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不怕吗?

毁灭者射击会发出强光。

正常光下都很刺眼,在完全黑暗的环境下,和闪光弹没什么区别。

绿种变异犬都盯着白鸦。

结果全部中招。

即便是绿种变异犬这种强悍生物,也被强光暂时性致盲。

一片犬类哀嚎声传来。

被毁灭者击中的绿种变异犬更惨,身体被高温射线洞穿,脑袋和半个脊椎消失不见,变成一个燃烧火球,发出滋滋的声音,飘出焦炭的味道。

白鸦闭着眼睛。

凭借影子的环境感知,周围一切尽在掌握。

他冲向最近的绿种变异犬。

脚下影子范围随着移动。

当影子蔓延到绿种变异犬脚下,绿种变异犬掉下去,像是落入黑色沼泽,它哀嚎挣扎,试图跳出来。

影子化作触手,缠绕在绿种变异犬身上,将它拉扯下去,3秒不到,消失无踪。

白鸦依法炮制。

快速靠近其他绿种变异犬。

用同样的办法吞噬。

绿种变异犬感知明锐,视野被剥脱,也只是一时混乱,很快恢复凶性,通过声音气味定位白鸦,向他冲过来。

它们被暂时致盲。

不清楚同伴遭遇了什么。

这种行为。

根本就是飞蛾扑火。

只要进入影子范围,放仿佛陷入泥泽,无法行动。当掉入影子中后,绿种变异犬感受到什么,发出惊恐的嚎叫,剧烈挣扎,试图逃逸。

送上门的猎物怎么能放过?

影子缠绕而上。

将绿种变异犬拖入黑暗深渊。

白鸦没有完全依靠影子战斗,他只打算吞噬一部分绿种变异犬,留下几个做证据之类的。

放一个绿种变异犬接近。

影子触手从地面伸出,缠绕在绿种变异犬的四肢,将它牢牢固定在原地。

白鸦上前一步。

举起铁牛拳套。

一发冲拳。

轰!

铁牛拳套发出爆鸣。

爆炸气浪推动下,狠狠砸在绿种变异犬头上。

咔嚓!

骨头爆裂声中,绿种变异犬的头颅完全塌陷,七窍喷血,倒地抽搐。

白鸦被反冲力推出去3米。

经过一周训练。

他已经熟练掌握拳套,打固定靶子,能最大限度发挥威力。

1吨多的拳力。

绿种变异犬根本扛不住。

举起右手毁灭者,充能完毕的小手枪再次绽放死亡蓝光,高温射线轻易洞穿绿种变异犬身体,将其变成一个橘色火球。

这些绿种变异犬很凶猛。

同伴惨死哀嚎不断,可远处的绿种变异犬没有逃走,反倒发狂的冲过来,落入影子之中,恐惧挣扎。

再次用影子固定绿种变异犬。

挥舞铁牛拳套,发动开瓢攻击。

再用毁灭者射击,点燃最远处一只绿种变异犬。

射击完后,他立刻丢掉手中毁灭者,短时间内快速开枪,毁灭者枪口赤红,不断冒烟。枪身都有些熔化。

影子吞下最后两个绿种变异犬。

战斗结束。

14个绿种变异犬,从开始到结束,用了不到半分钟。

9个被影子吞掉。

2个被铁牛开瓢。

3个被毁灭者烧成焦炭。

白鸦放松下来。

源能消耗过半,但影子吃到东西,开始快速反哺源能。

20分钟就能恢复满状态。

3个尸体在燃烧。

房间温度在上升,氧气快速消耗,白鸦立刻退出仓库,关上金属门。这里停电,通风系统无法使用,内部氧气耗尽后就会停止燃烧。

5个尸体是用来交差的。

白鸦刚把门关上,魔术师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发生了什么?!”

魔术师带着一片硬币人偶飞过来。

白鸦回答:“仓库里面有绿种变异犬。”

“咦?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算了,也不难处理,让我来。”魔术师落地,撸袖子准备战斗。

硬币人偶也聚集起来,发出奇怪的咔咔声。

白鸦道:“不用了,有5个,都被我杀了。”

“你后退,看我……呃……你说什么?”魔术师表情僵住。

“绿种变异犬都死了,只是毁灭者射击点燃了尸体,正在燃烧。”白鸦解释。

魔术师推开他,打开金属大门。

黑烟滚滚。

蛋白质烧焦的臭味喷出。

魔术师捏着鼻子,对3个燃烧的火球打了个响指。

“火焰魔术~”

三个火球忽然熄灭,仓库陷入黑暗,只能听到滋滋滋的声音,看到微弱的红光。

硬币人偶冲入仓库,发光照明。

仓库情况一目了然。

5个尸体散布仓库。

3个焦炭,2个开瓢。

魔术师愣了几秒,才回头道:“你……你怎么做到的?”

白鸦举起铁牛拳套,上面占满绿色血迹,不断滴落。

他无辜道:“用装备打死的呗。”

魔术师:“……”

他佩戴面罩,进入仓库检查情况一圈,最后,用古怪的眼神盯着白鸦看。

白鸦被盯的有些发毛,反问道:

“有什么不对吗?”

魔术师举起右手,手里拿着毁灭者。

白鸦刚才丢掉,没时间捡起。

“这枪都被熔变形了。”

“嗯,我连续开了3枪。”

“你的能力……真赖皮啊。”

魔术师感叹。

他感觉有些蛋疼。

本想让白鸦经历些挫折,万万没想到,对方第一次遭遇怪物,就拿下5杀荣誉,还是绿种变异犬这种战斗力极强的生物。

虽然单个绿种变异犬不是很强,训练有素的预备役都可以对付,但是,问题的关键是。

这里有5只。

魔术师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这5个家伙一起冲上来,怎么可能招架得住嘛?”

“我开了一枪,它们被强光刺的呆在原地,然后用拳套打…再用枪射…然后都弄死了。”

白鸦解释的含含糊糊,还伸手比划。

他故意不解释细节。

但一套操作行云流水。

魔术师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问道:“你就不怕吗?”

白鸦愣住了,挠挠头。

回忆刚才的战斗,他非但不恐惧,反倒有一种要吃席的兴奋感。

这可能是影子的影响。

正常人不该是这样。

白鸦装作后怕的样子道:“有点怕……”

魔术师:“……不擅长说谎就别说!”

他又追问了几句。

白鸦含含糊糊回答,解释不清。

最后,魔术师作罢,检查尸体时,他和肩膀上的人偶小声道:“怎么感觉这小子走狗屎运了?”

人偶道:“你预备役时,能用这两个装备杀5个绿种变异犬吗?”

魔术师歪头思考道:“应该…不能……”

魔术师和人偶回头,偷瞥白鸦。

白鸦:?

魔术师站起身,咳嗽一声道:“仔细检查一下这个仓库。”

一番检查,在仓库角落发现线索。

那里堆积衣服碎片,多数被鲜血浸染,厚厚堆积一层,少说几十件衣服。

简单识别衣服种类。

魔术师表情阴沉下来,叹息道:

“这一家人,全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