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死亡笔记

一张纸叙述着杨间当前的经历,而现实中的杨间,确实遇到纸上所描述的遭遇。

这是一张充满诡异的纸张,疑是有预知的能力。

十四楼,一男一女的声音出现在某间办公室。

奇怪的是,办公室内没有任何人影,声音却从落地窗的位置传来。

而从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杨间所在的楼层。

而杨间在使用鬼眼巡察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二人的存在,就好像两个透明人在空气中对话。

“霍德森,死亡笔记似乎出现了异常。”一名银发女子盯着对面楼层凝重道。

“死亡笔记虽然可以安排一个人的生死,不过仅对普通人有效。如果是驭鬼者对当前的事物产生怀疑,那么灵异之间的碰撞就会出现异端。”霍德森蹙着眉头道。

死亡笔记,普通人若是被记录上去,那么被记录的人便会遵循笔记上的安排进行一系列运作,直到结局死亡。

驭鬼者是不确定因素,他们身上驾驭着厉鬼,具有灵异反应,灵异碰撞会产生极大的偏差。

“如果出现异常,杨间没死的话,你可是要承受死亡笔记的诅咒代价。”女子担忧道。

“没想到杨间这么快就察觉出异常,不过没关系,老鬼可是鬼医生,现在的她和真正的厉鬼没什么两样,更何况她的鬼克制杨间的鬼影,胜利的天秤还是靠向我们这边。”死亡笔记,一本可以操控他人生死的笔记。

如果故事出现偏差,只要故事里的主角死了,那么书写者就可以不用去承受这份代价。

“杨间终究是处理过S级灵异事件的驭鬼者,其中必有过人之处,不能轻易对待,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过去帮忙。”女子有点不放心道。

其实霍德森心里也有些不安,他手里拿着一本黑色笔记本,书页之中有鲜血溢出,证明着笔记本里的故事内容,正在被某种力量强制修改。

人的名树的影,杨间终究是解决过S级灵异事件的人,心里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霍德森不安道:“可是老鬼一旦进入假死状态,身体可是由厉鬼控制,动起手来可是不分敌我的。”

霍德森心有余悸,曾经差点被老鬼假死状态的厉鬼杀死。

“你可别忘了,杨间手里有一枚能够钉死S级厉鬼的棺材钉。如果老鬼栽了,一条船的我们就更难对付他了。”女子眼瞳泛光,看着霍德森手里的笔记本不断的渗出鲜血,心里愈发不安。

死亡笔记渗血的速度越快,说明里面描述的故事正在发生极大偏差。

“老鬼就是一个疯子,惦记谁不好,非要惦记杨间的棺材钉,他可是一个狠人。”女子似乎对杨间有过一些了解,脸色非常难看,眼睛盯着对面楼层,目光正好看到对面楼杨间越过的那只鬼奴。

鬼奴摇晃着脑袋,没有目的行走在医院的廊道上,月光照在它的身上,却没有照射出影子。

“对驭鬼者而言,一枚能够压制S级厉鬼的灵异物品,无异于普通人拿着机枪到养老院横扫。”霍德森叹道。

“你这话说的很低俗却说得在理。”说着,空气中的二人显露出了身体。

二人一男一女,身上穿着同款的透明雨衣。

外面没有下雨,甚至还有些炎热,二人却穿着厚重的雨衣显得非常怪异。

静态时,二人再次消失了身影,只有在做动作时才会显现出身体。

手术室外,杨间被厉鬼和鬼奴同时盯上,厉鬼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双眼死死的盯着他。

