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弹弓

“杨间奈何不了我,同样我在他的鬼域里也奈何不了他,杨间掌握了我不少信息,再这样下去迟早对我不利。既然如此,我只能动用灵异之物了,虽然要付出代价,可如果能重伤到杨间,这点代价也算值了。”

安泰暗暗想着,然后从腰间取出一个木质弹弓。

弹弓外表黝黑,像是裹上了一层污垢,两端的皮筋也颇为老化,感觉稍一用力就能把它拉扯崩断。

安泰一手抓着弹弓,一手掐着皮筋,然后将其拉出满弧状。

略黑的脸色瞬间变的无比苍白,如患了重病的患者一样,一脸暮气沉沉的样子。

这是灵异物品抽走了他身上的精气神,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会保持这种虚弱的状态。

这种虚弱无法医治,不但是身体上的虚弱,精神上也是处于一种极度消沉的萎靡状态。

这便是使用了灵异物品的代价。

灵异弹弓被安泰拉满弧度,脑海里想象着杨间的样貌,然后大喊了一声“杨间”,紧抓皮筋的手随之松开。皮筋惯性弹射。

不过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就像普通人拿着弹弓,放了一发空弹一样。

安泰放射出以后,整个人应声跪倒在地上,如果不是体内厉鬼替他分担大部分的代价。

这一刻的安泰早就生不如死了。

安泰喘息了一会儿,看着鬼域某个方向,心道:“这一次的代价有些大,已经影响到体内的厉鬼复苏了,不过我的代价越大,杨间承受的代价只会更大。”

灵异弹弓以使用者体内的厉鬼数量为准,厉鬼越多,放射的灵异力量就越强。

而另一边,杨间躲在第二层鬼域里,时刻关注着第一层鬼域里的情况。

虽然他大致知道了安泰体内厉鬼的信息,知道如何防御他的偷袭,但他不敢保证安泰是否驾驭了第三只鬼,那未知的鬼是唯一变数,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所以必须小心对待。

杨间一路走来,经历过许多大小的灵异事件,就是因为时刻保持谨慎才能走到今天,否则早就死在各种灵异事件上了。

“嗯?”杨间眉头一皱,第一层鬼域里,安泰暴露出了他的位置。杨间没有急着过去,而是继续藏在第二层鬼域里继续观察。

如果安泰故意示弱引诱自己过去,然后动用第三只鬼的话,自己必然会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安泰在消耗杨间的灵异力量,杨间又何尝不是在消耗安泰的灵异力量。

在鬼域里,安泰的灵异消耗比杨间要严重许多,所以杨间耗的起,用不了多久时间就能逼他动用第三只鬼的力量。

“不好。”杨间猛然一惊,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忽然涌上心头,他毫不犹豫的开启第三层鬼域躲进里面。

“怎么可能?这难道是他第三只鬼的能力?”杨间大惊,躲进三层鬼域里竟还是无法摆脱这种危机感。

就在杨间准备开启第四层鬼域时,身体突然僵硬在原地,他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第一层鬼域里的安泰。

这可是他的第三层鬼域内,这是连厉鬼都能困住的层面,他居然被灵异力量追踪到了这里。

随即,他注意到安泰手里抓着一个老旧弹弓。

“原来他动用了灵异物品。”杨间的身体开始龟裂出无数裂缝,似冰面出现裂痕,最终破裂粉碎了一地。

杨间的身体散落一地,唯独一颗脑袋还算完整的滚落在地上。

杨间并未马上死去,额头上鬼眼疯狂的跳动,似要挣脱出来一样。

如果不是鬼眼的灵异力量维持着,杨间在身体粉碎的那一刻就死了。

“这个灵异物品竟能粉碎厉鬼。”杨间的意识很虚弱,全靠鬼眼的灵异力量在维持,通过鬼域的视觉传递,他知道自己是被灵异物品袭击了。

这件灵异物品很可怕,居然可以粉碎厉鬼,而且一次性粉碎了体内两只厉鬼。

鬼手和无头鬼影,此刻与他的身体正混成了一团散沙。

不过所幸的事,粉碎的厉鬼是无头鬼影和鬼手,如果粉碎的是鬼眼,杨间绝对幸免不了,会死在灵异物品的攻击下。

鬼眼保护了他的头颅,维持了他的意识,如果头颅粉碎,意识消散,那他就真的死了。

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身体即便被无头鬼影修复了,控制身体的将不再是杨间,而是无头鬼影。

