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治疗

病房的门打开。

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进入房间,还有人陪同,和医护人员争吵。看清进来的人,白鸦转身用被子蒙头。

唐娜和医护人员争吵。

躺在担架上的是艾尔雪。

她的情况有些不对劲,双目紧闭,面色不正常红晕,呼吸很重,十分痛苦的样子。

“必须给我安排!要不然我找人拆了你们的医院!”唐娜情绪激动,大喊大叫。

医护人员很为难,不断劝说。

双方僵持时,艾尔雪伸手,抓住唐娜的裙摆。

唐娜表情立刻柔和下来,俯下身子,握紧艾尔雪的手,眼角泪光闪烁。

“雪儿。”

“娜娜,不可以这样,我没事,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可是……”

“娜娜。”

“我知道了……”

唐娜不在坚持,和女护士一起把艾尔雪搬到中间病床上。

医护人员离开。

房间门关上。

白鸦蒙着被子假装不存在,再仔细想想,自己也没有暴露,怕个球?

连魔术师都蒙过去了。

他探出头,转身看向隔壁床铺。

艾尔雪闭着眼睛,很痛苦的样子,呼吸粗重,不断扭动身体。唐娜坐在一旁,抓着艾尔雪的手,小声哽咽,不停的说对不起。

白鸦感到疑惑。

她应该没有受伤才对。

影子只是压榨她的体力和源能。

可能是感觉到视线,唐娜忽然转头。

两人视线就对上了。

唐娜抹了一把眼泪,恶狠狠的盯着白鸦。

白鸦一惊。

暴露了?

唐娜站起来超凶的骂道:“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她用力拉上床位之间的拉帘,隔开视线。

白鸦放松下来。

还好,没有暴露。

这个妹子明明没xiong却好xiong啊。

白鸦打了个哈气,感觉很困。

昨晚区域污染,搞得他熬夜一晚,刚才又经历恶战,身体还受伤。

这一放松下来,困意席卷。

听着旁边的小声哽咽,他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

黑瞳火急火燎的在走廊上奔跑。

到了病房门口,他没有立刻冲进去,而是停下脚步,深呼吸,调整表情,恢复高冷,展现出日常该有的冰山男神的风范后,才推开房门。

唐娜听到声音,回头看清是来人,一下子站起来道:“表哥。”

黑瞳点头,很平常的语气询问:“你没有受伤吧。”

唐娜擦掉眼泪点头道:“嗯,我没事,可是雪儿她……”

黑瞳走到病床前,黑色眸子中亮起紫色光芒,视检查后道:“强行使用两种力量,还严重透支,现在这两股力量在挣夺源能,只能靠她自己了。”

唐娜不死心的问道:“表哥,真的没有办法吗?”

黑瞳摇头道:“别让她再胡来了,这样下去,迟早丢了性命。”

唐娜低下头,抓着艾尔雪的手不放。

黑瞳盯着失落的表妹,微不可查的叹气,他说道:

“我回去工作了,有事情联系我。”

“嗯……”

黑瞳正要离开,发现病床隔间的拉帘挡着,意识到后面有其他病人,习惯性的扫了一眼,这让他停下脚步。

唐娜抬起头问道:

“怎么了?”

黑瞳没说话,而是走向拉帘后。

白鸦感觉有人在摇自己。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帅气的脸近在咫尺,吓了他一跳。这脸有几分面熟,他很快认出来着身份,这也让他彻底清醒过来。

“老大,你怎么来了?”

黑瞳拉开距离问道:

“你不应该在驻地上班吗?”

“啊,这个……”

白鸦表情僵住。

干私活被老板抓现场。

“事情有些复杂,魔术师会解释的。”白鸦当场踢皮球。

黑瞳盯他看了几秒,没有追问,而是说道:

“过来帮个忙。”

他说罢拉开拉帘,用拇指指了指背后病榻上的艾尔雪。

“用你的能力。”

“我不是医生啊。”

“源能耗尽,不是疾病。”

“源能耗尽?这还有反噬吗?”

白鸦疑惑。

从他这段时间的学习来看,源能耗尽的结果,最多是昏迷无力,感觉难受。只有燃烧生命的源能透支,才会造成不可逆损伤。

“她体质有些特殊,你先来试试。”

“行吧。”

白鸦笑笑,走到床铺边,拉过一个凳子坐下,牵起少女白嫩的小手。

入手冰凉,皮肤光滑,软若无骨。

“你干什么?!不准碰雪儿!”

床铺对面的唐娜像是被踩到尾巴,一下子站起来,

黑瞳立刻道:“娜娜,坐下,别动。”

白鸦也不理会唐娜。

发动充能。

源能进入艾尔雪身,被光速被吸收。

这反应吓了他一跳。

给生物充能不像是物品,活物对外来源能有天然的抵触,输送速度不快,还要另一方配合,甘愿接受才行。可是,艾尔雪的身体极度渴求源能,就仿佛拿块肉,走到两个饿急眼的老虎前,刚进去就被抢夺。

白鸦加大输送功率。

两人牵手地方亮起朦胧光泽。

艾尔雪渐渐平静下来,表情舒缓,呼吸匀称,脸颊上不自然的潮红也退下。

“雪儿。”

唐娜表情阴转晴,伸手摸艾尔雪白净的小脸。

艾尔雪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唐娜,又侧头看向白鸦。

两人对视。

少女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她虚弱的声音道:

“谢谢。”

“不客气。”

白鸦笑着回答。

艾尔雪闭上眼睛,安静的沉睡。

又输送了一会儿源能,少女身体接受速度放缓后,他停了下来。

黑瞳再次扫描艾尔雪,点头道:

“好了,已经没事了。”

“表哥,他是谁?”

唐娜看白鸦的眼神变得柔和,带着几分感激,也有几分尴尬和歉意。

黑瞳道:“预备役成员,白鸦。”

他看向白鸦道:“这是我表妹,唐娜。这是她的闺蜜,艾尔雪。”

白鸦微笑点头。

介绍完后,黑瞳转身道:“我去工作了,那头事情很棘手。”说完就走了,头也不回。

“表哥……”

唐娜起身想挽留。

砰。

房间门关上,只剩三人。

艾尔雪陷入沉睡。

唐娜咬着嘴唇,陷入尴尬的处境。她缓慢的转身,低着头,不敢看白鸦。她刚才情绪激动,态度十分恶劣,可对方转瞬间就治好艾尔雪,这让她感到歉意。

“那个……刚才……”

少女扭扭捏捏的抬头,看到白鸦阴沉着脸,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表情有些可怕。

唐娜吓得后退半步,结结巴巴,细弱闻言道:

“对…对不起啦……”

白鸦站起来,椅子后退发出巨响。他转身走到拉帘后,一把拉上拉帘,隔绝视线。

他没听清唐娜说什么。

昨晚他没睡,刚才被强制弄醒,现在困得要死,躺下又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