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博物馆终章

青年站在大厦的三角高顶,目光远视,丝毫不担心从百米高楼坠落下去。

他手持一根发裂的金色长枪,枪头下的三尺处裹着一层黑色人皮,而枪头正中镶着一把锈迹斑斑的砍柴刀,这是一种造型怪异的武器。

更让人怪异的是,在柴刀的两侧是一把交叉的大剪刀,不协调的武器,拼凑在一起如同三叉戟,明明是一件普通的武器,却透露着令人窒息的邪性和诡异。

青年额头竖着一只猩红的眼睛,这只眼睛躁动不安的扫视周围,竟与杨间的鬼眼一般无二,但是这个青年的鬼眼,目光所过之处竟隐隐改变现实。

若不是他有意克制,鬼眼扫视的地方都将成为灵异之地。

“鬼童已经救下了过去的我。”

青年面无表情,额头上的鬼眼无需开启鬼域,便能目视百公里之外的地方。

“这个时间段的我还太弱了,根本无法处理复苏的博物馆,而且这个时间段的博物馆复苏,有太多的未知因素,有许多不属于这个时间段的痕迹。”

青年望着百公里外的杨间自语。

从他的话里可以看出,青年同样叫杨间,只是这个杨间是来自未来的杨间,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竟回到了回去。

“熊文文果然预知的没错,预知到我可能会死,原因竟是因为过去的历史出现了偏差,而导致影响了未来的我,果然灵异是不讲道理的,即便是过去的历史了,亦是可以影响并修改未来的我。”

杨间如鬼神般冷冷自语。

现在的他一脸麻木,眼神冷漠没有丝毫情感。

额头上的鬼眼猛然盯着一个方向,眼前的空间都仿佛被影响,竟有种被撕裂的趋势。

百多公里外,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出现在鬼眼视线里,粗壮的树杈挂着数十只厉鬼。

圣诞树的藤条胡乱飞舞,但凡靠近的灵异都会被它缠绕吸收,然后变成装饰物挂在树枝上。

因为沾染了灵异,灵异圣诞树比普通圣诞树要大上数十倍,它的身高近乎五层楼的高度。

“找到一个。”

杨间望着百多公里外的灵异圣诞树,不动声色的举起手中的长枪,对着那个方向轻轻比划了一下。

无需触发媒介,远在百多公里外的灵异圣诞树,当场被劈砍成两截,斩断了它的灵异。

巨大的圣诞树没有任何异常呈现,就像一棵普通的大树被人砍伐栽倒一样。

这是一棵连厉鬼都要当成养料的灵异圣诞树,它的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如今竟连杨间的随手一击都承受不住。

灵异圣诞树倒下了,灵异被柴刀抹除,没有了灵异加持,它成了一棵普通的圣诞树。

使用完柴刀的灵异之后,杨间并没有受到灵异反噬,如今的他,一般灵异已经无法影响到他。

“找到你了。”

鬼眼扫视,再一次锁定目标,那是一只小鬼,准确来说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小孩,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小鬼眼眶空洞,嘴里冒着浓浓的气液,在一条无人的马路蹦蹦跶跶,时不时的发出刺耳的笑声。

如果不是它身上长满了尸斑,以及诡异的面容,没人会相信这是一只活脱脱的厉鬼。

杨间抬头望天,右眼陡然炸裂开来,想象中的鲜血没有溅射出来,一只猩红的鬼眼从空洞的眼眶里挣脱了出来,顶替了原来肉眼的位置。

右眼聚焦凝望着天空,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暗红无比,紧接着一场血雨不期而至。

小鬼一路蹦跶,它几乎杀光了这个城区的市民。

天空忽然阴暗下起了血雨,小鬼抬头望着天空,天真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狰狞,嘴里的气液悬浮着,像是要挡住坠落的血雨。

然而血雨落在气液上时,根本没有丝毫抵抗之力,瞬间压制了它的灵异,轻易的落在小鬼身上。

血雨的灵异很强大,落在小鬼身上后,当场麻木了它的行动,直到血雨彻底浇灌满它的身上,这才完全没了反抗能力,如同死机了般僵在原地不动。

小鬼死机后,只见红光一闪,小鬼眨眼间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处理完小鬼,杨间鬼眼继续张望,不一会儿视线停留在郊外的某个小镇上,其中一座类似四合院的大宅,一个老头在大宅内来回走动,似乎被困在大宅内走不出来。

“灵异圣诞树是个指引,小鬼到处蹦跶一路留下诅咒,老头鬼一旦出宅灵异平衡失控,博物馆将会彻底复苏。”

杨间迅速找出布局点,有人利用这几个点引发博物馆复苏。

一旦老鬼顺着小鬼的诅咒找到灵异圣诞树,吞食了圣诞树的养料之后,老鬼将彻底驾驭博物馆,成为一只真正无解的厉鬼,便是民国时期的老牌驭鬼者也只能望而止步。

“博物馆复苏到第三阶段,那几个民国时期的老人勉强能抵抗这个阶段的博物馆,一旦让老头鬼满足要求驾驭了博物馆,那便是超越了SSS级的超恐怖灵异事件了。”

“这个时期的驭鬼者除了秦老勉强能够应付之外,世上无人可以抵御一二。”

杨间冷漠的注视着,这种级别的灵异事件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间段里,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有人利用灵异干涉了历史。

这是一场人为策划的灵异,未来有人利用灵异力量影响了历史,想借历史来抹除未来的杨间。

而未来的杨间被预知死亡,以他如今的能力连厉鬼都能抹除,世上又有谁能将其杀死?