厉鬼似乎早就发现门外有人在窥视。

杨间登时间头皮发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种被厉鬼算计的想法。

但这怎么可能?鬼是没有思想的,不可能设计出圈套让他钻进来。

可这种怪异的想法又非常强烈。

鬼影被面前的厉鬼克制得死死的,杨间犹豫了几次要不要使用棺材钉将其钉死。

强压着心中的冲动,他越来越感觉不对,今天的他似乎过于依赖棺材钉了。

当初对付饿死鬼时,他都不曾有过如此冲动的想法,可今天偏偏有几次想要动用棺材钉的念头。

眼前的这只鬼给他一种不安的情绪,可远没有饿死鬼和鬼画带来的强烈。

可他偏偏却没有把握应付,将希望寄托于棺材钉,这很不真实。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杨间心中大骇,道“难道我的思维被厉鬼影响了?”而此刻,肥胖的鬼奴突然朝着杨间扑来,没有头颅的身体,奔跑起来尽显诡异。

一张人脸在肚皮上勾勒出一抹阴森骇人的笑容。

嘴角喊着口水,笑得令人头皮发麻。

杨间虽然没了鬼影辅助,但他驾驭的厉鬼可不止一只。

鬼奴向着他冲来,杨间没有显露慌张之色,而是不急不缓的抬起鬼手,随即抓准时机扣在鬼奴的肩上。

属于鬼手的压制生效了,鬼奴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如一块木头一样呆在原地。

一抹红光瞬息而逝。

鬼眼红光一闪,鬼奴当场被杨间埋进了地底一万米。

凭鬼奴的能力,恐怕很难再爬出地面。

迅速解决了鬼奴之后,杨间这才严阵以待的针对厉鬼本源。

鬼医生灰白的瞳孔一直盯着杨间,手里的手术刀上鲜血不断滴流,若不是杨间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恐怕现在的杨间早被鲜血散发的灵异气息熏倒在地上。

“这只鬼的近身能力太恐怖了,我根本无法靠近。”鬼医生的杀人规律是影子,而手术刀的灵异气息常人根本无法抵御,就连驾驭了三只鬼的杨间都会受到它的影响。

“难不成真的要动用棺材钉?”这个奇怪的想法再次出现在脑海里,可越是如此,杨间愈发不敢动用。

“这里面一定有异常,我宁肯用柴刀肢解了它,也不能动用棺材钉。”杨间深蹙眉头,这里面充满了蹊跷,越是如此就越不能动用棺材钉。

他甚至怀疑,如果真的动用了棺材钉,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而这种事情绝对不会是好事。

“我对手术刀很感兴趣,虽然很想拿到手,但远没有执着到要拼命的程度,可我为什么会坚持与其对峙?”杨间陷入了自我矛盾中。

思维运转,迅速的自查自纠,想要找出自身的问题出在哪里。

“既然我不想和它拼命,我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杨间的思维越来越清晰,逐渐摆脱一种说不出的某种状态。

而另一边,霍德森的手占满了鲜血,这是他用活人的鲜血书写的文字。

此刻文字消失,化作鲜血从书页中流了出来。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好不容易逮到杨间,我们不能无功而返。”霍德森做出了决定,死亡笔记流的鲜血越多,说明里面的文字正在逐渐消失。

一旦文字全部消失,整篇故事作废,诅咒将会转移到他的身上,让他顶替杨间去死。

霍德森脱下厚重的雨衣,雄壮的身躯当即从若隐若现的状态显露了出来。

这不是普通的雨衣,而是一件灵异物品,静止时可以隐去身体,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

便是厉鬼撞见了也未必能发现,不过唯一的缺点,隐身时不能轻易走动,或做出幅度较大的动作。

雨衣和鬼烛一样,由人类创造出来的灵异物品。

银发女子跟着脱下了雨衣,显露出一具瘦小的身材。她的身体颇为干瘪,像是从小营养不良没有发育好。

二人的雨衣脱下后,直接碎了一地粉屑,很显然这是件一次性的灵异物品。

“走。”霍德森全身起了一片黑雾,将他和女子笼罩在里面,随即向着对面楼飘浮过去。

杨间浑身散发着红光,鬼域已经覆盖了出去,准备离开这里。

“有人入侵了我的鬼域!”杨间心头一震,鬼域被人入侵,有两名陌生的驭鬼者出现在他的鬼域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