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被入侵的鬼域

鬼医生复苏了,老鬼一旦进入假死状态,厉鬼本能的从沉眠中复苏。

它从地上缓缓爬起来,冥冥中像是有着某种感应,它朝着某个方向望去。

随即一抹无形的刀光斩落在身上,它的身体瞬间被拦腰斩断,身体无力的翻滚到一旁。

鬼医生挣扎着向着另外一截身体爬去,拼图破碎使它的灵异大幅度降低,厉鬼除了杀人之外,它的另一个本能便是寻找更强的拼图。

蔚蓝的天空转瞬间变得猩红一片,下一秒,一束红光如流星划过,杨间兀地出现在一旁。

拼图被分解,杀人规律有很大几率会随之改变,它的恐怖程度大幅度降低,便是无头鬼影附在身上,应该不会触发到厉鬼的规律。

因为它的拼图被打碎,杀人规律不完整,变更成了一种新规律。

然而就在杨间靠近的时候,身体猛然间僵硬在原地,整个人突然栽倒在地上,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随即他一脸震惊的望着前方盯着自己看的厉鬼。

他难以置信,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自己居然被厉鬼袭击了一次。

“嘿嘿嘿……想让不到吧,不完整的杀人规,却能从你的身体上达到要求。”厉鬼阴狠的盯着杨间,发出冷笑。

厉鬼分解后,灵异降低,无法维持复苏,老鬼的意识重新占据了身体。

虽然身体被柴刀分解,但由于是厉鬼承受了伤害,所以老鬼并没有死去,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对她来说也是极其不利。

如果不尽快缝合身体,她还是一样会死。

杨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瞪大了双眼盯着前面的老鬼。

他想不通自己是如何触发了规律。

无头鬼影吗?

无头鬼影在他赶来之前就已经隐藏好了,不可能触发规律。

灵异手术刀并没有触发条件,只能说老鬼被分解后,规律发生变化,而自己无意间满足了她的杀人条件。

“而这个条件是什么?”杨间感到疲惫,一股倦意猛然袭来。

这是厉鬼带来的灵异诅咒,杨间一旦就此睡下,可能就再也醒不来了。

“厉鬼分解死机后,规律被弱化灵异被降低,否则我现在已经死了,我必须尽快站起来,否则一旦顺着倦意闭眼我就真的会死在这里。”

躺在地上越久,那种倦意就越浓重,仿佛一个正常人四五天没有睡过觉一样,躺在某个地方随时可能陷入深眠。

“她刚才说我的身体满足了她的规律要求,身体?”杨间一边挣扎着从地上起来,一边迅速的思考问题。

“她是一名医生,驾驭的厉鬼也是和医学有关,目前所知的规律是影子,拼图碎了规律也变了,应该离不开医生的老本行。”

杨间吃力的撑起身体,那种沉重的倦意才得到一些松弛。

“该死的,灵异拼图被打散,厉鬼的力量被严重削弱,竟然没能一击杀死他。”

看着杨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老鬼顿时有些慌了。

一旦杨间站起来,灵异效果将不能再影响他。

“不行,不能让他站起来,一旦摆脱了我的灵异,死的人将会是我。”

老鬼伸出一只干瘪的手臂,对着杨间比划了一下,好不容易半撑起身子的杨间,又瞬间倒了下去。

“这个疯婆子的规律到底是什么?”

杨间再次趴在地上,袭人的倦意如潮水般涌来,意识渐渐模糊,仿佛抽干了所有力气。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周边的噪音也渐渐变得细小无声。

老鬼面部扭曲,露出痛苦之色,身体被分解,还动用了两次杀人规律,半截身体有些承受不住,仿佛身体里的鬼要从她体内挣脱出来。

看着杨间双眼失神,身体松软的趴在地上,脸上痛苦的表情才稍微缓解,道:“代价虽然大了点,可算是把你弄死了。”

杨间的意识很薄弱,仿佛进入一场梦境,这个梦境一片空白,像无尽的深渊,而他却一直这样漂泊在这里。

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任何的生命痕迹。

“我这是死了?”杨间喃喃自语,即便到了这种地方,他也依旧疲惫无比,随时可能陷入沉眠。

老鬼歇息了片刻,缓解了身上的痛苦后才吃力的向着下半截身体爬去。

她要拼接好身体,这样不但可以救活自己,同样也能缓解厉鬼复苏。

“这次的代价虽然大了点,差点把自己也栽了进去,不过所幸最后赢的人是我,同时还有一份意外收获。”

