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艾利的鬼

二人不时向后张望,脸上充满了恐惧,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

“我们应该甩掉它了。”二人跑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旁,停下来休息片刻。

“那到底是一只什么样的厉鬼,眨眼之间就把科里斯给秒杀了,这也太恐怖了吧?!”

想起当时的画面,二人一阵毛骨悚然,一个顶尖级的驭鬼者,竟在转眼之间被厉鬼秒杀了,连一丝反应都没有。

二人惊恐骇然,当即转身就跑,不带任何的犹豫。

他们这一组有三名驭鬼者,但他们并没有因为人数多而放松警惕,反而愈发的警惕四周。

如此谨慎的走在路上,按理说即便出现了厉鬼,他们也能对峙一番才对。

可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科里斯竟毫无征兆的被厉鬼秒杀了。

她可是驾驭了三只厉鬼的顶尖驭鬼者,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秒杀了。

这么恐怖的厉鬼,他们没有丝毫的勇气去面对。

二人即便逃出了小巷,可恐惧的心情还在,身体因为过度紧张而颤动不止。

“我们现在怎么办?”一名讲着韩语的驭鬼者,拿出一根雪茄用力的抽着,紧张的情绪才稍微得到缓解。

“小巷里的鬼太恐怖了,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只能绕远路走了。”泰国的驭鬼者从对方手里抽了一根雪茄点上。

他们一组在进入这条街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幸存者,似乎知道伯恩教授的下落,但死活不肯为他们带路,只是告诉了他们一个地方位置。

三人朝着路人指定的位置而来,一路上也遇到了几次厉鬼袭击,但都被他们联手解决并关押了。

不曾想这次遇到的厉鬼,竟连丝毫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一名顶尖的驭鬼者就这样被秒杀在了小巷子里。

“不能在这里久留了,科里斯虽然死了,但她身上的厉鬼很快就要复苏了,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抽完了一支雪茄,泰国的驭鬼者一脚踩灭了烟头。

二人绕开了这条小巷,朝着远处的十字路口方向走去。

这个地区被鬼域侵蚀的不是很透彻,路上经常能够看见一些人的尸体,甚至几个苟延残喘的活人,招手向他们求救。

但是他们没有理会,只想尽快找到伯恩教授拿到报酬之后就闪人。

“路人指定的地方就在这里,但是这里这么多居民房要我们怎么找?”

二人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到指定的地方,可是这里马路两排都是居民房,难不成要一间间去找不成?

“这差不多有百来号房,这**要找到什么时候?”韩国驭鬼者望着两排居民房,心情无比沉重。

他们不知道伯恩教授会在哪一栋房间里,如果一个个去找的话,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他们不怕浪费时间,而是担心寻找期间会遇到厉鬼,科里斯的死已经在他们心里留下了严重阴影。

“伯恩教授既然敢躲在这里,说明这一代肯定是安全的,我们分开寻找,你找左边,我找右边。”

泰国驭鬼者看着马路两边一阵低眉,他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指着马路两边道。

眼下也只能如此,伯恩教授既然选择藏身在此,说明这个地区应该没有厉鬼活动。

“什么?!!”

韩国驭鬼者的眼瞳猛然一缩,心脏剧烈地疯狂跳动。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一幕。

只见泰国驭鬼者刚一话落,转身朝着右边方向去的时候,身体突然被无形的力量撕成碎片,和之前的科里斯一样,死得毫无征兆。

韩国驭鬼者惊魂未定的看着地上一滩稀碎的血肉,眼瞳不停地跳动,身体完全被恐惧支配得难以自控。

他虽然是顶级的驭鬼者,可不代表他不怕死,相反的他很怕死,否则不会强烈争取多拉一个人进入小组。

他瘫在地上感觉浑身冰冷,甚至感到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从胸腔传来。

这不是碎烂血肉带来的恶心感,而是无穷的恐惧让他感到难以呼吸,肚子里翻江倒海,作呕了半天呕不出东西。

他在地上坐了将近五分钟左右,情绪渐渐从恐惧中冷静下来,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碎肉,眼里虽然透着恐惧,却没有了一开始那么疯狂。

“厉鬼自小巷开始,就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托尼克一定是触发了厉鬼的必死规律,所以连使用厉鬼能力的机会都没有。”

韩国驭鬼者冷静下来后,可以肯定这只厉鬼并非无差别杀人,否则不可能一次就只杀一个人。

肯定是有人触发了它的必死规律,所以出手必死,即便是驾驭了三只鬼也无法抵抗它的一击。

“科里斯进入小巷子时,当时是她在前面带路,在某个拐角处时被厉鬼瞬间杀死,而托尼克分工完后,朝着右转角方向而去,同样被厉鬼瞬间杀死。”

“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只厉鬼的杀人规律便是转角必死。”韩国驭鬼者死死盯着那个拐角处,推测出了心中的答案。

这是一只无视驾驭了几只鬼的恐怖厉鬼,只要做出转角动作就必死。

艾利恢复清醒后,神色冷漠到极致,面对一只拥有鬼域的厉鬼,她不敢再有任何保留,决定使用她的第三只鬼。

本来她想保存实力留待后面使用,可现在不得不暴露出她的第三只鬼了。

她相信,如果自己再次不慎中招的话,杨间绝对不会再出手相救。

如果顶尖级的驭鬼者就只有这点能耐,无非是让人极度失望的,这样的人根本无法帮助自己,甚至还会拖累到自己。

换成艾利,如果身边有个如此不堪的驭鬼者,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个拖油瓶半路解决了。

