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欠揙的胖子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51字
  • 2021-12-08 09:02:50

“你还不知道吧,陈师弟今非昔比,他已经‘入玄’了。”

“怎么可能?这让人以后怎么做你的兄弟,报你的名字,别人还不得屁滚尿流。哈哈,恭喜兄弟。不过,也太欺负人了,季老大,你害操不害操,把时间都修炼到狗身上了。”

“噗通”

季老大一个无影脚,踢到胖子的屁股上,向山下自由飞翔去了。

“季师兄,这家伙嘴不把门,都是你平时惯的吧。”

“没办法,平时除了修炼就是解决阴阳门的俗世事务,一个字,烦。幸好有了这家伙,只要看见他,想烦都没心情。还是指点一二吧。”

“季师兄,你让我说什么呢,我会的古武太极,还是你教的,你也太高看我了。”

“陈师弟,少在这忽悠我,我不听你客套话,你必须说实话。”

陈有梦被逼无奈,本想随便一句话忽悠过去,结果没成功。

说真话最伤人。

“季师兄,我觉得古武太极,就该返璞归真,拳架子好不好看无所谓。”

“哈哈,我就说吗,古武太极花里胡哨的,就是空架子一个,中看不中用,练了没用,兄弟,对吧。”

“闭嘴。”

“闭嘴。”

第一声是陈有梦,第二声是季老大,几乎同时。

胖子这接话的本领,也太强了些,就该把这家伙拉黑。

不过,季老大却一脚踢空,胖子早有了防备,身体已经像小鸟一样飞了起来,在上空摆了个很酷的造型,盘旋了一下安全着陆。

“胖子,古武太极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瑰宝遗珠,不容糟践。不信是吧,你全力攻击我试试。我保证,只使用古武太极。”

“哈哈,这可是你说的。光说不练假把式,看招。”

胖子说着话,对着陈有梦就是一拳,堂堂正正的偷袭了一拳,“黑虎掏心”。

“胡闹。”季老大赶忙闪避。

“有点意思。”

陈有梦左手阴,右手阳,双手互逆反方向画着圈,极像是手里捧了一个烫手的火球。

胖子这看似普普通通一拳,极为不简单,已达到自然力量的极致,胖子的天赋技能便是力量之道。

胖子是天生“力”者,不需技巧,遇一人或者千军万马,均只一拳,一以贯之,所向披靡。季老大修为高过胖子,却打不过,只能退避三舍,避其锋芒。

然而,这么伟岸的力量,却被陈有梦双手互逆,搓饭团般的团了几下。然后,力量就消弭无形了。

还能这样玩,那可是力量啊,不是饭。

胖子几乎吓傻了,差距也太大了。

没人能比他明白,陈有梦这一手有多可怕。他这可是极致力量,被团起来,就是一颗天雷。随手扔出去,能炸平一座方圆千仞的大山。

更可怕的是,陈有梦団住还没扔掉,变魔术一般,没了。像个没事人,好像胖子就没攻击过他。

“不玩了,没意思,仗着境界高尽欺负老实人。”

“哈哈,你老实,去你他娘的老实人,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猖狂呀,让你在猖狂呀,太解气了。”

这是多大的怨,季老大说的那个咬牙切齿的解恨,看来平常真的没少被这家伙祸祸。

别说,还真的被陈有梦料对了。

胖子是澄沁境九转斗灵,季老大是涛澜境九转斗灵,底一整个小镜界,可愣是被这家伙打成平手,你说气人不气人。

要知道,在以前,同辈里,季老大是多么的无敌和寂寞。

现在被胖子破坏掉了,能不咬牙切齿吗。最最可恨的是,这家伙只要修炼有所长进和心得,必定立马来找季老大切磋,他活生生变成这家伙的磨刀石。

“季老大,嘚瑟什么,还不向我兄弟学习,多外出历练,懂吗,别整天就知道窝在驭灵宗,练那些花架子,能有什么用。”

“去你的。”

胖子这家伙嘴太贱,属于越熟越皮,肆无忌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大师兄,又被季老大一脚踢飞到天上去了。

这俩,玩熟练了。

“讲真,论秘灵资质,我比你强,至少我是阳属性秘灵,真不知道你怎能这么快突破到玄妙镜,师傅说给我听,我都不敢相信。我明白你说的意思,本来还想和你过两招,但是,看了你对胖子的手段,还是算了,免得自取其辱。

你不知道,你这一突破玄妙镜,给我们造成的刺激有多大吗?不怕你知道,过去即使你赢了宗门大比,我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陈师弟能突破,母猪都能上树。

现在不同了,师弟们说,修炼不突破,不如老母猪。你知道吗,我们,连母猪都不如啊。

现在你走到六大宗门任何一个地方,会看到一个个全都嗷嗷叫着努力修炼,没人逼,简直是几千年都难得目睹的现状。”

“我可不是母猪,成母猪了,怎么做兄弟,将来怎么一起并肩战斗,那不成猪队友了?嘿嘿,别踢,老大,这次可没说你,说我自己呢。”

胖子能修炼到澄沁境九转斗灵,属于中上,不是他不努力,而是他的天赋秘技,没人可以教他,偶尔,只有宗主湖岸书能启发他一点,主要全凭他自己摸索修炼。

这也是阴阳门的特色,嫡传弟子几乎都是放养,陈有梦也是一样。

单论修炼能力,胖子不仅可以单挑季老大,今年要是还举行宗门大比,再对上战国,一样要令他吃瘪,他有这个自信。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足以傲视同门。

“胖子,找你没好事,寻求帮忙的。”

“我知道,你这样的公子哥,自理能力差点,正常......我勒个去,你怎么也学坏......哎呀,我的屁股。”

“噗通”

这次胖子被陈有梦踢飞了。

那壶不开提那壶,都说了多少次了,与林家八杆子打不着,可这家伙的脑子里都塞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说过的话总被无视,还在拿他是林家流落到民间的私生子说事。

真的是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胖子该踢。

陈有梦就纳闷了,怎么就不能好好说话。

胖子这是有严重的受虐倾向,以后只要来找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见面先来上一脚再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