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艾利的问题

杨间本来是打算利用艾利来消磨厉鬼,结果发现是自己高估了她的实力,不知道外国驭鬼者的整体实力是这个水平,还是故意派一些二流水准的驭鬼者过来充数。

现在他不打算留艾利在身边了,这个女人驾驭的厉鬼虽然无解,但过于鸡肋,稍微拉开距离,或遇到拥有鬼域的厉鬼就只能被动挨打。

可以说杨间现在带她在身边,不但利用不上,反而成了自己的累赘。

她唯一值得利用的地方,便是她身上的灵异物品。

当然,最重要的是杨间心里已经有了某种猜疑。

杨间睁开鬼眼,眼瞳并没有散发出猩红的光芒,这是他刻意压制了鬼眼的灵异,利用鬼眼来窥视黑暗中的环境。

浓墨般的黑夜里,周围的建设和马路上胡乱停放的车辆,通过鬼眼看的一清二楚。

杨间动用鬼眼能力,没有着急离开这座被灵异侵染的城市,而是向着某个医院的方向靠近。

通过鬼眼,杨间发现医院有几个幸存者,有医护人员也有病人患者。

虽然那个地方同样阴暗无光,但似乎没有被厉鬼光顾过。

杨间毫不犹豫的向着那个方向奔跑,医院虽然有异常,可他却不在乎。

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应该不会那么倒霉首先被厉鬼盯上吧?紫色的火光照亮着一小片范围,周围的环境充斥着一种难言的阴冷与诡异。

艾利楞楞的呆在原地,无法理解杨间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疯狂的举动。

“杨间他疯了吗?在没有任何情报的情况下,他还敢跑出火光的保护范围,这是嫌死的还不够快吗?”艾利无法理解杨间的行为,这种疯狂的举动,正常人根本干不出来。

“难道他早就发现了厉鬼的杀人规律?”

艾利暗暗吃了一惊,她对杨间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不可能是那种做事不经大脑的人,甚至他比任何人的思维都要清醒。

否则不可能从S级的饿死鬼事件,和鬼画事件中活着出来。他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他发现了规律却没告诉我,还将我丢在这里吸引厉鬼的注意,他是故意把我甩在这里。”

艾利想明白了一切,顿时升起一股怒火,随即用手掐灭了紫色火焰。

诡异的火光熄灭后,艾利的身体瞬间被黑暗笼罩。

紧接着,一阵厚重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像是有人向着这个方向慢慢走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厚重的脚步声,依旧保持那种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错觉。

“该死的杨间,警惕心如此强烈,本以为这是一个机会,想不到你竟比一些老古董还要狡猾。”如果此刻有光亮的话,定然可以看到艾利此刻无比阴冷毒辣的脸庞。

她从分配到杨间一组时,就表现出那种徒有虚名的弱势,为的就是博取杨间的信任。

包括对抗叹气鬼的时候,她都是故意示弱,装出一副抵抗不住厉鬼袭击的样子,甚至冒险来赌杨间一定会出手救自己。

本来计划都在按照设定的剧本走,却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杨间起了猜疑。

被迫拿出灵异火折子后,本以为可以借此消除杨间的提防,谁曾想他反而走的无比果断。

艾利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等待杨间使用棺材钉的机会,然而出乎她的预料,杨间驾驭的厉鬼,恐怖程度超乎了她的想象。

更是无法置信他对厉鬼能力的运用,竟熟练到如此可怕的程度,就像一只拥有活人意识的厉鬼一样,非但没有动用棺材钉,还轻而易举地解决了A级恐怖的厉鬼。

当然,她并不知道杨间其实在鬼域中就已经动用过一次棺材钉,钉死了当时正在切菜的鬼厨师。只是她被杨间故意隔离到了不同层面的鬼域中。

可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她只是想不明白,杨间是从什么时候起发现了异端。

杨间虽然年轻,可他经历过的事情,远比其他人要艰难得多,在无数件灵异事件中挣扎求生,他的心智早就不是一般人能比。

他从一开始就对艾利抱着警惕之心,通过叹气鬼事件,发现艾利可能是以身饲虎演给自己看,让他对艾利产生一种毫无威胁的假象。

然而她却低估了杨间的猜疑心,杨间一旦对某件事情产生怀疑,无论结局是好是坏,一旦超出了自己的预算,或是对自己本身没有多大利用价值,他会毫不犹豫的脚底抹油,跑的那叫一个利索。“当啷……”

