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看不见的灵异

“不错,答不答应是个人的事,是我们一厢情愿了。”纳沙觉得有理,旋即话锋一转道:“听说杨间队长手里有一枚可以钉住厉鬼的钉子,好像叫做什么棺材钉,据说这枚棺材钉可以立刻让厉鬼进入死机状态,不知道这个传闻对不对。”

闻言,杨间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纳沙虽然用一种好奇的语气来询问,但却是拐着弯告诉其他驭鬼者,他身上有一枚可以制服厉鬼的东西。

对驭鬼者而言,这样的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保命符,异常珍贵稀少。

这句杀人诛心的话果然起到了作用,纳沙的话音一落,驭鬼者们的眼中顿时闪烁着贪婪的目光,盯着杨间的眼神都明显带着火热。

杨间看着一群蠢蠢欲动的驭鬼者,丝毫没有胆怯,额头的鬼眼陡然睁开,一抹红光闪现,猩红的鬼眼死死盯着驭鬼者道:“有,又怎样?”

虽然对面人数众多,但杨间无惧他们,自从鬼画事件,从鬼新娘那里窃取了一丝灵异力量后,杨间的鬼手得到了升化。让他有了不少底气。

而且出国前,他做了充足的准备,就是为了应对这种突发事件,比如觊觎他手中棺材钉的驭鬼者。

“杨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只是想确定一下传说的真实性,好对博物馆有个应对方案,没必要这么剑拔弩张吧?”纳沙有些意外杨间竟会这般头铁,在面对这么多的顶尖驭鬼者,居然还敢这么硬气。

这种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有绝对的实力,才会无惧这么多的驭鬼者。

不过纳沙更相信是后者。

米国负责招待驭鬼者的警务员,见双方有了动手的意思,无不吓得面无人色,躲在一边不敢吱声,联络手机更是把音量调到最大,让这里的对话尽量传送到总部那边让他们想办法处理。

“棺材钉我有,可我为什么要配合你们?”杨间有棺材钉的消息,有去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所以没必要在这里隐瞒。

“你...”

纳沙被怼的无言以对,这个杨间真是一个疯子。

不过她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随即冷冷注视了他几眼后,嘴角流露出了一抹邪魅笑容,便不再说话。

其他驭鬼者们若有所思的看着杨间,同样流露出诡异的目光和笑容。

杨间眯眼看着他们,心里知道这些驭鬼者们可能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甚至已经暗中联盟了也说不定。

联盟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他手里棺材钉。

不过杨间也没太在意这所谓的联盟,既然是为了利益而结盟,那双方之间不可能相互信任。

杨间抓住了这个漏洞,便无惧他们的联盟。更何况,能够成长顶尖的驭鬼者,谁手里没有一些保命的东西随身携带?而这些东西,正是驭鬼者们渴求的东西。

“额,诸位,既然人都到齐了,就请各位开始行动吧。”一个负责接待的官员,接到了总部通知后,硬着头皮上前说道。

他其实怕的要死,双腿都在打颤,不然也不会等到双方都保持沉默以后才开口提醒。

“博物馆里的厉鬼复苏后,鬼域覆盖了整座城市,甚至开始向邻隔的城市扩展,鬼域很诡异,进来后竟有一种真实即虚无的错觉感。”

杨间随着大众进入了博物馆的鬼域,一进到里面,顿时感到一种难言的压抑感涌上心头。

这种压抑感直冲心脏,就好像一个死刑犯步入刑场,看着刽子手在那摩擦刀锋,然后对着跪在地上的死刑犯手起刀落,心中的恐惧如山一般压制在心头。

如果是普通进入到这里,足以被这种压抑感折磨到发狂。

“这个地方很诡异,事物虚实不定,且会勾引出内心的恐惧。”有驭鬼者提醒。

“这应该是鬼域自带的灵异力量,大家最好不要走散。”

十七位驭鬼者默契地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团队。

这时候他们仿佛忘记了刚才对杨间的不满,在面对厉鬼的时候,他们可以忘记所有的不快,包括杨间在内,哪怕他再怎么想杀死纳沙,这时候也只能先放下心中的杀念,优先解决厉鬼。

