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没落了的东荒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65字
  • 2021-10-22 09:02:21

只可惜,邻居太虚弱,不堪陈有梦言语刺激,早早沉寂了。

这些,陈有梦通通不知道。

稳固了一转斗灵,陈有梦决定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自己的战灵“天狼”拉出来练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既然要去加入阴阳门,怎么也的熟悉熟悉自己的本事有多厉害,以后遇到什么样的人自己能招惹什么样的人自己不能招惹,做到有备无患。

实际上,陈有梦想多了。

遇到敌人,在战灵没有出现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敌人有多厉害,是判断不出敌人是否你能招惹的。除非你秘灵的转灵次数,比对方高两次以上。

可话说回来,敌人的斗灵级别比你高两级,会直接秒杀你,命都没了,你那还有时间思考。

也就是陈有梦这种毫无江湖经验的修炼雏鸟才这么想。

“真好,可以回家了。”

出了邻居家的门,陈有梦不由的感慨。

其实两家的门也就间隔两米多远,两道门却是两个世界。

肚子饿的感觉回来了。

自由的感觉真爽。

掏钥匙开门时,陈有梦碰到了兜里的手机,习惯性的拿出来看了下时间,发现是黑屏,早没电了。

遭了,光顾着修炼,陈有梦忘了上班。

具体在邻居家修炼了几天,陈有梦已经弄不清楚了。

赶忙进屋给手机充电开机,一连串的收到信息的提示音响起。有属下,有客户,发来信息最多的是老板。

在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整整过去了十天。旷工十天,不对,是陈有梦整个人失踪了十天。

老板最后一个信息是:“明天再不上班,你就不要来了。”已经是三天前的。

这不是重点。

在陈有梦消失的十天里,除了有人给他打电话发信息,没有人来敲过他家的门,也就是说没有人来找过他。连警察都没来过,没有人因为他消失而为他报警。

他生病了、被绑架了、遇车祸了、还是死了,与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不会有人来他家看一眼。

记得有个作家说过,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

陈有梦心中有了明悟。

望着这个家,曾经以为是心灵的归宿,此时满是悲哀。

单身男人的家不是家。

多么陌生的空间,屋里到处灰蒙蒙的,污秽、凌乱,像极了小时候父亲收留的流浪狗“花花”的狗窝。

是否被公司开除,做人都得善始善终。

一走了之,不符合陈有梦的个性。

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离职必须同时递交书面和电子两份辞职报告。做好准备,陈有梦去公司办了离职和工作交接手续。

事实证明,陈有梦对公司并没有多重要,他离开的悄无声息。

一切不重要了。

让陈有梦悲催的是,野外试了一下,他的战灵天狼像纸糊的一样。

本以为一转斗灵已经稳固,战灵天狼可以一显身手。结果,别说动手,战灵天狼只维持了三秒,秘灵便不支告竭了。

原来一转斗灵只是埃了个边,距离稳固还差得老远。

得抓紧啊,距离祖城山的日子不远了。

没有自保能力,去了也是白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修炼全靠积累,厚积薄发。

九州大陆上,最出色的旅行家,也找不到祖城山在何方。祖山倒是有好几个,祖城也有好几个,唯独祖城山不会有。陆地上没有,地图上也没有。

春节刚过初三,澧州古城来了一位三十多岁男性背包客。

像这样的游客,每天不知凡几,毫不起眼。只是,春节期间不好好在家待着出来旅游,较为少见。

陈有梦在澧洲遇仙楼的对面澧洲大酒店住下,展开一张澧洲旅游攻略看了起来。。

其实祖城山和祖山、祖城没关系,祖城山也不是山。现在时间不到,去早了没用。

澧洲位于洞庭西岸,澧水下游。北连荆襄,南接武陵,西通巴蜀,东濒云梦,乃九澧门户。

澧洲遇仙楼,平面呈八方形,民间称之为八方楼,系三层八角攒尖顶木结构建筑,直径五丈,高达七丈,由二十四根柱子支撑。顶端置葫芦瓶宝顶,内置旋转木梯,整个建筑都是纯木榫卯结构。

有意思的是,在遇仙楼的大门口就有一副对联,上联“闻道无分贵贱,天仙不离人间因果”下联“修道无问出处,地仙尚食人间烟火”,进了大门墙壁上有这样一句揭语:“澧州遇仙楼,修到天上头。你想上天去,还得往下走!”

陈有梦点点头,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他查了一下,正月初七,遇仙楼不关门,正常营业。

正月初七,是陈有梦入遇仙楼的日子。

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设置的。

相传天地初开,造物主用六天时间分别造出了鸡、狗、羊、猪、牛、马,在第七日造出了人,因此,正月初七是人的生日。

这一天人不出远门,不走亲串友,在家团聚。

却正好是阴阳门接引入门弟子的日子,一年中,也只有这一天。

遇仙楼是木结构建筑,登楼要旋梯拾阶而上,一般人就忽略了较为幽暗的一楼。恰逢正月初七,寥寥无几的游人更是多为登高而来。

陈有梦蹲在在一楼中央地面上毫不起眼略微突起的一块磉石前揣摩起来。他观察过,整个一楼都没人,人都到三楼俯瞰澧洲全景去了。

迈出这一步,说不定就永远告别了这个世界,回不来了。

陈有梦即使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这时依然需要勇气。对人来说,未知的,永远是最可怕的,必须敬畏。

祸不妄至,福不徒来。

豁出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陈有梦狠心一闭眼闭,把手搭上磉石,输入秘灵。

全身突遭禁锢,一股巨力把他包裹起来,紧接着一阵眩晕。

晕着晕着,就不晕了。

“真爽,真舒坦,比邻居家强了上百倍。”

正享受的不要不要的,一个温纯敦厚的声音响起。

“东荒来的,不容易,很久都没有东荒的人来报名了。不是阴,不是阳。没落了,彻底没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