雪接近白鸦。不仅不能阻止,甚至要帮艾尔雪,牢牢抓住白鸦,甚至她自己也可能需要白鸦的帮助。

战略级价值的异能。

唐娜明白表哥的话。

白鸦并不知道唐娜的想法,他已经回到房间,正在收拾装备。

今晚要继续狩猎。

打开威胁信息公告栏。

威胁点果真又增加了,对比一下威胁点的位置后,他挑选了一个普通街区的威胁点。

用了一个多小时,在目标地点附近下车,辨别地图方向后,步行进入被划分为红色的区域。

这是位于城市边缘,靠近金属高墙的温室耕作区边缘。

刚来到这里,白鸦就发现风暴机动队正在疏散人员,大量的人从前方涌来,在风暴机动队的安排下,向城市内转移。

有事情发生了!

疏散这么多人,波及范围肯定不小。白鸦当机立断,钻到无人无监控的巷子角落,完成变身。

启动火箭腰带。

两个小型喷射器伸出来,喷出蓝色的火焰,强大的推动力下,他贴着大厦墙面飞到楼顶,随后继续在楼顶之间跳跃移动。

火箭腰带给他带来强大机动性。

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就看到几个在大厦见穿梭的飞行器,那是风暴机动队的空中力量,街道上还有坦克和装甲车活动,紧急疏散附近的平民。

远处传来枪声和爆炸声。

白鸦听到后,立刻赶了过去。

从高空俯视。

在街头,风暴机动队正在和一个怪物交手。

那是一个大巴体积的暗红色肉团,伸出无数经络和尖刺发动攻击,破坏建筑。

是苦肉。

一个风暴机动队小队正在发动攻击,只是效果极差,普通热武器打在苦肉身上,如泥牛入海。

苦肉伸出长长的血肉经络,尖端的骨质尖刺轻松洞穿士兵的尸体,再将其拖入体内,壮大自身力量。

步兵边打边撤。

几辆装甲车发出轰轰的油门声,快速的从街道冲出来,车顶架设的大口径转轮机枪开火。

数条橘红色火线刺入苦肉体内,带起大片大片的血花。苦肉嚎叫,伸出血肉经络反击,但装甲车保持移动和安全距离,对着苦肉疯狂输出。

坦克和飞行器向这边集结,只要重武器就位,高爆燃烧弹一放,风暴机动队也能歼灭这只苦肉。

眼看军队要集结完成,异变发生。

街区多处地面爆裂。

数个苦肉从地下钻出来。

坦克被掀翻,飞行器被刺穿拉下天空,装甲车如纸片般被撕碎。一小片街区内,竟然出现8个大型苦肉!

风暴机动队瞬间溃败。

从主动进攻变成逃窜。

这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白鸦站在楼顶,俯视下方忽然出现的大片苦肉,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吃席了!

他从空中一跃而下,像个黑色炮弹,狠狠砸在一个苦肉身上,影子展开,黑色覆盖苦肉表面。

奈何这家伙太大。

吞不下去。

影子开始变形,触手前段变成一张张尖牙利齿的嘴,几百张嘴狠狠撕咬苦肉身躯,粗暴的扯下一块块肉吞下。

苦肉痛苦挣扎。

原地转圈打滚,试图压死白鸦。

白鸦在苦肉身上撕开一个洞,钻入苦肉身体内。影子变成无数利齿,快速切割,撕下来的肉直接吞掉。

苦肉痛苦的打滚,不断扭曲变形,试图将白鸦甩出来。

可惜没用。

影子伸出的无数黑色丝线,刺入苦肉,牢牢的抓着苦肉不放。

其他苦肉见状集中过来。

它们竟然对这个苦肉发动攻击,伸出大量血肉经络,这些血肉尖端是长长骨刺,洞穿挣扎的苦肉身体,将它扎成刺猬,试图杀死内部的白鸦。

白鸦在身体周围展开影子。

这次骨刺飞过来就是羊入虎口,根本伤不到他。几个呼吸间,被他攻击的苦肉只剩下一个空壳,骨刺支撑着最后皮囊。

周围苦肉不知所然的围上来。

白鸦撕开这副空壳,影子变形成钻头,火箭腰带喷射加速,他像是脱弦利箭,扎在十几米开外另一个苦肉体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