漆黑的夜里,一道厚重的金属撞击声猛然响起,紧接着又是一阵阵收拢压缩的滚动声连续响动。

鬼锁翻滚着,分解出无数的链条相互交织着,形成一张巨大的渔网笼罩四周。

捉人鬼找到了艾利,走进了鬼锁封锁的空间,还没等厉鬼开始杀人,就被鬼锁的灵异力量束缚,链条如狂蟒般将捉人鬼捆成了一团麻花。

厉鬼被鬼锁死死捆住,任它怎么挣扎都挣脱不了鬼锁的束缚,厉鬼的身体都被挤压的严重变形。

艾利脸色苍白,成功压制住了厉鬼,灵异之间的碰撞,她虽然略胜一筹,但也让她付出了一些代价。

她身体里的厉鬼正在隐隐复苏。

可厉鬼不可能完全被压制,驭鬼者随时可能因为过度消耗灵异力量而厉鬼复苏。

而厉鬼是杀不死的,它的能力亦是无穷无尽,只能被黄金制作的容器关押。

艾利拿出一件特制的裹尸袋,外观如同超市里的方便袋一样大小,鬼锁不断的对厉鬼浓缩压制,直到容量大小差不多的时候,她才将厉鬼装进了特制的裹尸袋里关押。

一顿操作行云流水,很快这只厉鬼就被她成功关押了。

昏暗无光的夜里,终于浮现出一丝丝的光明。

夜空之上,浓厚的乌云开始消散,一轮月牙明月从乌云之中挣脱了出来,微弱的月光散落大地,隐现出四周的建设轮廓,渐渐从肉眼中变得清晰起来。

厉鬼被关押。灵异侵扰自然跟着消失。

艾利一脸阴沉的站在原地,身体四周浮现出无数诡异的链条。

它们相互交织着,如同天罗地网般覆盖了社区将近半条街。

她果然如杨间所料的那样,一直在刻意隐藏实力,等待杨间动用棺材钉的机会。

当计谋被识破后,她才展现出自己的真实能力。

鬼锁交织的天罗地网,仿佛一张巨大的渔网笼罩四周。

它又如爬山虎一般蔓延在周围的建筑上,一旦有人闯入鬼锁笼罩的范围,瞬间会被鬼锁束缚,锁死在它的领域范围内。

捉人鬼刚闯入鬼锁笼罩的范围内,还没来得及执行杀人规律,就被鬼锁当场锁死,无法进一步行动。

“如果只是一般的鬼域我或许能困住他,可杨间的鬼域媲美真正的厉鬼,我没有十足的把握留住他。”关押了捉人鬼后,艾利陷入了沉思。

从分组到杨间身边时,她就开始暗中伺机,谋取杨间手中的棺材钉,甚至以身饲虎来博得杨间的信任。

好不容易让杨间放松了对自己的警惕,可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使得杨间突然翻脸直接离开。

“两周前,我就不该冲动去死磕肯特队长,不然我也不用这般放不开手脚忌惮杨间。”艾利想要棺材钉,目的就是为了能够抗衡肯特队长。

半个月前的一战,因为灵异物品的稀缺,导致那一战她吃了大亏,使得身体里的厉鬼蠢蠢欲动。所以她才百般忌惮杨间,担心碰撞起来会提前导致厉鬼复苏。

她和肯特的恩怨,要归结于一次灵异事件中,肯特对抗厉鬼时,无意间杀死了艾莉的孩子。

而艾利则是把仇恨放到肯特身上,哪怕明知那是一起灵异事件带来的意外,肯特也是身不由己。

可艾莉却怎么也不肯放过肯特,连总部亲自出面都劝不住,非要拿肯特的命来偿还。

身为御鬼者的艾利,并且同样担任队长之职,按理说应当理解当时的处境才对。

可精神每日在厉鬼的侵蚀下,严重受到了干扰,杀死肯特的想法在她心里像是生根发芽了一样,愈发不可磨灭,甚至成了一种极端的病态。

只要肯特队长不死,她会经常看到孩子惨死的画面。

每当陷入自责时,便会觉得孩子是被她亲手杀死的。

这是一种魔障,简单来说就是心病,心病不除只会越陷越深,越陷越疯狂。

人一旦疯狂起来,甚至比厉鬼还恐怖。

杨间的人性正在一点点的消失,而艾利的性格因为厉鬼的影响而变得癫狂。

这也是为什么明知道杨间驾驭了三只鬼,且手里还掌握着一枚棺材钉,艾莉还敢去谋算他手中的东西。

并以身饲虎,故意满足叹气鬼的杀人条件,逼着杨间出手。

这种疯狂的行为,正常的驭鬼者,哪敢轻易去满足厉鬼的杀人条件。

“嗯?天上的乌云散开了。”杨间刚走到医院大门,漆黑的夜色忽然有了微弱光辉。

抬头一看,一轮皎白的月牙高挂在空中。

“捉人鬼被艾利关押了,前后不足十分钟,她果然有问题。”

医院的伸缩门半开着,门卫室里的两个保安不知死了多久,身上布满了尸斑。

即便门卫室里的门窗紧紧关着,也封锁不住尸体散发出来的恶臭味。

杨间扫了一眼,没有发现异常就直接走了进去。

虽然现在的肉眼可以视物,但他依旧使用鬼眼的能力窥视着医院某方向。

医院的某间手术室里,一只穿着染血的白色大褂的厉鬼,此刻正拿着手术刀,在对一个活人进行手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