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手术刀

艾利能够这么快解决掉捉人鬼让杨间颇感意外,不过想想又在情理之中。

艾利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国家的顶尖级驭鬼者,同时身兼队长之职。

如果仅仅只是表现出的那点实力,那么欧洲国家的顶尖级驭鬼者,未免实在有些拉垮上不得台面。

“艾利隐忍这么久,无非是想图我手中的棺材钉,但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来拿,如果不识好歹的来找麻烦,我不介意宰了她。”杨间暗暗自语了一番,然后朝着一栋医院大楼走去。

这是一座大医院,杨间光是跑去E3栋楼都花了好几分钟。

这座医院很诡异,地面铺满了猩红的液体,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森冷。

普通人若走进医院看到此番情景,恐怕要被吓出一身病。杨间一路小跑进来,医院的路道两边,躺着不少各种畸形怪状的尸体。

这些尸体被人故意将四肢卸下,然后胡乱拼接成一具怪异的尸体,就像小孩胡乱拼斗玩偶一样,手脚错位的拼接。

杨间撞见一具由死尸变成的鬼奴,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鬼奴艰难的转过身,然后朝着杨间靠近。

杨间站在原地看着这具怪异的鬼奴,只见它双腿完好,只是原本的脚掌,现在变成了一双手掌,而它的双手却变成了两只脚掌,样子看起来极其怪异。

鬼奴双眼灰白,身上穿着白色医大褂,生前应该是一名医生,如今却死成这副惨淡的模样。

鬼奴是一名女性医生,生前的时候应该是名姿色不错的美女,身材也颇现韵味。

或许生前对灵异有过反抗,胸前的衣扣被丰满的双峰,硬生生崩开了扣子,隐约间还能看到长着尸斑乳峰。

“这起码有E罩杯了吧?一只手肯定抓不下。”杨间抬起一只手比对了一下大小,心里恶趣的想道。

鬼奴脚掌上插着一把手术刀,晃晃悠悠的向着杨间靠来,似乎要用脚掌上的手术刀来伤害眼前的活人。

杨间用鬼眼扫视了一圈,发现这栋医院楼里的鬼奴数量还不少。

“如果动用鬼域出现在厉鬼面前,很大概率会触发它的杀人规律,我可以先通过鬼奴来摸索出厉鬼的杀人规律。”

杨间放弃了动用鬼域直接上到厉鬼所在的楼层。

鬼奴的活动规律大多衍生于厉鬼本源,如果摸清了鬼奴的杀人规律,几乎就摸清了厉鬼的杀人规律。

当然,这不是百分百可以确定的,毕竟有些鬼是具备成长性的,在这个成长的过程中,它们的规律也会跟着改变。

而鬼奴也会因为根源鬼的成长而成长,每个成长阶段的杀人规律自然会随之更改。

不过杨间发现,这些鬼奴不具备成长的潜力,只要找到鬼奴的杀人规律,几乎可以断定厉鬼本源的杀人规律了。

鬼奴一双灰白的眼珠死死盯着前面的杨间,一双怪异的脚掌半举着,脚掌上的手术刀却异常的牢固没有掉落下来。

杨间甚至相信,如果这把手术刀碰到自己的身体,肯定会和路上所看到的那些怪异尸体一样,被其分解成畸形的人体。

不要看它只是一把普通的手术刀,只要沾染上一丁点的灵异它就不再是一把寻常的手术刀了。

“杀人规律是那把手术刀吗?”杨间皱着眉头盯着鬼奴脚掌上的手术刀。

杨间换了一个方向试探,然而鬼奴也跟着换了方向,径直的朝着他走去。

无意中杨间满足了鬼奴的杀人条件,而杨间却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却满足了它的条件。这让他感到有些凝重。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触发的杀人规律?”杨间蹙眉,他触发了规律却毫无所觉,见到鬼奴的那一刻就被它给盯上了。

“是哪里出了问题?”杨间一边后退一边盯着鬼奴。

鬼奴被改造的就像一个畸形生物一样,手脚互换着使,虽然走起来看着些滑稽搞笑,但是却不影响它的行动能力。

杨间退一步它便跟进一步,距离杨间越近,插在脚掌上的手术刀就越发的诡异。

手术刀上竟开始渗出鲜血,一股无比腥臭的味道,险些把杨间熏晕了过去。

“这血沾染着灵异诅咒。”杨间捂着鼻子大步退后,心中暗暗吃了一惊。

这不是普通的鲜血,而是带有诅咒的鲜血,是专门针对厉鬼的鲜血。

他可是驭鬼者,普通恶臭味对驭鬼者来说,无非就是味道难闻了点,就算是吸入了迷药对身体的作用也不大。

而刚才的鲜血,散发出来的味道竟对他起到眩晕的效果,说明这根本不是普通的鲜血,而是和灵异有关的诅咒。

杨间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前方鬼奴依旧保持那种不急不慢的脚步,只是这次拉开距离后,鬼奴的手术刀停止了渗血,并且高举的手术刀也垂摆了下来。