到那时,无头鬼影修复完好后,将会彻底成功驾驭这具身体以及身上的所有厉鬼。

两只厉鬼粉碎了一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拼接。

无头鬼影有极强的拼接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拼接身体和自身的拼图。

当然,这主要还是杨间在用意识控制无头鬼影修复身体。

毕竟他现在还没彻底死去,控制权还在他手里,不然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他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鬼眼抹除意识。

此番情景,像极了大京市里发生的一幕,只是当时的他依靠八音盒的诅咒才生存了下来,而这次却是因为体内驾驭厉鬼的数量解救了他一命。

破碎的身体像无数块碎布一样,被无头鬼影缓慢的修复拼接。十分钟后,一具没有头颅的身体来到杨间的脑袋旁,弯身将地上的脑袋举起,然后装回它原来的所在位置。

杨间尝试扭动几下脖子,身体没有出现异样后,苍白冷漠的脸庞上,一双赤红的双目泛着猩红的光芒。这一刻,杨间彻底的愤怒了。

再次经历了一回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经历,杨间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戾气。

双眼赤红,如同鬼眼。

他从鬼域里拿出一把生锈的砍菜刀,直接从三层鬼域回到第一层鬼域。

杨间本来打算摸清楚安泰的第三只鬼的信息后,再对他出手,却没想到他手中竟会有如此恐怖的灵异之物,连厉鬼都能干扰粉碎。

不过越是厉害的灵异之物,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无头鬼影修复身体花了十几分的时间,而安泰迟迟没有再出手,说明他被灵异物品反噬的后果不容小视,甚至可能影响到他厉鬼复苏的处境。

杨间鬼手拿着菜刀出现在第一层鬼域中。

第一层鬼域内,安泰努力压制体内传来的躁动,仿佛身体里面装了两种水火不容的东西在争斗。

这种分筋错骨,浑身被撕裂的感觉让他痛苦无比,但他却连一点声音都没叫喊出来,硬硬生生的被他忍耐下来。

十几分钟后,这种让人绝望的痛苦才消减下来,身体里的厉鬼终于恢复沉寂,再次恢复了平衡。

“可恶,这件灵异物品果然不能随便乱用,随时可能付出无法想象的代价。”安泰心有余悸,他只是稍微动用了一点灵异力量来催动这件灵异物品,却没想到灵异弹弓直接爆发,险些刺激了两只厉鬼复苏。

“这次回国,必须要再去一次曼若亚山,否则体内厉鬼失衡,用不了多久就会复苏。”安泰心里想着。

曼若亚山在泰国是一禁忌之山,里面游荡着无数厉鬼,葬送了不少泰国顶尖级的驭鬼者。

虽然里面危机重重,却同样充满了惊喜,曼若亚山里有一座鬼坟山,里面沉睡着无数恐怖级别的厉鬼,只要趁厉鬼在外游荡还没归墓之前,能够抢先睡进一座孤坟里,体内复苏的厉鬼便会受到压制,从而延缓厉鬼复苏的时间。

安泰的鬼很特殊,极擅长隐匿,虽然成功睡进了一座孤坟中,延缓了厉鬼复苏的时间,但也险些死在鬼坟山里。

可是厉鬼再奇特,总会有相克的鬼存在。

“鬼域还在,该死的杨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安泰不得不承认杨间的实力过于可怕,灵异弹弓会根据驭鬼者体内的厉鬼数目造成相等的伤害,却依旧没能杀死他。

