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艾尔雪

白鸦奔跑百米距离后,在墙上发现一个缺口。金属墙壁被切开,切口的合金有严重熔化痕迹,应该是激光之类的切割工具结果。

从缺口出去,外面是歌剧院圆形穹顶边缘。

高楼的风很大。

气流穿过大厦间隙,发出呜呜呜的低吼。

周围黑气朦胧,似有怪兽蛰伏。

黑雾遮蔽下的城市,一直如此。

白鸦环视四周。

视线锁定远处的停机坪。

5个袭击者抬着雷妮丝,冲向一个科幻感十足的飞行器。飞行器的引擎已经启动,冒出蓝色光芒。

白鸦立刻冲过去。

现在的状态下,他的速度力量都大幅度提高,奔跑速度极快,宛若黑色猎豹,快速靠近目标。

袭击者发现他,大喊大叫。

两个人转过身,对准他开枪。

影子变成盾牌,将飞来的子弹全部吞没。

白鸦的速度丝毫不减。

飞行器上有人探头,对准他张开五指。

橘红色火光汇聚,旋转压缩,随后砰的一下炸开,喷出一个直径超过1米的火球,带着长长的焰尾飞来。

白鸦没有躲。

影子展开,将火球吞噬,消失无踪。

这个间隙,他已经把距离拉近到15米。猛踏地面,飞跃十多米距离,落在袭击者面前。

影子触手从铠甲上刺出,刺穿5个袭击者的身体后,软化卷住雷妮丝,将她甩到一边安全的地方。

飞行器上的异能者再次发动攻击,又是一枚火球射来。

这次火球直径近2米,呈现淡蓝色。

“没用的。”白鸦低语。

他都没有转身,影子从他背后伸出,张开巨口吞下火球。火球爆炸,影子膨胀起来,又很快干煸,随后收缩回铠甲内。

“不!”

异能者发出惊恐的大叫。

此时双方距离不过3米。

白鸦转过身。

两个斗篷人从飞行器跳出来,斗篷之下,白色骨刃向他刺来。

是昨晚的斗篷人。

白鸦冷哼。

果然和昨晚的袭击有关系。

他举起双手,黑色影子喷出,分裂出无数尖刺,洞穿两个斗篷人的身体,随后用力一拉,将它们拖入胸前。

黑金战甲裂开,化作巨口将连个斗篷人吞下。

他不会吞噬人类,多少有些心理负担,但是对怪物,他可不会留手。

干掉两个斗篷人,他冲向飞行器。

异能者还想发射火球,在对方举起手前,白鸦先一步发动攻击,影子触手洞穿异能者胸膛,将他扔下飞行器。

驾驶员察觉不对。

引擎轰鸣,喷射出蓝色火焰,飞行器往前窜,想要逃走。

白鸦可没打算放过他们。

他进入飞行器呢。

几声凄厉的惨叫,飞行器熄火,向前滑行,落下停机坪,撞在楼顶边缘。

金属门被出踹飞。

白鸦钻出飞行器,从新跳上停机坪。

从发现目标到结束战斗,不足15秒。

他低头寻找雷妮丝,准备带她转移,却看到这个女人拿着一个注射器,刺向自己的心脏!

“你在干什么?”

白鸦一惊,立刻冲上前,抓住女人的手。

可是迟了。

注射器空空如也,里面的液体已经被注入心脏。

这女人该不会是要殉情吧?

白鸦想骂人,他摇晃雷妮丝大声询问:

“你注射了什么东西?”

雷妮丝没有任何反应,呆滞的眼神看着天空。

白鸦查看注射器。

普通医用注射器,没有任何标识。

他可以感受到,女人的生命体征在减弱。

这女人真的要殉情,这也难怪,爱人当场变怪物,对这个她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两人的感情是真的,从仪式时,双方眼底的光就能看得出。

要快点把她送医。

白鸦抱起雷妮丝准备下楼。

下一刻,影子发出警报。

那是遇到怪物的警报,威胁来源,就是怀里的雷妮丝。

他低头看。

雷妮丝裸露皮肤的皮肤下,好像有虫子钻来钻去,青色的血管凸起蔓延,眼睛变得血红,和刚才乌萨马变异如出一辙。

白鸦僵在原地。

他本以为是博内格家族仇敌袭击,搞绑架之类的。

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这个女人给自己注射后,才开始变异,也就是说……

他看向手中的注射器。

是这东西导致变异?