“杨间,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低沉问道。

他在欧洲听过杨间的大名,也调查过杨间的资料,知道他驾驭了不止一只鬼。

可他最出名的还是鬼眼的能力,不但可以看破幻象,还能看穿常人无法看清的东西。

杨间进入鬼域之后,鬼眼就一直睁着,眉心的鬼眼躁动不安,幸运的是并没像鬼画那样受到全面压制。

虽然鬼眼有种想要闭合的冲动,但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

“这里似乎是一座小镇,怪异的地方你们也看到了,真与假的交融。鬼眼看到的事物是外面的现实世界,可这里却也是真实的存在。”

杨间扫视了一圈,鬼域的世界一片灰蒙,肉眼所见的东西虚虚实实,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像一个超高度近视的人摘了眼镜看世界一样。

鬼域的世界是虚拟的,但它在逐渐的真实化。

“你是说鬼域在修改现实?”闻言,驭鬼者们心情变得无比凝重,他们相信杨间此刻不会说谎骗人,而且这里的确如他所说那样,充满了虚幻却又真实的存在。

杨间此刻心情也很沉重,博物馆的恐怖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不下于鬼画事件。

他不知道博物馆的拼图完成了多少,可如今看来它的完成度已经不下于当初的鬼画事件了。

当初的鬼画事件,杨间保守预估鬼画拼图的完整度达到了四分之二左右,它展现出来的恐怖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便是从民国时期活到现在的秦老,亦是差点陨落在鬼画事件里,最后不得不释放同样等级为S级的鬼差与之碰撞。

而秦老本人则是找到了灵异公交车,并驾驶着灵异公交车撞击鬼画,让其陷入短暂的死机状态。

杨间也是趁此机会利用鬼手牵住了鬼新娘的手,并将八音盒的诅咒成功转嫁到鬼新娘的身上。

灵异之间的碰撞会产生压制的效果,更别说在多重的灵异碰撞之下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当初能够压制鬼画,杨间付出的很少,几乎全靠秦老在出力。

如今博物馆的厉鬼复苏,只有他们几个队长级的人物面对,杨间一层把握都有。

不过好在自己等人只是过来支援米国,而非去与博物馆的厉鬼拼杀。

“你的鬼域能否在这里使用?”纳沙语气沉重,因为她已经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真在靠近他们。

“可以,但是我的鬼域被压制的很厉害,只能极小范围内使用。”

杨间同样感到一种压迫感,但是鬼眼扫视四周并未发现什么异常。

“快,快点离开这里,有厉鬼向着这边靠近。”这时,一个韩国女性驭鬼者陡然惊呼道。

“你说什么?”

驭鬼者们如临大敌,他们看不清楚这个世界的虚实,更加感受不到会有厉鬼在向他们靠近。

而她突然惊呼有厉鬼靠近,这如何不让人担惊受怕。

有厉鬼在身边,他们居然毫无所觉。

杨间震惊地看向身后的那名驭鬼者,连鬼眼都无法察觉到厉鬼的行踪,她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厉鬼?

猩红的光芒一闪即逝,杨间二话不说立刻开启鬼域将众人带离这里。

就在杨间等人离开不到十秒的时间,一只形态模糊的厉鬼,居然真的出现在他们刚才站立的地方。

厉鬼出现后,站在原地静止不动,高大的身体若隐若现,一张没有五官的面孔,向着某个方向张望了片刻,随即又如烟雾般淡化了身影。

杨间的鬼域被博物馆的厉鬼严重压制,当他们再度出现时,已经到了另一个城镇。

“你是怎么知道的有厉鬼在靠近我们?”一现身,杨间立即转身追问身后的那名女性驭鬼者。

他相信这位女性驭鬼者没有说谎,并确信她感应到了厉鬼在靠近,只是杨间很好奇,连他的鬼眼都没办法看出厉鬼的行踪,她是凭什么知道厉鬼在靠近过来。

别说是杨间了,就是在场的众多驭鬼者们也对其好奇不已,不过大家却出奇地相信她的判断。

韩国的女性驭鬼者名叫朴雅芝,二十五六的样子,身材高挑,穿着一身简短装,面对杨间的质问,她不慌不忙,道:“我驾驭的厉鬼有这种感应能力,我称它为鬼感应,可以感应到身边十五米内的厉鬼存在。”

原来如此,难怪鬼眼无法看到的厉鬼,而她却能轻易感觉到,原来是她驾驭了一只可以感应厉鬼存在的鬼。

不过有她这样的驭鬼者在身边,对整个团队来说绝对是一大助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