直到记忆出现了混乱,他才醒悟过来有人想在过去的历史中将其抹除。

虽然针对他的人无法回到过去,但是他们可以利用灵异力量去影响过去,就比如现在的博物馆复苏,便是出自那些人的手笔。

因为他们知道杨间经历了这场灵异事件。

所以针对这场灵异事件布了一个局,将原来普通S级的灵异事件,上升到超过SSS级的超恐怖灵异事件。

历史在正常进展,没办法阻止,只是在原来的历史中加了一些催化剂。

当老头鬼驾驭博物馆后,鬼域中的一切生灵都将成为雕本,真正成为博物馆的一部分。

杨间几番周折回到过去,就是为了阻止事件发生,所以接连斩断历史留下的痕迹。

“这只鬼已经无足轻重,但留着也是一件麻烦。”

杨间不打算放过老头鬼,毕竟是那些人留下的手段。

万一成为过去和未来的媒介,利用这只鬼安排下一次暗杀,杨间可不能每次都像现在这样穿越到过去。

大宅内,一个大水缸里渗满了水,平静的水面忽然浮现出一只恶犬,一对赤红的眼瞳死死的盯着徘徊在外面的厉鬼。

恶犬冲出水面,对着老头鬼便是一顿撕咬,随即将其拉进水缸里,而水缸里的水没有荡漾出任何花纹,依旧平静如初,仿佛从未发生什么。

“既然博物馆的复苏不该出现在这个阶段,我便顺手处理了。”

杨间抬起手中的长枪,无数媒介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是鬼剪刀的媒介触发了,杨间找到博物馆的媒介后,高举长枪对着博物馆方向劈砍了下去。

长枪落下,鬼剪刀当场剪断了博物馆的诅咒线,同时柴刀的灵异也跟着生效。

鬼剪刀的诅咒来了,引来许多恐怖的厉鬼缠上杨间,可就算如此,杨间仅是抬手间便将诅咒抹除了。

“嗯?怎么会样?”

“博物馆的灵异下降了。”

远在博物馆的几个老牌驭鬼者,顿时间感到异常,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博物馆的灵异被削弱,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好事。

处理完不寻常的痕迹后,杨间便不再插手,剩下的事情只能留给历史中的人去处理,他不想干涉太多,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杨间腾空而起,如鬼神般横渡虚空,随即化作一束红光消失在天际。

而这个时间段的杨间,正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酷似鬼童的厉鬼。

它居然成功的将一只S级的厉鬼生吞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杨间说什么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事。

但现在事实就发生在眼前,他不得不信。

雨水还在下,水流已经蔓延到他的脖子了,但奇怪的是,厉鬼被雨水压制得死死的,唯独他不受这雨水影响。

他尝试移动了一下身体,甚至利用无头鬼影将旁边的厉鬼挪到一边。酷似鬼童的厉鬼鼓着肚子,像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挺着肚子朝着杨间靠近。

“它冲我来了。”

杨间凝神,鬼眼瞬间睁开了四只。

就在他的鬼域即将覆盖出去的时候,坠落的雨滴悬在半空,一切画面都静止了。

一个青年手持一根发裂的长枪,踏着水面一步步走来。“把伞收了。”

青年来到酷似鬼童的厉鬼身边道。

那只厉鬼似乎很听他的话,当即把伞收了,静止的黑雨也跟着雨伞被收而消失。

青年来到杨间面前,面对过去的自己,他没有丝毫情感波动。这时候的他还在为了解决厉鬼复苏,而拼命的挣扎求活。

“这时候的我不能因为今天的变故,而影响了我以后对灵异的判断,否则回到未来,我会潜移默化的被影响。”

杨间暗道。

巨大的鬼影瞬间覆盖了上去,将这个时间段的杨间记忆进行了一些修改。

做完这一切之后,鬼影从现时间段杨间身上取出一把戒尺,这是从泰国驭鬼者身上缴获的灵异物品。

“华国大昌市尚通大厦。”

杨间在戒尺上写上地址后,随即将之丢到现时间段的杨间身上。

戒尺落在杨间身上后,他的身体竟开始淡化,几乎不到十秒的时间,杨间便彻底失去了踪影。

“过去的我记忆按照历史正常进展的走,在遇到拉车鬼后,利用瞬息尺回到了华国大昌市,代价便是失去鬼手招魂的能力。”

杨间将记忆修改成他记忆中的历史,将所有未来的干涉记忆统统抹除进行修改。

送走过去的自己后,杨间高举长枪,九只鬼眼齐睁,身上散发着刺眼的红光。

“叶真!”杨间仰天大喝,声音顺着无尽鬼域打入时间长河里。

“铛……”隐约间,鬼域里传来阵阵细微的钟声,钟声悠悠而来,由远而近,在鬼域里不断回响。

鬼剪刀的媒介生成,无数诅咒线条缠绕身边。

杨间找到钟声的诅咒线,当即伸手抓住,随即来自未来的重启灵异,顺着这条诅咒线伸展了过来。

这就如同杨间当初处理鬼邮局的信件时一样,来自301号房的老婆婆从过去入侵到未来。

“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我叶无敌出手。”

杨间回到未来,印入眼帘的便是一个背挂披风,腰间佩剑,故作深沉,一脸骚包样的叶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