一条生锈的铁链陡然从颈椎骨里抽了出来,痛得艾利脸部神经都扭曲在了一起,样子显得无比狰狞。

铁链抽出来后,如一条灵蛇一样,盘绕在艾利周身,游动间偶尔发出碰撞的叮铃声。

杨间看着艾利的第三只鬼,居然是一条生锈的铁链。

忽然间想起了某个漫画里的人物,似乎也是从颈椎骨那抽出武器,不过漫画里的人物用的不是铁链,而是纯质的脊梁骨。

“这是我的第三只鬼,名叫鬼锁。”艾利留意到杨间的眼神一直在打量鬼锁,故而解释道。

鬼锁?好吧,我以为叫鬼链条。

看着舞动盘绕的鬼锁,它的外观有些类似鬼绳,只是不知道二者之间有着什么不同之处。

鬼绳是具有无差别杀人能力,无论是人是鬼,只要进入了它的攻击范围内,都会遭到它的袭击,不知道她的这条鬼锁具备什么灵异能力。

杨间站在一旁观看,没有出手的意思,他想多了解一下艾利的第三只鬼。

如果仅靠鬼吹气和抱人鬼,他相信艾利根本无法对抗这只厉鬼,虽然她驾驭的那两只厉鬼具备无解的能力。

可前提是你要能抱住厉鬼才行,否则只能待在一旁干瞪眼。

这就是它的一个弊端,不然杨间也不会刻意与她保持一段安全距离。

“第三只鬼,应该就是用来弥补抱人鬼的缺点。”杨间心里有了猜测,这三只鬼是一张拼图。

“杨先生,你可真是一点怜香惜玉的绅士风度都没有啊!”艾利望了眼杨间,语气听不出是求助还是讥讽。

她当然清楚杨间在想什么,无非就是逼自己动用底牌后,好在一旁找出针对鬼锁的方法。

“我的鬼域一直在与其对峙,身为队友,我已经很讲卖力了。”杨间不为所动,操控鬼域再次入侵了厉鬼的鬼域。

二者鬼域碰撞,似乎厉鬼拥有鬼域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杨间很快就反入侵了它的鬼域。

成功入侵之后,杨间巧妙的将其维持在一种很微妙的状态。

鬼域中,杨间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欣赏这场演出,顶尖驭鬼者和厉鬼的大碰撞。

“那你可要看好咯。”

艾利冷笑,鬼域的变化,她自然看的是一清二楚,知道此时的杨间,已经躲在另一层鬼域中当吃瓜观众去了。

鬼锁如一条凶猛蟒蛇,挥舞着身躯,发出金属碰撞的铿锵声。

艾利一手抓住鬼锁,举手挥鞭而下,即便在鬼域另一层的杨间,都能明显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诡异力量。

“她的鬼锁能影响鬼域。”杨间震惊的发现,鬼锁的灵异力量竟给他一种能够突破鬼域的震撼感。

也就是说,如果艾利的鬼锁复苏程度更进一步,鬼域似乎已经无法限制鬼锁的灵异力量。

鬼锁砰的一声,抽打在厉鬼身上,将其头颅打得凹陷进去,一条可怕的裂痕从其半边脑袋切开一道豁口。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脑袋被切开后,颅内并无鲜血流出,占着血丝的脑浆如一颗心脏般,藏在里面缓缓跳动着。

垂挂的后脑勺几次与裂口粘合都失败,这是因为鬼锁的灵异力量在侵蚀,使它无法得到愈合。

若是换做驭鬼者承受这样的一击,即便不死,也要面临即将复苏的困境。

可它始终站在原地,不为所动,一脸愁容的看着艾利。

艾利眼皮狂跳,一种心悸的感觉让她想要哀嚎,这一刻她竟想起了刚去世不久的儿子。

场景似乎回到了当天,她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厉鬼杀死而束手无策,心里的哀痛如刺刀一样,一刀一刀地痛击心脏,巨大的悲痛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泪水从眼眶流出,就在艾利忍不住要哀鸣的时候,鬼锁再一次抽打在厉鬼的身上。

而这一次,鬼锁直接把厉鬼的脖子给生生抽断。

可即便如此,厉鬼依旧歪着脑袋注视着艾利,漆黑的眼眶如无尽的深渊,透发出邪气诡异的力量。第三鞭相继落下,终于将厉鬼抽翻在地上,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因为厉鬼如正常人那样,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是一只具备S级潜质的厉鬼。”杨间死死盯着厉鬼,鬼锁每一次抽打,鬼域都会传来一种异常震动,就像一辆大货车,突然失控撞在一道石壁上,虽然没有突破石壁,但却产生了巨大震动。

这只厉鬼承受了三次抽打,居然只是摔倒在地上,最大的伤害仅是身体变形而已,这对厉鬼而言,根本算不上什么伤害。

除非将它肢解,拼图打碎,鬼的力量才会减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