老鬼距离下半身还有几米的距离,心中有些得意。

鼎鼎大名的杨间竟然被她杀死了,而且还收获了他手中的棺材钉以及一把灵异武器,这简直是双喜临门。

杨间望着白蒙蒙一片的深渊,四处环视,看不到起点,望不见尽头。

他想睁开鬼看看的时候,忽然眼前的白色深渊变得一片猩红,一只巨大的猩红眼睛如圆月般出现在深渊。

这只眼睛巨大无比,宛如赤红的巨月悬挂高空,死死的盯着杨间看。

“啊!”杨间脑子一阵剧痛,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锤了一下,瞬间从疲惫的状态中惊醒过来,一双眼睛充斥着血,变得无比猩红。

杨间抬头,额头裂开一道血痕,一只猩红的眼睛猛然冒了出来。

这只眼睛充满了邪性,出来后对着四周到处张望。

事情却并未就此禁止,杨间的脖子以及手臂,陆续冒出了一只只眼睛,直到身体长满了五只猩红的眼睛才停止下来。

杨间面色冷冽,如厉鬼复苏一般盯着前面的老鬼。

老鬼感觉身体冰凉,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险些没把她吓死。

半截身体瞬间如坠冰窟一样,吓得她浑身冰冷。

原来撤除的鬼域再度覆盖出去,而这次覆盖的面积远远超越了杨间当时所覆盖的面积。

五层鬼域铺天盖地的笼罩一方领域,所覆盖的地方,现实被灵异强行修改。

现实,空间,质量。无不被灵异侵蚀。

老鬼浑身颤动,身上说不出的瘙痒,紧接着长出无数细小的手指,每根手指都在撕裂她的皮肤。

她痛不欲生,鲜血流满一身,仿佛身体里的鬼也受到了影响,竟隐隐有些不安。

她惊愕的看着眼前的杨间,她怎么都没想到杨间会厉鬼复苏的这般快,一点准备时间都没留给她。

而他驾驭的鬼眼,居然恐怖到这种程度,更改现实与质量。

周围的世界变得无比猩红,宛如盖上了一层血布,将整个世界都渲染成了血红色。

杨间直直的站在那里,身上泛着猩红光芒,五只猩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半人半鬼的老鬼。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了……”杨间还有一丝微弱的意识,还未完全被鬼眼压制。

意识薄弱的可怕,随时可能被鬼眼抹除,如果不是驾驭了三只鬼帮他顶着这份压力,他的意识早被鬼眼搅碎。

老鬼此刻彻底慌了心神,她无惧对抗杨间,可不代表她敢无惧真正的厉鬼。

杨间此刻就像个煞神一样伫在那,五只猩红的眼睛如炼狱之中的魔鬼一样盯着自己。

她不敢轻举妄动,哪怕此刻杨间的身体伤痕累累她也不敢发动厉鬼的杀人规律。

现在的杨间和真正的鬼没有什么区别,仅凭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办法抗衡眼前的厉鬼。

老鬼努力的向着另一截身体爬去,拼图完整的情况下,她才有信心逃出这个地方。

现在的杨间已经不是她能招惹的人了。

不,应该说是鬼。趁着“杨间”还没对自己动手的时候,赶紧拼凑好身体,然后逃离这个鬼地方。

杨间的意识很薄弱,鬼眼虽然复苏了,但还没彻底将杨间的意识抹除。人与鬼的对抗。

正是因为如此,鬼眼一直没有对老鬼出手。

“太好了,连上帝都站在我这一边。”

老鬼距离下半截身体不足半米,情绪顿时激动起来,只要修复了拼图,即便关押不了杨间身上的厉鬼,也能从容离开。

老鬼的身体长满了无数寄生虫般的小触手。

小触手如一根根手指,疯狂的撕扯她身上的血肉,仅仅片刻钟时间,她身上的皮肤就被撕得稀烂。

仿佛遭遇了抽筋拔骨的厉刑,活活将其折磨的似鬼非人。

可老鬼感受不到这份痛苦,心中的恐惧让她忘记了什么叫疼痛。

她此刻只想尽快逃离这里,否则一旦等“杨间”反应过来,就算是修复了拼图以目前的情况,想要逃离鬼域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老鬼取出手术刀,触碰灵异之后,手术刀顿时溢出了鲜血,并散发出一种难闻的气味。

