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拾荒者

废弃的小区,到处都是腐烂的尸体,糜烂的腐肉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已经严重渗入到了空气里。

杨间已经对此感到非常麻木了,这些天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感受不出空气的好坏。

鬼眼扫视了一周,除了一堆腐烂的尸体,并未看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他依然小心谨慎的关注四周。

这里充满了诡异,随时可能发生意外。

博物馆已经复苏到一个非常可怕的等级,就算世界上所有的顶尖驭鬼者过来,恐怕也是过来送人头的,只会给博物馆的厉鬼添加拼图。

杨间在外围打游击,可就算是这样,他好几次都险些因此丧命,可想而知博物馆内的厉鬼,已经成长到了难以想象的绝望存在。

“这次的灵异事件,炸出了许多秦老那种级别的老古董,恐怕也只有这群老古董才能与之抗衡吧?”

杨间望着远方,额头的鬼眼不安的转动,隐约间看到一座巨大宫殿的轮廓,这应该就是那座博物馆了。

不一会,鬼眼传递出了一种强烈不安,然后强制闭上了眼睛,博物馆内的厉鬼似乎察觉到鬼眼的窥视,对它进行了灵异压制。

“该死博物馆。”杨间猛然间感到头痛剧烈,像是要炸裂了一样。

下一秒,眼鼻口耳,七孔之中竟溢出了鲜血。

灵异之间的碰撞,鬼眼没有任何优势,无法抵御博物馆的压制。

杨间没有心思去关心这些,他此刻的脑子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破坏他的脑神经,险些让他痛死过去。

“我必须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这种级别的厉鬼,根本不是我能对付的。”

杨间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恐怖的厉鬼,就算是鬼画在它面前也要逊色几分。

如果不是有秦老这种级别的驭鬼者,在博物馆内对根源鬼进行压制,分担了大部分的灵异力量,恐怕刚才他就已经被厉鬼杀死了。

灵异力量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杨间就从痛苦之中恢复过来。

这也是因为他驾驭了三只鬼,如果换成普通驭鬼者,只怕不到几秒时间,就会当场被灵异力量杀死,体内厉鬼直接复苏。

“博物馆的鬼域覆盖了半个米国,我的鬼眼被压制,无法使用鬼域。”

杨间的最大优势被博物馆压制的死死的,让他无法开启鬼域离开这里。

杨间在马路上随便找了辆小汽车,上车后发现自己竟然不会开欧美这边的车子,然后下车又找了一台自动挡的汽车,开启后便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汽车在马路上全速行驶,他不担心会撞到人,如今这座城市被博物馆的鬼域覆盖,不可能存在活人,即便有也是驭鬼者和鬼奴。

如果是驭鬼者,不可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在路上成为厉鬼的目标,如果是鬼奴,就是撞到了没事。

不过驭鬼者不可能还会选择停留在这种灵异严重的地方。

杨间会进到这里并非自愿,而是在对付厉鬼时误闯了进来,而厉鬼进入这片区域后,似乎被博物馆的根源鬼发现了,直接被它当场吸收凑成了拼图。

“这片区域是博物馆的中心区域,靠近这片区域的鬼会被它当场吸收,成为自身的一张拼图。”

杨间在这个鬼地方已经迷失了几天无法出去,通过这几天的遭遇,他发现这片区域虽然充满灵异,但对于驭鬼者而言相对比较安全,但也充满了潜在危机。

灵异的变动谁也无法预测,熊文文能预知未来,可一旦涉及到灵异之事,预测出的未来也会受到干扰和各种不确定因素。

连预知鬼都无法确定未来的稳定,普通人就更不可能断定灵异的变动性。

杨间开着车一路狂奔,直到汽油彻底耗尽停在路上,他才从车内下来。

举目四望,灵异发生之前,这里应该是一座很繁华的地方,如今这里除了一片寂静之外,感觉不到什么风吹草动。

这样的环境下,拍个巴掌都会有回音。

杨间尝试下睁开鬼眼,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走出了中心区域,如果出来了,鬼眼就不会受到压制。

额头的皮肤阵阵蠕动,随即撕裂出一道口子,一只猩红的眼睛陡然冒了出来,眼睛上下转动,好奇的扫视四周的环境。

“压制不是很大,这么说来,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行驶,应该就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鬼眼传递出轻微的不安躁动,没有之前那么激烈,说明他已经偏离了博物馆的中心区域。

杨间准备重新换上一台新车,打开车门正准备弯身钻进去时,忽然停住了动作。

抬起头,额头上猩红的鬼眼散发着诡异的红光,望着前方幽暗的小巷。

如此凝视了近一分钟,杨间语气冰冷道:“既然故意让我发现你了的存在,为什么还躲着不出来?”

鬼眼都无法察觉到的人,杨间不得不严阵以待。

“不愧是华国顶尖的驭鬼者,进入博物馆的中心地区,竟然还能成功活着出来。”

一道声音从幽暗的小巷内传了出来。

“你也很不错,如果不是刻意让我发现,我居然发现不了你,你的鬼很特别,你留在外围一带,即不离去也不深入,这么有底气的留在这里,应该是和你驾驭的鬼有关吧?”

杨间凝目望着从暗巷中走出来的男子。

男子是个中年人,讲的是泰语,通过翻译耳机明白了他的意思。

“自我介绍下,我叫安泰,很高兴认识你,杨间队长。”

安泰皮肤黝黑,头上缠着一根三色绳子,有点类似打泰拳的拳击手。

安泰,很陌生的名字,杨间看过所有支援的驭鬼者的资料,其中包括了他们的照片在内,可并没有一个叫安泰的驭鬼者。

杨间用鬼眼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叫安泰的泰国人,然而并未察觉出什么异样,对方就是一个普通人。

可越是如此,杨间越是觉得此人很危险。

“你并不是米国邀请来的外国支援者,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逗留在这里?”

杨间冷眼望着安泰,做好了交战准备。

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危险,他的所作所为也充满了怪异,这个地方陨落了十几个外国支援者,而且都是国内顶尖的驭鬼者。

连他们这种级别的驭鬼者都栽在了外围,这个名叫安泰的驭鬼者却安然无恙的躲在这里,不说他的能力,光是他的这种怪异举动就足够让他小心提防。

“我确实不是被邀请过来的驭鬼者,我只是来这边旅游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安泰一副无奈的样子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杨间冷笑道。

“你是拾荒者?”杨间很快便猜出了他的身份,安泰的鬼很特别,如果不是对方刻意的情况下,连他的鬼眼都没法发现他的存在,他甚至怀疑就算是厉鬼,应该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所以他才仗着厉鬼的特殊,躲藏在这个地方等待路过或者死在路上的驭鬼者,然后从他们身摸索灵异之物。

驭鬼者对金钱已经没了兴趣,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灵异之物。

“拾荒者?”安泰摸着下巴,在思考杨间说的这个身份,沉默了片刻道:“拾荒者似乎确实很符合我的行事分格啊。”

看着安泰这么轻松的承认,杨间心里微微一沉。

因为安泰认出了杨间,必然对其有一定的了解,可他依旧毫无忌惮之意,说明他有足够的把握可以对付自己。

“这么说来,我也是你拾荒的目标?”杨间关上车门,走到巷口不远的距离与之相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