他虽然计算过杀不死他也能重创到让他厉鬼复苏,可是十几分钟过去了,杨间的鬼域依然开启着,丝毫没有变动过。

如果杨间死了,鬼域便会消失。

可如果是杨间的厉鬼彻底复苏的话,鬼域就会不受影响的发生诡变,届时,就算他的鬼在特殊也会被厉鬼杀死。

可是照现在来看,鬼域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如此说来,杨间并没有死,同样也没有厉鬼复苏。

“杨间必须死,棺材钉我必须拿到手,不然我无法压制那该死的东西,我必须驾驭那只厉鬼来完善我的拼图。”安泰面露狰狞,然后又从怀里拿出一件灵异物品。

这是一件紫色的发簪,发簪边角雕刻着一只耳朵,这只耳朵栩栩如生,像是从人的身上硬割下来,然后再强粘贴上去。

安泰拿出这件灵异物品时,那只诡异的耳朵竟然动了几下,似在聆听周围的东西。

“不愧是拾荒者,身上的灵异物品不少嘛。”杨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出现在安泰的身后。

安泰心情无比沉重,杨间竟然这么快就恢复了行动,刚才的灵异物品对他造成的伤害,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因为担心厉鬼复苏,安泰并没有动用厉鬼的能力来隐匿自己,心想着杨间遭受了灵异弹弓的袭击,应该不会这么早恢复,所以放松了警惕。

“看来你只驾驭了两只鬼,刚才的灵异物品,应该是根据你体内的厉鬼数量来造成伤害,真是可惜了,我驾驭了三只鬼,没能让你的计划得逞。”杨间站在安泰的身后冷冷盯着他的背影道。

他不急着出手,安泰既然没有驾驭第三只鬼,仅靠灵异之物还不至于让他忌惮。

更何况安泰此刻的状态很不好,不可能再次使用刚才的灵异物品,否则不用自己动手,他就要死于厉鬼复苏了。

安泰下意识的抓住灵异弹弓,想再给杨间补上一弹弓,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杨间驾驭了三只鬼,终究会有一只鬼吊住他的命不让他死去,反而自己会先承受不住代价而死于厉鬼复苏。

杨间迟迟没有动手,安泰以为杨间此刻的状态如他一样,甚至比他还要更糟糕,当下只能维持鬼域的样子,所以不敢轻易动手,否则灵异失衡,先死的就是杨间了。

“杨间,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能力超乎想象的强大,但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安泰冷笑,随即把灵异发簪扎进头上的彩绳上。

他的身影再次从杨间的面前消失了。

“那只诡异的发簪竟让他恢复了状态。”戴上发簪的那一刻,杨间明显察觉到安泰的状态瞬间恢复成最良好状态。

“有趣,身上的灵异物品果然不少。”杨间冷冷一笑,道:“猫捉老鼠的游戏结束了,你该去死了。”

杨间的话语落下,鬼手高举柴刀,鬼影瞬间覆盖在鬼域的每个角落。媒介触发,鬼域内无数脚印呈现,虽然安泰的鬼可以隐匿踪迹,但它无法隐匿留下的脚印。

杨间踩在安泰的脚印上,属于柴刀的杀人规律触发,身体前倾,柴刀瞬间劈砍而下。

与此同时,杨间的鬼手瞬间裂开一道口子,柴刀的诅咒生效了,鬼手压制的名额当时减少了一个。

躲在远处的安泰,正准备动用第二件灵异物品偷袭杨间时,突然一种无法言喻的恐惧涌现心头。

下一刻,安泰来不及做出反应,他的意识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下一秒,他的身体包括他体内的厉鬼,在这一刻被分裂成了两半。

厉鬼的拼图在这一刀之下被打碎了。

安泰的脑袋从中间位置一分为二,彻底的死在柴刀的诅咒之下,连厉鬼复苏的机会都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