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怀疑进行式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69字
  • 2021-12-03 09:00:25

虚实相生,玄幻莫测,玄妙之门的里边,便是这样的世界。

这就是玄妙镜。

只可惜,陈有梦境界太低,最多也只能让自己的意愿碰触到那些星辰,精神意识却进入不了。

此时,他脑海中代表《阳元灵决》的那三颗星辰,最小的如米粒一样的那一颗,已经彻底放光明。

米粒之光虽小,却是他脑海中最亮的一颗星辰。

《阴玄灵决》下一大境界“玄妙镜”的九层功法,功法却如刀刻一样,被陈有梦牢牢记住。然后一闪即逝,如躲在夜空中的刺客。

光明和黑暗,仿佛生来便如此。

修炼到玄妙镜,身体的潜能可以自动阻挡一切身体外的神通法术袭扰攻击。

阴阳门六大宗门的宗主,基本上全都是这个境界,高低之别在于几转斗灵而已,五转斗灵是分界线。

跨入玄妙境界的修炼,就是修炼太消耗资源,每次晋升需要的秘灵数量,又是前一境界的翻倍。

陈有梦也卡在玄妙镜五转斗灵上,他丹田里的混沌秘灵再次消耗一空,丹田变成枯田,只剩一成,是他设的警戒线,不敢继续修炼,留着保命用的。

修炼无岁月,已经不知道修炼了多久。

睁开眼,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天外来物”。

被他犹如闪电的目光,刺的这些“天外来物”齐刷刷退后了三丈。

没资源修炼,陈有梦便实践第二战灵。

他摇身一变,成为一个金光闪闪的金甲神人,手执一把三尺七寸长金剑,以玄妙镜五转斗灵的修为,对着四周的“天外来物”横扫过去。

一步一挥,一挥抹杀一片,杀得酣畅淋漓痛快无比。

玄妙镜的人类,和“天外来物”的金阶对等,而阳属性秘灵的金甲神人,对黑色“天外来物”尤为克制,陈有梦开始追着黑色“天外来物”屠灭。

等全部灭杀完之后,陈有梦感觉到,呼啦尔善大草原中央,是一个深渊巨坑,不知道有多深,“天外来物”应该就是深坑喷发来的。

此时至暗至静,早已不往外喷了。

没了对手,陈有梦闲不住,便开始琢磨推演古武太极。

人的身体到底有多少可以藏匿混沌秘灵的窍穴,季老大也不知道,但是,目前人类已知的窍穴,有一个粗略估计,大约是三百六十个。

陈有梦之前发现三十八个窍穴,随着境界提升,并没有多出现一个。

这要修炼古武太极,一边仔细感知探查身体那里不稳定,有可能是窍穴,再利用混沌秘灵丝线去打通才能开辟出来。

陈有梦逐渐开启了寻奇探幽之旅。

随着边疆不稳定空间防区的逐渐被封禁或者被永久封镇,最终只剩下十二个大的较为稳定空间防区,凭要塞的力量就可控制,烽燧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

边疆战军的三大移动要塞,终于可以有余闲去收复之前被封禁的空间防区。

第三统帅指挥部,阴玄宗和阳元宗联合组成的战队已经到位。最后一个收复呼啦尔善大草原。

队伍很庞大,不仅阴玄宗的宗主炫音和阳元宗的宗主南辙在其中,与他们同辈的高手也增加了二十多人,比小一辈的人还多。

这是因为,战国亲眼所见,呼啦尔善大草原的金阶“天外来物”就有近千。

当移动要塞打穿秘银保护层,刚把队伍降临到呼啦尔善大草原,阴玄宗宗主炫音和阳元宗宗主南辙立即行动,自发组成两仪,其他长辈在四相和八卦站位,末代弟子占据六十四爻之位,组成一个小的周天大阵。

然而,天地至暗至静,他们没受到任何来自“天外来物”的攻击。

大阵范围逐渐扩大,直到把包围圈缩小到呼啦尔善大草原最中央深坑前,才网络到到一个有生命的生灵。

这人身上有熟悉的修炼过《阴玄灵决》的气息,让所有阴玄宗的人,感到不可思议。

就连阴玄宗的宗主炫音,都不敢确认。

“是陈有梦吗?”

“弟子陈有梦,拜见师傅及诸位师伯,以及师姐和师兄。”

在黑暗里,他们看不见陈有梦,可他们的秘灵发着光,在从要塞上降临的那一刻,陈有梦就“看”得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真的是你?”

炫音又问了一遍。

“师傅,是弟子陈有梦没错。”

“三年了,你居然还活着?你怎么活下来的?”

“师傅,弟子一直在默默修炼,就这么活下来的。”

陈有梦知道,被怀疑是正常的。不然,林劫生也不会被囚于九州。林家就不会被灭族灭门。

他也相信,阴阳门这么多年和“天外来物”战斗,也一定有是否被侵染的甄别办法,他只能装傻装到底。

“南师兄,你看呢?”

“记得你叫陈有梦,是四年前那一届宗门大比的第一是吧?”

“是的,南师伯。”

“那我问你,这里的‘天外来物’都到哪里去了?”

“南师伯,我不知道这些‘天外来物’到哪里去了,当时呼啦尔善大草原被封禁后,我就没发现一个‘天外来物’,直到现在也没有。”

陈有梦之前就反复推演过一旦人类收复呼啦尔善大草原,他该怎么办的问题。

最后得到的答案便是,一问三不知,装傻。

因为他被封禁到呼啦尔善大草原时,才澄沁境三转斗灵境界,理论上,连一个金阶“天外来物”都对付不了。

这样说,虽然还会被怀疑,但是,最差也就是像林劫生那样,被囚于什么地方关起来,而不会被就地灭杀。

“炫音师妹,先废掉他的修为,然后你阴玄宗自行处置可好。”

“南师兄,我相信他。”

“炫音师妹,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不行,必须废了他的修为,这已经是从轻发落了。”

“南师兄,我说了,我相信他。”

陈有梦听得出,师傅炫音的声音带着决绝。

黑黢黢的呼啦尔善大草原,一下子变成死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生怕两人起内讧打起来,冲动是人类最不可避免的缺点。

正当大家都压抑难受的时候,头顶突然大放光明,天阳的光芒降临,光暗逆差,刺的大家睁不开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