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局势变动

鬼医生正在用一种杨间无法理解的方式闯入鬼域,就好像不完成它的杀人条件,它便誓不罢休。

是媒介在引导着厉鬼。

杨间控制着鬼影修复身体的裂纹,鬼柴刀的灵异伤害,即便是鬼影也无法短时间内修复好损伤。

替死娃娃只能替死,却不能完全替他承担下伤害。

霍德森同时也在酝酿,下一次的灵异袭击,他看出杨间的状态很不稳定,刚才那一刀虽然诡异可怕,但同样给他带来了巨大反噬。

那把刀的灵异和死亡笔记一样,使用后需要承受对等的付出代价。

否则杨间不可能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反而杵在原地不动,只能警惕的盯着自己。

“那把灵异武器,似乎让你很好不好受啊!”霍德森冷笑,脖子上的厉鬼,嘴巴轻微鼓动,灵异已经酝酿地差不多了。

可杨间的状态依旧不是很好。“厉鬼已经找到我的位置了,正要入侵我的第二层鬼域。”杨间眉头皱得紧紧的,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厉鬼很快就能入侵二层鬼域找到他。

后脑勺的鬼眼浮躁不安地转动,视线一直盯着鬼域里的厉鬼。

厉鬼拥有鬼域,否则不可能进入杨间的鬼域后,还能如此自由的追踪他的轨迹,并一点点的入侵到第二层鬼域。

“柴刀的伤害,鬼影短时间内没办法修复,厉鬼是跟着鬼影这条媒介找到我,如果我此刻收起鬼影,身体肯定支撑不了多久就会坏死。”

杨间迅速思索着,一旦收走无头鬼影,身体很快就会被柴刀的灵异破坏。

“我现在的状态只能维持鬼域,无法再叠加第三层,我必须在霍德森还没动手前提前解决掉他,否则一旦等他发动攻击,以我现在的状态不可能挡得下来。”杨间飞速的思考着眼前的问题,厉鬼在后面穷追猛打,霍德森在前方酝酿致命一击。

而他此刻状态很糟糕,甚至无法分心应对任何一方的进攻。

彻彻底底的陷入了僵局。不,应该说是彻底的陷入了死局。

一旦屏退鬼影,柴刀的灵异反噬同样会让他死亡。

可鬼影是厉鬼的媒介,不屏退鬼影的话,厉鬼同样会找到他,只是时间问题罢了。所以无论杨间怎么选择,他都躲避不了死亡的威胁。

“前有饿狼后有猛虎,怎么选择都不对,干脆放手一搏,来个釜底抽薪。”杨间暗暗发狠,鬼域已经无法阻挡厉鬼的入侵,并逐渐入侵到第二层鬼域。

而霍德森的第二只鬼,此刻也已经酝酿好,蠕动的嘴巴缓缓张开,撕裂的皮肤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

“就是现在。”杨间瞳孔放大,死死盯着厉鬼张口。

在霍德森第二只鬼发动袭击的时候,他的鬼手当即对着即将近身的厉鬼招手。

动作轻缓柔和,仿佛多年不见的挚友相见,对它摇摇招手呼应。

厉鬼终于入侵到杨间的二层鬼域,媒介的引导,让它成功找到杨间的位置。

正当他即将发动必死规律时,一种无法抗拒的灵异,使它放弃袭击眼前的活人,随即鬼使神差地来到杨间跟前,替他挡下了霍德森的厉鬼袭击。

“从鬼新娘身上窃取的灵异生效了。”杨间大喜,自从窃取了鬼新娘身上的灵异后,一直没有机会使用。

今天终于找到机会动用这股灵异。一开始他并没有多大信心,毕竟只是窃取来的一部分灵异,灵异程度远不能和鬼新娘那种级别的厉鬼相比。

鬼新娘那种级别的厉鬼,是所有驭鬼者的噩梦,便是面对博物馆的复苏,二者也只是不分伯仲。

他的想法很简单,利用鬼新娘的灵异来干扰身后的厉鬼,好给自己争取一些时间,应付霍德森的厉鬼袭击。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鬼新娘的灵异居然如此恐怖,连这种级别的厉鬼,都不受控制的被其灵异给影响,硬生生的替他扛住了这波厉鬼袭击。

无声的咆哮直冲厉鬼,杨间站在身后目睹一切,并没有被波及到。

心里的震撼无法言喻。“鬼手失去了知觉,这是用完灵异后的后遗症吗?”左手完全没了知觉,就像肩膀挂了一条假肢一样,垂挂在肩上没有丝毫感觉。

不过效果还是令人满意的,鬼医生不但替他挡下了厉鬼袭击,同时因为承受了厉鬼袭击,导致自身短暂的陷入死机状态。

此刻,双方都陷入了平局,杨间在努力的催动无头鬼影修复身体。

而霍德森的第二只鬼,嘴巴缓缓闭合,再度进入了酝酿状态。

双方现在又一次进入平局,二者都需要时间准备下一次的反击。

杨间的鬼域入侵着霍德森的黑雾,而霍德森的黑雾不断侵蚀着杨间的鬼域。

局面僵持,谁也腾不出手来对付彼此。

“我的法克!还能这么玩?”霍德森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老鬼居然替杨间挡下了自己的攻击。

这怎么可能?要不是老鬼此时的状态正处于厉鬼化,他甚至怀疑老鬼是不是已经暗中叛变了杨间。“是他的那只左手。”

霍德森注意到杨间刚才的举动,惊道:“那只左手是鬼手,资料上有记载,但没有介绍!原来可以召唤厉鬼来抵挡灵异袭击。”

“不过似乎只能动用一次。”霍德森盯着杨间发黑的左手,见他招完手后便无力垂摆着,猜测出了一些信息。

“鬼医生死机后,手中的灵异物品也跟着沉寂失效。”杨间盯着眼前的厉鬼,发现厉鬼死机后,手中的灵异武器也跟着死机了。

柴刀带来的灵异,正在逐渐被鬼影修复,用不到两分钟就能彻底修复好身体。

霍德森的第二只鬼同样酝酿的差不多了,现在二人都在比拼最后一刻时间。

谁先出手,谁就是最后的赢家。杨间死死盯着霍德森,尤其是他脖子上,蠢蠢欲动的第二只鬼。

“嗯?”正当杨间全神贯注的盯着霍德森时,站在身旁的鬼医生突然动了一下身体。

“这么快就要从死机状态复苏了!?”杨间眼皮跳了跳,后脑勺的鬼眼当即转移到了脸颊上。

猩红的鬼眼不安的躁动,死死盯着鬼医生,好不容易把局势扳回平局,可千万不能因为厉鬼复苏而打破了僵局。

一旦鬼医生复苏醒来,首当其冲的就是对他进行攻击。顷刻间,杨间重新陷入了被动局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