“它的规律是距离么?”杨间退了差不多有二十多米的样子,距离鬼奴越远,手术刀上的灵异效果就淡薄。

“它还在朝着我的方向过来。”杨间眼眸低沉了下来,距离不是鬼奴的杀人规律,应该是它脚掌上的那把手术刀达到了某种要求,因此产生了灵异反应。

鬼奴具有根源鬼的灵异力量,导致它所使用的工具都具备了一些灵异效果。

而大楼里的鬼医生,手里的灵异之物正是一把手术刀。

这会不会是一种巧合?而杨间此番前来,其实就是为了谋取它手中的灵异物品。

杨间的打算很简单,如果可以轻松解决掉这只厉鬼,那么他手里便多了一件保命用品。

如果厉鬼过于凶猛,他会立刻动用鬼域逃离医院。

鬼奴还在向着这边走来,手术刀在拉进距离后又开始向外渗血,它就像一具活体一样,被某种利刃划开一道口子,鲜血不断从伤口溢出。

鬼奴越来越近,那种眩晕的感觉再度袭来。

这次杨间体会的更加深刻,除了眩晕感之外,居然还带有一丝麻痹的感觉。

虽然效果不大,但他相信如果距离拉到一定程度上,他甚至可能失去行动能力。

“是鬼奴身上的灵异作用,还是那把手术刀的灵异影响?”杨间再一次的拉开距离,目光在鬼奴和手术刀上来回观察。

这只鬼奴很特殊,自身具有根源鬼的灵异影响,其掌握的手术刀竟然也具备灵异之物的能力,有些让人不可思议。

“鬼奴的恐怖程度不高,如果不从它身上找出规律,根本无法靠近根源鬼。”杨间思索着如何找出规律,单从鬼奴的表现就能预算出,根源鬼的恐怖等级不会低于A级。

一只被定义为A级的厉鬼,即便是顶尖级的驭鬼者也不容轻视,甚至有大概率会翻车。

杨间准备用鬼影去试探踩雷,躺在地上的鬼影缓缓站立了起来,它的体型是常人的几倍,宽大的身躯如一堵上了黑漆的墙面,散发着阴冷诡异的邪气。

无头鬼影挡在杨间的前面,黑色的身影与晚间的夜色融为一体,形成了一种天然的保护色。

但是这些对于厉鬼来说并没有什么优势,灵异之间的碰撞没有任何掩饰花巧。

杨间控制着无头鬼影缓缓上前,打算先用无头鬼影将鬼奴的手臂肢解下来。

鬼奴使用的手术刀是一把普通的刀具,只是因为鬼奴的影响,沾染上了一些灵异现象,让一把普通的手术刀,成了一件半成品的灵异之物。

如果拼图被打碎,那么被肢解下来的手臂,其脚掌上的手术刀,按理说应该会失去灵异力量的影响,重新变成一把普通的小刀子。

无头鬼影的身体忽然拔高,巨大的黑影瞬间将鬼奴笼罩。

鬼影靠的越近,手术刀上的鲜血就流的更快,显得异常的诡异。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无头鬼影在即将扑到鬼奴身上时,蓦地在原地僵持不动,任杨间如何努力都无法控制鬼影的行动。

这一刻,无头鬼影仿佛从他身体里抽离了出去,彻底断开了他与无头鬼影的联系。

“开什么玩笑?!”杨间骇然,背后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无头鬼影是它最大的依仗之一,竟在这么一瞬间就彻底与他断开了联系。

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仅仅只是一个照面,无头鬼影就被鬼奴完全压制。杨间会震惊也是理所当然的。

无头鬼影可是真正的厉鬼,居然被一只鬼奴给压制,这说出去恐怕都没几个人会相信。

无头鬼影的身躯僵在原地,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动弹不得。鬼奴渗血的手术刀,轻轻在无头鬼影的肩膀上划出一道口子,对无头鬼影的伤害并不大。

毕竟无头鬼影是一只真正的厉鬼,不会感到疼痛,也不会流血,是杀不死的存在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杨间和无头鬼影断开了联系,可无头鬼影受到的伤害竟转嫁到了杨间身上。

杨间的肩膀霍然裂开一道口子,鲜血瞬间染红了半边衣衫,更诡异的是,他的右半边身体竟失去了知觉,仿佛从身体解刨出去了一样。

“这是手术刀的灵异伤害吗?”杨间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博物馆的诡异果然不容小觑,怪不得米国会连栽了几批顶尖级的驭鬼者。

光是这只鬼奴,就足够惊退一批能力不错的驭鬼者。

就连杨间这样的人物,都在它手中吃了一个大亏。

鬼奴的手脚被错乱交接,所以行动起来颇为不便,划下一刀之后,需要迟缓片刻才能纠正位置进行第二刀。

划了一刀之后,手术刀显得更为诡异了,刀尖上鲜血如流水般的往外滴流,像极了杨间肩膀上的伤口,在疯狂的往外流血。

见状,杨间哪里还敢再受它一刀,额头上的鬼眼骤然睁开,猩红的光芒陡然激射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