她要用手术刀的灵异来克制杨间,虽然谈不上真正的克制,但多少可以起到一些拖延,为自己留点时间拼接身体。

一直没有动作的杨间,在手术刀的灵异触发后,冷漠的表情终于有了反应。

“为什么会这样,手术刀的灵异对他起不到效用。”老鬼眼瞳急剧收缩,不敢置信的望着缓缓向他走来的‘杨间’。

杨间鬼眼复苏,厉鬼已经睁开了五只眼睛,甚至第六只眼睛隐隐浮现在胸口,这算是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复苏程度了。

手术刀的出现,让厉鬼本能的被拼图吸引。

“法克,老娘跟你拼了。”老鬼退无可退,下半截身体离自己仅仅只是一步之遥,可这一步之遥犹如天涯之远。

明明就在眼前,仿佛永远达不到的终点。

“去它妈的鬼域,老娘宁愿厉鬼复苏也不要死在你的手里。”身上的小触手让她忍受了极大的痛苦,再加上生路被堵死,她反而没那么恐惧,甚至变得越发疯狂。

杨间身上有柴刀留下的诅咒,符合了她的杀人规律。

只见老鬼朝着杨间做了一个手势,走上前的杨间顿时停下了脚步,胸口一只若隐若现的鬼眼竟消失了。

“她无意间竟替我压制了鬼眼复苏。”杨间思维薄弱,身体的控制权完全被鬼眼剥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

如果老鬼知道她的出手反而帮助了杨间压制鬼眼,不知道得知真相后的她会不会被气个半死。

不过老鬼没时间去想这些,她亲眼看到杨间胸口的鬼眼少了一只,以为自己成功压制了杨间。

手术刀上的鲜血在杨间靠近的时候,刀柄上鲜血狂流,如开了阀门的水龙头一样疯狂的往外溢血。

距离越近,手术刀的灵异效果就更显著,厉鬼化的杨间,行走时步伐终于变得沉重起来。

再一次动用了灵异力量,老鬼浑身都在抽搐,被斩断的身体竟出现了诡异的人影。

她身体里的鬼正在挣脱束缚。“该死,厉鬼要从我身上复苏了。”老鬼又惊又怒,几乎拼掉了整条命也只是限制了杨间的步伐。

他驾驭的鬼实在太恐怖了。

杨间终于走到了她的面前,一张死气的脸庞直勾勾的盯着手术刀,随即伸手朝着老鬼抓去。

老鬼心脏狂跳,末路边缘一切的恐惧都化成了疯狂,她忘记了什么叫恐惧,一脸的癫狂之色,犹如之前那样重新变回了冷血老鬼。

她无所谓厉鬼复苏与否,再次挥动手臂发动了规律,手术刀直接对着手臂上的一只鬼眼扎了下去。

手术刀的灵异生效了,一只猩红的鬼眼剧烈的挣扎了几下之后,便从手臂上消失了,同时老鬼的杀人规律也起到了作用,杨间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在地上。

原本意识薄弱的杨间,阴差阳错的重新开始恢复了意识,身体的掌控权慢慢地又回到手里。

手术刀麻醉了鬼眼复苏,替杨间摆脱了被鬼眼杀死的困境。

重新掌控身体后,杨间迅速压制鬼眼复苏的冲动。

覆盖的鬼域在缩小,直到杨间所掌控的范围才停止。

老鬼已经真的疯了,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厉鬼复苏,杨间看了眼插在手臂上的手术刀,又看了眼老鬼。

“拔了手术刀鬼眼会再次复苏,这就像当初鬼报纸压制鬼眼一样。”

杨间没有趁机杀死老鬼,现在的她杀不杀都一样,一个没有理智的人对他来说已经算不上威胁了。

更何况她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于厉鬼复苏。

正当杨间沉默的时候,他鬼域里突然有个不速之客闯入。

“我的鬼域竟被一只鬼入侵了,不对,这不是鬼,而是一只鬼奴,这怎么可能?”

杨间一脸的不可置信,这附近竟有一只恐怖等级极高的厉鬼,否则不可能仅凭一只鬼奴就能入侵他的鬼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