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晓得啦,我会保密的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75字
  • 2021-10-26 19:30:40

三天后就要入门考试,得赶快熟悉考场去。

老前辈说的对,不能怂,比了失败了至少气顺。

结果,陈有梦刚蹦出草原,被一个黑衣人拦住,身后立着着一头浑身雪白的四眼猫头鹰,闭眼似在睡眠,胖嘟嘟像是宠物。

这个人看不出修为高低,五短身材,眉目狭尖,面相阴狠。看着对方,陈有梦浑身发冷,如被一条毒蛇盯住。

奇怪的是对方的秘灵很熟悉,略一想就明白,和林生如出一辙同脉相连,还有自己也一样。

冰冷地声音传来。

“过来,跟我走。”

生杀予夺,不可抗拒。

陈有梦只能乖乖地跟着走。

雪白的四眼猫头鹰,身体突然膨胀开来,原来是代步工具。

黑衣人一步跨了上四眼猫头鹰的背去,陈有梦靠近的时候,差点被这个偏毛宠物的锋利口喙叨了一口,吓得他爬上它背时很狼狈,几乎像是跪倒在黑衣人脚下。

黑衣人面无表情,目视远方,犹如陈有梦不存在。

陈有梦也顾不得被黑衣人鄙视,四眼猫头鹰飞行速度太快,背上飓风肆虐,害怕一不小心被吹落下去就丢人了。他紧紧趴在四眼猫头鹰背上,头都不敢抬起来。

“怪物”看着他们飞走的影子,无奈的又趴了下来。他是“界使”,只赋有监察和守护东荒“界点”的权利。

林家,他惹不起。

不过,林家也不敢随便杀颁发名牌即将参加入门考试的“白丁弟子”,关键的时候,那会连累林家,林生就是成例,代价惨重。

空中禁飞,进入林家,正常进入整整三万级石阶。

没人知道,陈有梦有幸成为没入门外姓弟子空中进入林家第一人。

林家建在一座是城中山上,城市很大,却如在拱卫林家。

山名为林山,城名为林城。

目之所及,皆为林土。

林山远远望去,却犹如一根硕大立柱插在城中央,巍峨雄壮。山顶庞大的林家宫殿群,犹如仙域天宫。

三条溪流缠绕在林山的东边、南边、西边,形成连片的滩涂和沼泽,其中禁制密布杀机重重。所以进入林家,只能从北坡三万级石阶拾阶上。

石阶古老斑斓,沧桑悠远,厚重辉煌。

天色空蒙,烟雨浩渺,在一座矮山山顶的断崖下一个简陋的小石屋里,石床上萎缩着一个并不强壮躯体。他身体疲惫,眼神却很亮,像暗尘世里的一轮明月。

不知道为什么,陈有梦被黑衣人掠来就关在这里,没人理他。

心急如焚,被关起来一天一夜了,再不放他出去,明天就赶不上入门考试了。

似乎便明白陈有梦此时的心情,石室中响起黑衣人的声音。

“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吧,我儿林劫生就在东荒坐牢。你答应终生于林家为奴,我不仅放你出来,还把林家所有修炼功法和资源供你使用,如何?”

陈有梦如遭雷击。

屈辱,无尽的屈辱。

万万没想到,来到理想中的圣地阴阳门,竟是这般遭遇。林生那也叫坐牢?奴隶制,在九州,早已经刻在历史耻辱柱上。而这里,赫赫阴阳门巨孽林家,无缘无故要把他变成奴隶,这是在开历史倒车,践踏人性,侮辱人格。

威逼利诱,全都不好使。

君子不器!士可杀不可辱!陈有梦怒不可歇。

“休想,有种你就杀了我。”

“想好了,杀死你,不比碾死一只蝼蚁费力。我也可以让你在这里住一辈子。”

“来啊!”

陈有梦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在吼。

在他亲眼见到上司过劳死后,死对他来说并不可怕。一度生活的极为颓废,觉得短暂的生命毫无意义,渴望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睡死过去。

陈有梦的人生信条只有两个。

修炼为了什么?证长生。

比长生还重要的是什么?做个人。

在山顶一间华丽的宫殿里,一位头戴古代秀才方巾的白袍文士正在观看一面镜子,镜子里就是陈有梦所在那间石屋。黑衣人恭敬地站在一边。

“呵呵,东荒人都是‘嘴强王者’。送走吧,别耽误入门考试,劫生还要靠他去救。”

“主上,我们要帮他吗?以他的资质,即使考试合格,也没人选。”

“不到时候,暂时不要管他。没人选,就入驭灵宗吧。”

陈有梦再次跨上四眼猫头鹰的背,虽摇摇摆摆不稳当,却是站立到了终点。不为别的,就是心口憋了一口不吐不快的气。

黑衣人还是目中无他。

“那里就是圹埌台,你去吧。”

陈有梦早就看见一座望不到边的大广场,广场中央有一个十丈直径的的高圆台。圆台四周围满了人。

心凉了半截,阴阳门收弟子这么随意?

不如听见这家伙说话来气,回想一天一夜的遭遇,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

跳下猫头鹰的背时,跺了下脚,小声低估了一句话。可听在在黑衣人和四眼猫头鹰高耳里,却如雷霆霹雳炸响,彻底凌乱了。

“猫大人每一根羽毛都丰神俊逸闪烁着自由的光辉,就是好为人奴,啊......”

话没说完,陈有梦直接被黑衣人一脚踹飞,灰头土脸滚在广场地上。远处有人向这边张望,但是没有过来。

好险,赌对了,这家伙真的不敢杀我。

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拍拍身上的灰尘,一身轻松,陈有梦向圆台走去。

这就是圹埌台,看来阴阳门入门考试就在台上比试了。众目睽睽,光明正大,倒也公平。能参加阴阳门入门考试的,不用说,肯定都是一转斗灵,不然圹埌台都上不去。

已经开始入门考试了,大家的注意力全都盯着台上。

“兄台请了,你是林家嫡传弟子吧?”

“你才是林家人,你全家都是林家人。”

当然,陈有梦不敢这么说。问话的是个五官凑在一块长的胖子,声音很小很细。

“不是。”

“别逗了,雪鹰大人可是林家家主的坐骑,不是嫡脉弟子,谁有这待遇。没关系,我会保密的。”

“说了不是,就是搭了个便车。”

“天啊,我明白了,太劲爆了,一定是林家主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滚”

哪跟哪啊,这家伙八卦能力太彪悍了。

“晓得啦,我会保密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