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鼠

方舟21区,下水道。

几个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的劳工正在忙碌,疏通堵塞的下水道。

两个人跳入污水中作业。

剩余几个人在岸上,守着一台破旧机器。

一个老人向其他人闲扯着。

“我听我祖爷爷说,当年太阳忽然就开始变大,提前变成红…红什么来着……”

“红巨星。”

年龄最小,15、6岁的少年接话。

老人拍大腿道:

“对对对,红巨星,太阳是一天比一天大,一个月不到,就把水星、金星都吞掉了。”

“下一个就是我们地球?”少年反问。

“那可不,也就在那时候,黑雾出现,包裹地球,才拯救了我们人类。”老人道。

周围几个青年哗然,立刻反驳。

“黑雾明明要吞噬我们人类,是真神对我们的责罚,怎么可能救了我们?!”

“就是就是,要不是黑雾,我们也不用龟缩在城市里。”

“我爸妈都死在怪物手中了!”

几个青年情绪激动。

年龄最小的少年沉默不语。

就在这时,下水的两个人浮出来,呐喊道:

“开机器!”

老人起身,一脚踢在机器开关上。

一人高的机械发出轰鸣,带动钢缆震动,疏通堵塞的下水道。

机械只轰鸣两声,偃旗息鼓。

警报灯闪烁红光。

电路中断。

老人骂了一声,对少年道:

“白鸦,你去配电室检查一下。”

白鸦正在低头沉思。

听到老头的命令,他应了一声,去往配电室。

走在阴暗下水道内。

他还在思考老头的话。

穿越来第9天。

他没有获得这个孤儿的记忆,只能通过侧旁敲及的方式,获取这个世界的信息。

这里还是地球,但却是一片废土。

名为黑雾的东西在地表肆虐,吞噬活体,黑雾之中会各种诡异荒诞的怪物,人类集中苟活于多个大城市之中。

他所在的城市叫做方舟。

这是一个立体都市,据说上下高度超过2千米,分为无数层运作。

信息都是道听途说,他无法验证真实性。

这副身体在孤儿院长大,现在身份是贱民,前不久被送到21区的XSD2号维修站,负责方舟最底层的检修工作。

在方舟,只有上城区可以看到天空与太阳。

中、下城区是封闭的,和地底没什么区别。

狭窄、阴暗、潮湿。

目光所及,皆是生锈的金属墙壁。

贱民作为最底层,没有选择权,处境和奴隶类似,连个人财产都没有。正常情况来说,他会在工作岗位上干到死,一生都看不到太阳。

白鸦自然不接受现状。

他在尝试弄清这个世界情况,尝试寻找脱离现状的办法。

最起码,要活的像个人才行。

来到配电站。

检查线路。

插头老旧脱落,导致机器无法供电。

重新链接插头。

白鸦发现,因为老化问题,插头会滑落出来,他干脆踩在插头上,保持机器供电。

另一头不需要他帮忙。

这副身体15岁,长期处于营养不良状态,身体素质非常差,走远一点都要喘,力量太弱了。

另一边。

机械开始运转。

堵塞的下水道再次疏通,停滞的污水开始流动。

劳工们欢呼,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

地面轻微的震动。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下水道口。

那是震动来的方向。

水流变得湍急,震动感越发的强烈。

轰的一声巨响。

黑色洪流爆射而出。

在这股黑色洪流中,有无数红色发光小点,随着洪流快速移动跳动。

定眼一看。

竟然是无数黑鼠。

这些老鼠有家猫大小,眼冒红光,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凝聚成一股黑潮,从管道中喷射而出,伴随污水,如海浪一般翻滚。

老头最先反应过来,惊恐的大喊:

“是惊鼠群,跑啊!”

几个劳工惊觉,丢下手中东西,转身就跑。

可是没走几步,就被黑潮追上。

强大的冲击力把几人掀飞。

他们随着黑潮滚动,仿佛黄油滚铁锅。身体被撕扯破碎,滚动缩小,数秒内彻底消失,连骨头渣都没剩下。

黑潮还在翻涌,顺着下水道蔓延。

配电室内。

白鸦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

在配电室昏暗的灯光照射下,他的影子在扭动。

眼睛部位,隐隐约约有红光闪烁。

作为穿越者,他是有金手指的。

他的影子能脱离影子概念,成为独立光线之外的存在,能与实体互动,自由变形,仿若史莱姆。他能和影子链接感知,就像是额外的肢体。

这个怎么看都有本子倾向的异能,却暂时成了他的负担。

因为影子消耗能量。

就算不动用能力,他的食量也暴增一倍。

作为贱民,伙食本就稀缺。

现在处境雪上加霜。

白鸦每天都饿的两眼发花。

他想找点额外的食物,可是根本找不到。

方舟底层有严格的法律,垃圾回收利用达到极致,不浪费任何物资。

剩饭剩菜不存在。

有机质都会被收走。

这里环境很差,却连一只老鼠、一只蟑螂、一只蜘蛛都没有。有的,只是冰冷的钢铁,和坚硬的水泥。

老鼠肉在底层是奢侈品。

方舟内存在异能者,或者说,在方舟这个城市,异能者是对抗黑雾怪物的主力军。

白鸦看向自己的影子。

如果再不做出改变,自己可能会被饿死。

他应该算作异能者。

他已经开考虑,向警卫队展示自己的异能,说不定可以摆脱现在糟糕的处境。

墙壁震动,打断白鸦的思绪。

振动源在靠近。

他犹豫下,还是松开脚,让插头脱落,托着虚弱的身体,走到门口,向震动来源方向看去。

下水道另一头。

黑潮翻涌而来,借着下水道的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只只硕大的黑色老鼠跳跃奔跑。

白鸦脸都白了。

他立刻关金属门。

可门被电缆卡住。

他破口大骂,费力的拉扯电缆,丢出门外。

这时候关门已经迟了。

黑潮汹涌而来,鼠群撞开大门。

冲击力将白鸦掀飞出去。

黑色鼠群冲入房间。

白鸦后退到墙边。

面对扑来的鼠群,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反射性的闭眼,抱头缩成一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