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灵异的碰撞

杨间伫在鬼域内没有动手,他在等待时机,同时在防范对方使用第二只鬼。

果然,霍德森光靠黑雾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腐蚀掉杨间的鬼域。眼看杨间的第二层鬼域覆盖了上来,让原本腐蚀缓慢的速度,现在变得更加缓慢了。

“该死的华国人,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去死呢?!”霍德森没想到仅仅五分钟不到,自己竟然有些招架不住了,必须动用第二只鬼的能力,才能扛住鬼域入侵。

一旦被杨间的鬼域入侵成功,局势将会一边倒,猎物反而成了猎人,自己三人将被沦为笑话。

死亡笔记再度有了变化,上面的文字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如此看来,死亡笔记是根据当事人的局势而改变形势。

霍德森冷汗直冒,灵异的反噬又在身上起到作用,他恨不得当场扔掉这本破书。

当初就是因为过于信赖这本书的灵异,老鬼才会生那种疯狂的想法,设局来抢夺杨间手中的棺材钉。

可谁都没想到,杨间反应力会这么敏感,迅速察觉出整件事的异常,导致灵异之间无形的碰撞,畸变出意想不到的结果。

“特丽娜,不要在隐藏实力了,杨间终究是解决过S级灵异事件的驭鬼者,在这种人面前就应该全力以赴。”霍德森不再隐藏,直接动用第二只鬼。

只见他脖子上的皮肤阵阵颤动,像是有无数寄生虫在其体内蠕动着。

不到半分钟,一张人脸轮廓浮现了出来。

这是一张缩小版的脸,和霍德森长得一模一样。

人脸表情冷酷,没有一点生气,就和死人一样没有一丝活人的气色。

“第二只鬼出来了。”

鬼眼一直盯着二人,霍德森的变化第一时间就被鬼眼看得一清二楚。

特丽娜同样产生了巨大变化,一只右手直接老化,像是垂暮老人的手臂一样干瘪得只剩一层老皮。

“开始拼命了么?”杨间目睹二人的变化,没有急着动手。

黑雾腐蚀的速度在第二只鬼出现后,有了明显的进度效果。

那张死人一般的脸,猛然间面向鬼域中的杨间,一张密合的嘴巴强行撕裂出一道口子。

脖子上的完整肌肤就这样硬生生的撕开,露出一张带着鲜血的嘴巴,随即对着杨间发出无声的咆哮。

鬼域中,杨间看着二人身上发生的异变,正小心谨慎的提防着二人的突袭。

霍德森脖子上的厉鬼首先被杨间盯死,在它面朝自己的时候,杨间就打起了精神迎接它的突袭。

然而,灵异的诡异之处就是你永远无法确定,灵异究竟是由何而来,如何去防御突如其来的灵异袭击。

即便杨间做好了充足的防御准备,灵异降临时,依旧未能抵抗突袭的灵异攻击。

霍德森的第二只鬼发动了灵异袭击,杨间瞬间感到灵魂被撕裂了一般,这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痛苦,让他禁不住的流出一身冷汗。

“鬼域差点无法维持,二层鬼域居然挡不下那只鬼的灵异突袭。”

杨间震惊的盯着霍德森脖子上的第二只鬼。

不过所幸的是,霍德森的第二只鬼发动了一次袭击后,张开的血嘴又闭合了回去,似乎要酝酿一段时间才能进行第二次袭击。

而另一边,特丽娜干瘪的手臂在空气中一阵乱抓,仿佛空气之中有什么东西。

杨间发现,眼前的一男一女似乎可以无视鬼域直接展开攻击。

吃了一次大亏后,哪里还敢让她再得逞。

数不清的鬼手如蝗虫过境,密密麻麻的朝着二人涌去,虽然分支出来的鬼手不具备压制能力,但却可以进行干扰。

鬼域内,杨间死死盯着二人,身边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鬼手。

突然,身边的一只鬼手蓦地从他眼中消失。

鬼域里的一切变动都躲不开他的鬼眼视线,那只消失的鬼手是被人强行从鬼域中抽离出去。

“是那女人第二只鬼的能力?”杨间当即将目光盯着特丽娜那只干瘪的手臂。

“该死的,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抓住这么个玩意儿?”