那为什么雷妮丝会有这东西?乌萨马的变异又怎么解释?难道是家族内斗?

事情一下子变得复杂。

有些细思恐极。

白鸦没时间思考,因为怀里的雷妮丝还在变异,身体蠕动加剧,曼妙的躯体已经开始变形。

这女人没救了。

变异太快了,根本来不及送医。

白鸦做出判断,没有犹豫的发动攻击,十多个影子触手刺出,洞穿雷妮丝全身,攻击心脏、大脑、内脏、脊椎等所有要害部位。

雷妮丝剧烈抽搐,随后软瘫下来。

她像是泄露的容器。

大量鲜血从伤口流出,染红婚纱,浸大片地面。

弥留之际,雷妮丝眼神恢复些许清明,她看向白鸦,嘴唇微张,轻声道:

“艾…尔雪…”

吐出最后一个音节,她眼中光芒彻底散去。

白鸦半蹲在地上,保持搂抱雷妮丝的姿势,他叹口气,伸手抚过雷妮丝的眼睛,让死者瞑目。

问题变多了。

他可以确定,雷妮丝说的,就是‘艾尔雪’三个字。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穿白色连衣裙,活泼可爱的美少女。

难道说……

她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就在这时候,女性尖叫传来。

“老师!!!”

白鸦抬头。

就看到金发美少女站在不远处,表情绝望惊恐,眼睛圆睁,眼角泛着泪花,身体颤抖。

是艾尔雪。

她为什么在这里?

白鸦警觉,他放下雷妮丝的尸体,站起身来。

艾尔雪目光锁定在雷妮丝身上,泪水从白皙面颊滑落。

白鸦暗皱眉头。

这个反应不对。

若她是罪魁祸首,应该高兴才对。

装出来的?

还是说……

雷妮丝的意思是,要保护她,而不是说她是罪魁祸首?

可恶,信息太少了,根本无法辨别是敌是友,先控制她,回头在好好调查。

白鸦做出决定。

释放敌意。

准备发动攻击。

艾尔雪立刻警觉,视线转移到他身上,表情从绝望转变成愤怒,随后变成面无表情的流泪。那双如宝石般璀璨的蓝色瞳孔中,闪烁着仇恨的怒火。

显然,对方误会了什么。

她眸子折射出的仇恨不会骗人。

应该不是敌人。

白鸦敌意消减。

艾尔雪却死死盯着他,伸手到脖颈,扯下一个黑色星星项圈。

金色的气从她体内爆发喷涌,卷起狂风向四周吹拂,宛若一个金色小太阳。

气流减弱,光芒衰减,趋于稳定。

少女的体表,笼罩一层朦胧的金色的气,她的长发和裙摆无风自动,宛若天神下凡,散发着危险气息。

这是什么异能?

感觉有些不对劲。

白鸦说不上来那里不对,可少女给人的感觉很奇怪。说是异能者,但有点区别,也不是怪物。

但是可以确定。

她很危险。

“我要…”

少女一瞬间露出狰狞表情。

“杀了你!”

她凌空飞起,化作一颗金色流星,笔直冲来,一拳轰向白鸦胸口。

速度之快,几乎瞬移。

白鸦交叉双臂格挡。

轰!

爆鸣声中,白鸦被击飞出去,蛮横的力量从少女小拳头上传来,虽有影子保护,他也被震的差点吐血。

好强的力量。

白鸦感叹。

他在空中稳住身子,飞过百米距离,落在玻璃穹顶上,滑出十多米才停下来。

刚稳住身子,危机感涌上心头。

他抬起头。

艾尔雪已经来到他的头顶,白皙笔直长腿抬起,一击下劈腿带着金光砸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