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狂信徒

毁灭射线喷出。

让白鸦没想到的是,面前的狂信徒反应更快。

在枪口亮光的瞬间,它就做出闪避动作。

以一种十分丝滑的方式,躲过毁灭射线,同时贴着地面游动,快速拉近弹起,几个触手如长矛一样刺出,袭向他的身躯。

“糟糕……”

白鸦瞳孔收缩。

他身体的素质,根本跟不上这个狂信徒的动作,对方速度太快了!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折射护盾上。

扭曲旋涡挡在他的面前。

三个尖刺触手打在旋涡上,直接偏离方向,刺向周围空气。

狂信徒丧失平衡的,空中扭动身体,撞在偏折护盾上,又被强大的扭力甩了出去。它平衡性太好,一个旋转下沉落在地上。

十几个触手连续弹出,仿佛十几个长矛连环突刺。

这狂信徒力量明显不够,虽然突刺速度快,可无法突破偏折护盾的立场,每次打在护盾上,都会被扭力偏转方向,无法攻击到白鸦。

毁灭者交替到左手,充能、瞄准、射击。

右手到背后,伸入腰间的铁牛拳套中。

滋滋。

又是一枪打出。

毁灭射线喷出。

如此近距离下,那狂信徒反应再快,也没有完全躲开,一部分身体被射线击中,瞬间碳化燃烧。

狂信徒发出悲鸣。

白鸦身体前倾,右手抽出,已经带上铁牛拳套。脚尖发力,身体转转扭动,一击摆拳打出,狠狠砸向狂信徒面门。

砰!

铁牛拳套发出爆鸣,气浪喷涌,重重轰在狂信徒面门。

狂信徒触手收缩一团,像个炮弹一样倒飞出去。

白鸦也被后坐力冲飞。

正常情况,铁牛拳套反冲会抵消后坐力,但是这个狂信徒像是弹力球,一拳砸上去,力量被吸收反弹大半。

“可恶!”

白鸦骂了一声。

毁灭者连续射击,枪身彻底变红,再开枪的话,就有炸膛的风险。他用铁牛拳套抓住毁灭者,取出腰间的水瓶倒水,给毁灭者物理降温。

大量蒸汽升腾。

毁灭者温度快速下降。

他再次用左手举起毁灭者,瞄准落地滚动的狂信徒。

他的源能存储上限,一直在提升。

影子把惊鼠和绿种变异犬完全消化后,他能在满源能的状态下,用毁灭者射15发以上。

只是现在的问题是,毁灭者的结构不支持连射。

回头必须找更好的装备。

白鸦扣下扳机。

毁灭射线气化狂信徒小半边身体,再洞穿地板,熔化大片金属。

狂信徒发出恐惧悲鸣,顺势滚动钻入房间内。

白鸦立刻追击。

一边走一边掏出一瓶矿泉水,倒在毁灭者上强行降温,抵达房门前时,一手拿枪,一手带着铁牛,直接冲进去。

“笨蛋!别进去!在门口封路射击!偏折护盾只能挡一个方向啊!”

魔术师在楼梯口大喊,但白鸦已经冲了进去。

房间内乱七八糟。

看不到那狂信徒的身影。

天花板上。

狂信徒盯着下方的少年,露出狰狞笑容。

它飞扑而下,十几个触手完全张开,绕开偏折护盾。

愚蠢的家伙,去死吧!

狂信徒癫狂狞笑。

然而,下一刻。

时间仿佛被减缓。

它清楚的看到。

那少年抬起头,黑色眸子中闪烁着冷漠光泽,嘴角微微上挑。黑暗无底的深渊在他脚下展开,无数黑色的影子伸出,卷住它的触手。

它想躲,可是影子更快。

它想挣扎,可影子更强。

被牢牢固定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深渊传递最本源的恐惧,一瞬间击溃它疯狂的心灵,心智彻底沦陷,除了恐惧外,什么都没有。

滚烫的红色小枪顶在它腹部。

白鸦冷漠开口:

“这样,你就无处可逃了。”

耀眼蓝光亮起。

魔术师冲向门口,嘴里骂骂咧咧:

“白痴!冲去进去送死吗?!”

他刚靠近门口。

门内就爆发出耀目蓝光。

强烈光芒下,魔术师惨叫遮住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光芒散去。

魔术师刚想继续前冲,又是连续的两道蓝光爆闪。

3次射击,在短短3秒内完成。

“疯了吗?!连续开枪可能会炸膛!”

魔术师大叫,冲入房间。

然后他愣住了。

白鸦站在原地,使劲甩手左手。

手套都摘了下来。

地上是半截爆裂炸开的毁灭者,赤红色熔融状态,还有散落一地的焦炭碎块。

空气中弥漫难闻的焦炭味。

白鸦向左手吹气道:

“解决了,毁灭者最后爆开,射线变成散射……”

“白痴!”魔术师蹦起来扯他耳朵吼道:“最后为什么要冲进来?!它要是躲在天花板或者墙后,你根本来不及转身!被绕开折射护盾的话,你完全没有防御力!”

白鸦龇牙咧嘴道:“这不是解决了嘛?”

魔术师道:“呵,毁灭者都炸膛怎么没炸死你!”

白鸦装傻充愣。

他当然知道,冲进来很危险。

如果没有影子,他会乖乖站在门口,用折射护盾堵门,然后用毁灭者关门打狗。

但是。

为了给影子讨口饭吃。

他还是冲进来,华丽的方式上演烧烤盛宴,最后两枪是空放的,狂信徒大部分被影子拖入深渊。

剩下的变成焦炭,撒了一地。

片刻后。

风暴机动队进来收尸,处理现场痕迹。

白鸦坐在一旁石墩上休息。

魔术师站在他面前,叉腰训话:“安全是第一位的,这次你运气好,下次不能这么莽撞,明明前面表现的那么好,最后一刻却上头了。”

“是是是……”

“别敷衍!给我认真复盘!”

“明明你让我一个人上的啊,我的能力还是辅助能力,又不擅长战斗。”

“呃……这个……”

魔术师表情一僵,刚才太激动,他都忘了自己本来目的。

不就是想让白鸦吃亏,受点教训么?方便之后教育吗?结果又出人意料。

他烦躁的抓头。

几个硬币人偶飞过来,拎着小药箱。

人偶道:“左手伸出来。”

白鸦听话的伸出左手。

几个硬币人偶拿出绷带和喷雾,帮他处理伤势。

毁灭者最后过热,导致烫伤,皮肤发红,有几个小水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