特丽娜有些恼怒,她的灵异可以在视线范围内,任意抓取要想抓的东西,但是由于鬼域是灵异的产物,有很大概率会抓错目标。

比如上次出行任务救人时,在鬼域中没把人救出来,反而把厉鬼从鬼域之中抓了出来。

鬼手在其手中挣扎了几下,便淡化消失了踪影,它本身就是分支出来的灵异,不具备实体,更不能长久维持。

“该死的,霍德森你的第二只鬼到底酝酿好了没?!”看着密密麻麻的鬼手从鬼域里涌现出来,特丽娜顿时间有种心悸的感觉。

这是杨间驾驭的第三只鬼,资料上写的很清楚。

霍德森此刻脸色异常苍白,他在抵御鬼域入侵的同时,还要抵抗死亡笔记带来的诅咒,一时间让他有点应接不暇。

看着如潮水般的鬼手席卷而来,霍德森硬着头皮强行动用第二只鬼,对着鬼域张开血盆大口。

无声的鬼啸再度突袭,杨间有了上一次经历,多少有些经验,知道该如何抵御。

无数的鬼手互相叠加,形成一堵墙将杨间围拢在内,无声的鬼啸落到身上,一部分灵异由鬼手替他承担。

虽然没有大部分抵挡灵异的突袭,但终究不如第一次那样,险些让他连鬼域都维持不住。

鬼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悄悄地覆盖在特丽娜的脚下,媒介生成,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出现在杨间的手中,随即举刀对着前方空气一刀劈下。

密布的鬼手消失后,二人只见杨间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生锈的柴刀,站在鬼域内举刀挥砍。

二人看得心惊肉跳,驭鬼者手中的任何一样东西都不可以轻视,尤其是在这种生死拼杀的局面,任何一样东西都随时可能要了你的命。

柴刀砍下,特丽娜顿时间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令她头皮发麻,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瘦小的身体瞬即被某种利刃肢解成了两半。

就连她驾驭的厉鬼也被肢解了拼图。

霍德森在一旁看得眼皮狂跳,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这是什么手段?

隔着鬼域,将身边被黑雾保护的特丽娜斩杀,这种无声无息的手段如何不骇人听闻。

“难道是他手中的那把武器?”霍德森震惊的盯着杨间手里的武器,原来他手中不但有棺材钉,还有如此恐怖的柴刀。

怪不得可以连续处理两件S级的灵异事件,原来手中的底牌一件比一件恐怖。

杨间的身体出现裂纹,即便有踢死娃娃也只是帮他承担了一半的灵异,就在身体出现大幅度裂痕时,鬼影当即附身修复,没让身体分离开来。

“这件灵异物品看似恐怖,但承受的代价似乎也不小。”霍德森发现了杨间的异常,顿时明白了过来,嘴角含着一抹冷笑。

而这个时候,身后的鬼医生终于有了动静,疯狂地向着杨间的鬼域冲击。

“鬼影的出现触发了厉鬼的杀人规律,这只厉鬼想要冲破鬼域要对鬼影出手。”杨间感受到鬼域的异常波动,后脑勺的鬼眼一刻没有放松对厉鬼的警惕。

“我现在的状态很糟糕,鬼域开启的时间已经超出承受的范围,鬼眼越来越躁动,有复苏的迹象。”

感受到鬼眼的躁动,杨间迅速对当下的形势进行分析。

霍德森的鬼具有腐蚀灵异的效果,第二只鬼似乎可以对人的精神或思维进行攻击,是一个很棘手的驭鬼者。

身后的厉鬼同样不能小觑,手上的灵异手术刀近距离的情况下,具有麻痹眩晕的效果,便是驾驭了三只鬼的情况下,也无法抵御它带来的作用。

厉鬼本身就更不用说了,谁知道它生前驾驭了几只鬼,目前为止也就掌握了其中一条规律,至于其它拼图鬼的规律是什么,杨间一点信息都没。

“厉鬼杀不死,打不退,而我现在的状况撑不了多久,必须想个办法限制住厉鬼,再找个机会干掉那个外国驭鬼者。”

杨间可以感觉到鬼域里的厉鬼,用不了多久时间便能冲破鬼域的限制,来到他的面前。

厉鬼的本能就是不断的自我复苏,灵异力量会随着复苏程度不断飙升。

最让人绝望的是,厉鬼的复苏没有极限限制。

而杨间终究是一名驭鬼者,自身的能力全是借助于厉鬼。

灵异力量用多了,身体里的厉鬼就会杀死宿主,占用宿主的身体进行复苏。

杨间清楚的知道,如果一直放任厉鬼在它的鬼域中乱来,迟早会打破壁垒来到他的面前。

虽然鬼域可以流放一些不怎么恐怖的厉鬼。

但是眼前的这只厉鬼,明显是属于那种恐怖级别很高的厉鬼。

更何况还是触发了规律的厉鬼,可以循着规律媒介找到你的位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