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暗夜杀机

“嘿嘿,嘿嘿……”

魔术师抱着枕头,像个毛毛虫一样扭动身体,发出诡异的痴汉笑容。

从回到客房开始,他就变成这个样子。

仿佛偷吃萝卜的土拨鼠。

白鸦摇摇头,继续戳腕表。

因为时间安排问题,三人晚上住这里。管家给他们安排高档客房,只是工作人员太多,房源紧张,只有两个双人客房。

白鸦和魔术师住一间。

人偶一个人住在对门。

魔术师在自己床铺上打滚,一不小心掉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

白鸦:→_→

魔术师:!

他擦了下嘴角口水,窜回自己床铺上,咳嗽一声道:

“早点休息,明天要早起。”

白鸦收回目光,玩了会儿腕表,钻被窝睡觉。快要睡着时,他被魔术师摇醒,睁开眼就看到,魔术师一脸奸笑的表情。

白鸦警惕的裹紧被子问道:

“你干什么?”

“白老弟,你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

“你看~”

魔术师拿着自己的腕表给白鸦看,上面是正式成员的小群,黑瞳发布最新通告。

魔术师道:“下周五,各大学院的实习生要来我们小组实习了!都是和你一个年纪的,青春靓丽的小学妹啊!~”

“哦……”

白鸦想起来。

这事情好像听死神说过,学院每年都会拨过来一批学生,参与小组的一些任务实习。

他现在很困,懒得和魔术师掰扯,转身裹紧被子道: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哈?白老弟,你该不会是个gay吧?”

“滚!”……

夜深。

白鸦再次惊醒。

这一次,他是被影子惊醒的。

房间一片漆黑,没有光线。

不应该是这样。

客房的位置在歌剧院下方,在大厦顶部附近,就算房间关了灯,城市里的各色霓虹灯光也会照亮房间。

可是,窗户方向一片漆黑。

没有一丁点光线照入房间。

更重要的是,他的影子反常行动,主动覆盖他的体表,将他和外界隔绝开来,而且发出警报。

有怪物!

白鸦立刻警觉。

使用影子的感知能力,仔细感知周围空间。

房间内很安静,魔术师睡的很香,一切正常的样子。

但仔细感知下。

他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空间发生轻微的扭曲。

这是区域污染!

和上次遭遇萝卜精的感觉类似,但是,两者的强弱没有可比性。这是大范围的强力区域污染。

“弱小的威胁性很小,但强度到了一个阈值后,会变得极度危险。”

魔术师的话在记忆中浮现。

白鸦立刻起身。

先收敛影子。

在尝试打开房间的灯,按下开关,房间的灯却没有反应。他又尝试打开腕表来照明,可腕表也没有反应。

电子设备失效了。

感觉情况不妙,白鸦急忙下床,走到魔术师床边,试图叫醒他。

“魔术师,魔术师!魔术师……”

可是不管他怎么呼唤,魔术师都没有反应。要不是对方有呼吸和心跳,白鸦都以为对方死了。

有东西将他拉入深睡眠。

叫不醒。

刚才影子覆盖他体表,是在保护他。

情况糟糕。

白鸦不确定是什么袭击歌剧院。

这里可是城市顶层!

怪物能上来吗?

还是说……

这是人祸?

白鸦当即作出决定,操控影子,解开手腕上的铜环,化作黑金战甲将他包裹,完成变身。

他抱起魔术师,走向门口。

现在不确定外面的情况,首要目标,就是保护魔术师和人偶的安全。

至于歌剧院其他人的死活,他顾不上。

打开房间门。

外面一片漆黑。

整个楼层完全断电,电子设备无法使用。影子的感知能力下,走廊的情况他看的清楚。

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整个高层一片死寂,甚至连楼层外的风声都消失了。

他走到对面门前。

没有敲门。

用影子伸入门缝,将房门撬开。

他不知道人偶是否清醒。

先进去看看情况。

客房布局差不多,他抱着魔术师走到床铺边。

人偶果然在昏睡,像个陶瓷娃娃,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有呼吸和心跳,和魔术师一样,被拖入深睡眠,无法清醒。

把魔术师塞到人偶被窝里,给两人盖好被子。

白鸦检查房间。

确定没什么异常。

他又走到门口,打开门看看走廊情况。还是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到。

他不敢去调查外面的情况。

魔术师和人偶需要保护。

他坐在房间里等待。

影子贴着墙壁,感受声音和震动。

空间被扭曲,对时间的感知也发生错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莎莎的声音。

有东西在地板上摩擦,数量不少。

声音由远及近,停在房间门前。

白鸦站起身,全神戒备。

影子从他脚下蔓延开,把魔术师和人偶的床铺拉倒阳台,远离大门。

房间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门外出现好几个人影。

这些人穿着厚重长袍,全身遮的严严实实,完全看不到脸和身体。

这副打扮,让白鸦想起狂信徒。

一个人飘了进来。

就是飘的感觉。

没有走路的节奏感,完全就是平移进来。

在长袍的边缘,隐隐约约看到小小的触手蠕动。

来者长袍袖口抖动。

两个雪白骨刃伸出来,露出部分就有半米,带着锯齿和倒刺。

白鸦内心平静。

影子嗅到猎物的味道,兴奋的扭曲。

送上门的食物。

只是因为魔术师和人偶,他不敢冲过去。

斗篷人发动攻击。

两个骨刃举起,交叉向他砍过来。在对方出手瞬间,白鸦举起双手,影子变成触手向前伸出,抓住对方的胳膊,用蛮力将它扯如怀中。

黑金战甲表面。

数十个影子尖刺爆射,洞穿斗篷人的身体,然后软化变成触手,牢牢的卷住斗篷人。

“嗷呜!!!”

怀里的怪物挣扎,发出痛苦咆哮。

两个骨刃翻转,试图发动攻击,但这只是徒劳。

黑金战甲变形,一张满是尖牙的黑色巨口张开,将斗篷人吞下。在对方挣扎中,向下沉入深渊,消失无踪。

白鸦看向门口。

剩余的斗篷人后退。

房间门悄无声息的关上,房间内回复正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些斗篷人的战斗力不高,和之前遭遇的狂信徒类似,但数量不少。显然,它们是某个强大存在的走狗,那个扭曲空间,让所有人沉入梦魇的强大存在的仆从。

白鸦不敢贸然行动,还是采取防守对策。

坐在床铺上等待。

魔术师和人偶搂在一起,还在昏睡,没有醒来的迹象。

白鸦保持警惕。

不管对方目的如何。

明天白天肯定会有人发现异常,他只要坚守就好。

又过了几分钟。

扭曲的空间开始恢复,床头的小夜灯忽然亮起,窗外照入光线,细微嘈杂的声音传入耳中。

一切恢复正常。

就仿佛经历一场梦魇。

若不是影子给他反哺源能,他甚至怀疑自己做了个噩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