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黄包车

远离了厉鬼的活动范围,杨间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电动车骑了将近两个多小时,电力已经无法支撑电动车继续行驶。

二人把车停在路边,环视四周,整个城市安静的有些可怕,真正成了一座死城。

“这是鬼奴?”杨间发现不远处有一具被打烂的尸体,这具尸体却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诡异。

因为尸体已经死了很长一段时间,身上全是腐肉,但是被打烂的身体竟诡异的在地上动弹,似乎要重整已经无法控制的身体。

这具尸体没有拼接能力,说明它并非厉鬼,初步判断是一具刚成型不久的鬼奴,受到的灵异影响并不严重,否则不至于如此。

“这应该是被厉鬼打烂的鬼奴。”杨间从尸体上看出了一些端倪,推断这只鬼奴应该遇到了一只恐怖级别很高的厉鬼,鬼奴在针对厉鬼出手时,反而被厉鬼打成了一滩肉泥。

“鬼奴有重启能力,什么样的厉鬼能把鬼奴打残成这副模样?”

纳莎有些不可思议,如果真如杨间所说那样,这附近游荡着一只危险程度极高的厉鬼。重启都能克制的厉鬼,二人就算联手恐怕也无法关押住这只厉鬼。

纳莎背后一阵冰凉,还未真正接触到这只神秘的厉鬼,她就已经隐隐有些恐惧了。

杨间的心情同样沉重,他是已经触摸到何为重启概念的驭鬼者,对重启比其他人都要了解一些。

曾经饿死鬼事件中,他在即将限制住饿死鬼的关键时刻,饿死鬼便重启自身回到四十分钟前,导致他前面所做的一切布置都成了摆设。

这是一种令人无解的能力,博物馆的鬼奴因为产自博物馆的厉鬼,所以具备有重启自身的能力,虽然重启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分钟,但也足以让人感到绝望。

而现在,附近貌似游荡着一只能够杀死具有重启能力的鬼奴,它的能力只会让杨间二人感到更加悚然。

杨间甚至可以断定,这只厉鬼绝对拥有重启能力,否则不可能将具有重启能力的鬼奴克制得死死的。

就在二人震惊于周边可能存在一只危险程度极高的厉鬼时,一道刺耳的叮铃声瞬间警醒了二人。

“叮铃...”铃声由远而近,很是缥缈,又像是有人在你身边摇着铃铛一样。

“难道是那只鬼?”纳沙冷汗当即流了出来,与杨间并肩而站,双眼死死盯着远处传来铃声的方向。

杨间不说话,双眼同样盯着远处,手里紧紧抓着一个黄金盒子,一旦出现不可控因素,他会毫不犹豫的将棺材钉拿出来,钉死这只突然出现的厉鬼。

“叮铃...”铃声仿佛就在耳边响起,而厉鬼的身影却始终不见,纳沙低沉着双眼,手里同样抓着一个黄金盒子,身为欧洲国家的顶尖驭鬼者,身上带着灵异物品并不稀奇。

“铃声越来越近了,同时也越来越刺耳,却始终不见厉鬼的踪影。”

纳沙压着声音道,意思显然是提醒杨间,厉鬼就在身边徘徊,普通肉眼无法窥视,想要他动用鬼眼的能力来找出厉鬼的位置。

杨间自然察觉出诡异,只是他没有急着动用鬼眼的能力,如果铃声是杀人规律的话,那么厉鬼早就对他们动手了。

更何况如果动用鬼眼将鬼奴引来,第一个倒霉的并不是纳莎而是他自己。

杨间不着痕迹的扫了纳莎一眼,随即凝神看向前方的十字路口,一道模糊的黑影正缓缓出现在视线中。

“厉鬼出来了。”杨间提醒了一句,然后严阵以待的看着厉鬼慢慢向着他们靠近。

厉鬼由远而近,身后似乎拉着什么东西,而铃声正是从它身后的东西传来。

“黄包车?”杨间诧异的看着靠近而来的厉鬼,无法理解欧洲这边怎么会出现拉黄包车的这种厉鬼。

黄包车最早源于日本,又名人力车和东洋车,后来流传到华夏的晚清期间,民国初年没了清政府限制,黄包车更是风靡一时,算得上民国时期的一股潮流。

可杨间没想到在欧洲这边会出现100多年前,东方国家较为流行的黄包车。

杨间虽然好奇,却没去细究,灵异本身就不可寻常,出现这种现象也没什么好奇怪。

厉鬼拉着黄包车伴着刺耳的铃声来到二人跟前,随即做出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只见厉鬼停下车后,侧开身微微躬下身子,做出一个请上车的姿势。

厉鬼头上戴着一顶枯黄的草帽,僵硬的脸庞似乎想要做出一个谦卑的表情,反而展现一种凶煞的模样。杨间伸手拦住准备动用灵异物品的纳沙,脑子里迅速思考着问题。

如果选择动手他们二人极有可能栽在这里。

这可是一只具有重启能力的厉鬼,一旦意识到危险就会重启自身,非但不能压制厉鬼,反而会招来附近游荡的鬼奴。

厉鬼加鬼奴。

这无疑是对二人雪上加霜。

杨间目光冰冷,死死盯着眼前躬身,姿态表现谦卑的厉鬼,它邀请自己上车的话会带到哪里?

又或者是否会触发了它的杀人规律?

“杨间队长?”纳莎紧张无比,正准备出手压制,却被杨间拦了下来。

可杨间拦下自己却迟迟没有反应,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显然,她也意识到如果强行出手,二人有极大概率会栽在这里,不然就算是杨间阻拦她也会选择出手。

但是眼下厉鬼就在跟前,不作出对应手段,厉鬼早晚会对他们动手。

“叮铃...”黄包车的刺耳铃铛陡然响了起来。

厉鬼等了半分钟的时间,二人还是没有上车,躬着的身体微微挺直,脸上“谦卑”的表情也开始逐渐变化。

纳莎脸色大变,厉鬼要开始执行它的规律杀人了。

厉鬼的一系列变化自然被杨间注意到,没有多于的时间去思考厉鬼的规律。

迅速扫了一眼脚边如烂泥一般的鬼奴,再看了眼面前的厉鬼,杨间似乎想通了什么,当即拉着纳莎坐上了黄包车。

纳莎被杨间拉上了黄包车,一脸惊魂未定的望着杨间,她来不及去询问,当即又将目光死盯着厉鬼,现在没时间去问杨间为什么要拉她上车。

因为厉鬼的行为还在继续,直到挺直了身体它才停下动作。

杨间此刻也是紧张万分,就在刚才他仿佛已经洞悉了厉鬼的杀人规律,毫不犹豫的拉着纳沙上车。

他不敢保证厉鬼的规律是如他所想的那样,可他可以肯定如果不上车的话,厉鬼必然会对二人出手。

上了车后,二人感觉如坠冰窟,一种刺骨的冰凉浸透身体。

不过二人没心情去感受这份怪异,更没时间去交谈,注意力始终盯着前方的厉鬼。

“叮铃...”车上的铃铛再次响起,僵持不动的厉鬼像是接收了信号一样,再次开始了动作。

车上的二人,无不紧张到双手紧紧扣着手中的黄金容器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