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消失的怪物

区域污染消失,但白鸦不敢大意,他尝试叫醒魔术师和人偶,两个人抱在一起,睡的很香,还是弄不醒,干扰残留没有被消除。

他只要躺一旁床铺上玩腕表。

虽有影子的庇护,可是刚才诡异的事情后,他不敢再睡。

这里可是上城区。

是方舟最安全的区域,却发生这种诡异的事情。

2个安全小组成员都差点完蛋。

对方是什么怪物?

目标又是什么呢?

是新婚夫妇?

还是无意间遭遇?

或者是来暗杀安全小组的?

白鸦不确定威胁来源,只能把事情放在脑后,等待魔术师和人偶醒来。

不知过了多久。

一旁传来尖叫声。

白鸦睁开眼睛就发现。

魔术师掉下床。

人偶抓着被子缩成一团。

“人人人……人偶……你你你……你怎么在我房间里?”魔术师结巴的说不出话,脸红的和猴屁股一样。

人偶没有回答,而是裹紧被子当缩头乌龟。

白鸦打了个哈气道:

“这是人偶房间。”

魔术师一脸懵逼,快速转头观察房间,问道:

“这什么情况?白老弟!发生了什么?!”

白鸦跳下床铺,严肃说道:

“你们两个之后再打情骂俏,昨晚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哪有打情骂俏……”魔术师立刻调整状态,严肃起来问道:“发生了什么?”

人偶也从被窝里探头,盯着白鸦看。

白鸦严肃道:“昨晚这里发生区域污染,外面没有光,所有电子设备都无法使用,门外还有诡异的东西来回爬行。”

魔术师、人偶:“!”

人偶爬起来,裹着被子低头道:

“小熊玩偶没反应。”

她指的是床头柜上的一个玩偶,暗示用来放哨的东西,但没有被触发。

魔术师皱着眉头道:“我留下的白鸽也没有反应,白老弟,你不会做噩梦了吧?”

白鸦叹气道:“你觉得,我能把你悄无声息塞到人偶被窝里,然后你们两个都没有察觉,睡了一晚上吗?”

魔术师、人偶大惊:“一…一晚上!?”

“重点不在这里!给我认真点!”白鸦想掀桌。

人偶蒙上被子,缩成一团。

魔术师咳咳掩盖尴尬和害羞,认真道:“确实有问题……”

白鸦继续道:“你们当时陷入深度睡眠,怎么都叫不醒,我只好先把你搬过来,守着门。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可能出事了。”

魔术师点头,严肃道:“人偶。”

人偶再次探出头来,闭上眼睛。她在整个歌剧院都留下玩偶,只要使用能力,就能探知情报。

过了片刻后,人偶道:“一切正常。”

魔术师摸着下巴道:“有可能是梦魇,我们仔细调查一下。”

白鸦和魔术师回房间换衣服。

2分钟后。

3人换好服务员的衣服,在门口碰头。

魔术师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整理好思路,他严肃道:

“我和人偶都被深度催眠,怪物的能力不弱。有一种叫梦魇的怪物,它们可以诱导生物深度睡眠,然后通过梦境下达心灵暗示,诱导疯狂。”

“以前就有一个军营被梦魇污染,士兵自相残杀,死了上千人。这种心灵暗示很隐蔽,很难察觉,我已经呼叫协助人员,他们正在赶来,现在不要打草惊蛇。”

“当然,梦魇也只我的猜测,对方还有区域污染的能力,可能比梦魇更恐怖,或者……是两个以上的怪物组合。白鸦,这里的任何食物和水都不要碰。”

“是。”白鸦点头。

魔术师盯着白鸦上下打量道:“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昨晚没有陷入深度睡眠?”

“这我就不知道了。”白鸦摊手装傻。

“回头再检查吧,先确保这里的安全。”

三人展开行动。

专业协助人员到来前,三人先一步进行侦查。

歌剧院一切如常。

工作人员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仿佛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一圈看下来,什么都没有发现。

半个小时后。

几十个协助人员抵达地下停车场。

魔术师没有把人交上来。

那样可能有危险,他随机的抽了十多个人,带着这些人去地下停车场接受检查。

检查内容很多。

有测试脑波的仪器,有抽血化验,有催眠诱导等等,除了人外,魔术师还让白鸦从歌剧院各个地方带来食物和水样本,全部进行化验。

从5点一直到7点。

检验的结果一切正常。

这边的行动,也引起博内格家族注意。

老管家带人来到地下停车场,询问情况。

安全小组在行动,那可能代表有大事发生。家族邀请安全小组成员坐镇,更多的是当护身符,可谁也不希望这个护身符真发挥作用!

老管家严肃的问道:“魔术师先生,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一些问题……”魔术师解释情况。

现在最好的做法,是叫停婚礼,然后详细检查歌剧院。但是,目前检查的情况来看,各项检查都显示正常。

要说服博内格家族,不改可能。

果不其然。

老管家否决魔术师的提议。

“不行,没有决定性证据,就要停止婚礼,绝对不行,这场婚礼,博内格家族筹备半年,万众瞩目,所与人都看着呢。”

“唉,我知道了,我们会全程监视婚礼的情况。”

魔术师叹气,没有过多阻拦,他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他让协助人员撤退,又给风暴机动队通话,让他们做好调遣准备。

一旦出问题,可以快速反应。

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单纯保护婚礼进行,而是上升到可能存在的威胁。

婚礼正常进行。

上午10点。

宾客陆陆续续到来。

歌剧院的一处入口,博内格家族的人在门口迎宾。在小角落里,白鸦和魔术师坐在沙发上,盯着入口观察。

人偶在客房房间内,通过傀儡监控整个歌剧院的情况。

魔术师葛优躺在沙发上,看着往来宾客道:“白老弟,你确定你昨晚真的不是在做梦吗?折腾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现。”

白鸦翻了个白眼道:“那你早上亲人偶姐的事情,是你在做梦喽?”

“啊啊啊!你怎么知道的?!”魔术师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

白鸦鄙夷道:“从刚才闲下来开始,你就一直摸着嘴傻笑好吗?”

“我…我当时真的以为我在做梦,就抱住亲了几下……”魔术师扭扭捏捏回答。

白鸦嘴角勾起,歪头笑道:“有什么感想吗?”

魔术师回忆了下,表情变得飘忽道:“很软……”

“变、态。”

对讲机里传来人偶颤抖的声音。

魔术师石化原地。

白鸦忍着笑道:“抱歉,忘了关对讲机。”

“你故意的吧?你故意的!你肯定是故意的!”

“怎么会呢?我可是好人,大大滴好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