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真气大炮”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43字
  • 2021-11-29 09:24:23

似乎知道陈有梦不会主动进攻,战国选择先出手,情景像宗门大比时的还原。

三丈高大的吞吃霸.熊,依然是张口对这陈有梦猛地一吸。

吞吃霸.熊的战技就是吃。

吸力如一张无形大网撒向虚空,形成一个小天地。像吞饭团子一样,一口把这个小天地囫囵吞入腹中。

同门切磋,以和为贵。

陈有梦左手阴,右手阳,正是古武太极,负阴抱阳,通过身体里的窍穴线路把丹田中的混沌秘灵发了出去。

这是古武太极的妙用,四两拨千斤,可以把战国的攻击引入虚空而使对方发觉不了。

战国知道陈有梦术法有点诡异,可以莫名其妙的消耗他的秘灵攻击。

正如他所料,明明陈有梦就在一丈远的地方,吞吃霸.熊却什么都吞吸不到,秘灵都不知道去哪了。

可他并不慌张,打持久战对他更有利。

陈有梦仅仅澄沁境三转斗灵,与他修为境界差太多。他自认,即使他的秘灵消耗是陈有梦的百倍,最后胜利也一定是他。

殊不知,陈有梦的古武太极,使用的完全是牵引巧力,消耗的秘灵只是自身的千分之一。

战国感到他的秘灵无休止的被大量消耗,陈有梦近在咫尺,和当初宗门大比一样,两只手左一下右一下,在哪不停地瞎扑腾画圈,可吞吃霸.熊就是什么都吞吸不到。

结局是注定的,陈有梦依然像小刀子割肉,硬生生把战国的秘灵消耗空了。

没有了秘灵,就是一个普通人,只好恢复真身,认输。

“噗”

战国一口鲜血吐出,萎坐于地,觉得憋屈,满脸的不服。

“陈师弟,你这是什么战技?如女人搔首弄姿。能进攻吗?”

话慥理不慥,言下之意,陈有梦只能防守不能进攻。

“战国师兄,这是古武太极,攻防一体。防守的目的是为了进攻,比如现在,你的秘灵被我消耗一空,如果我像这样来上一指,轻易就可以杀了你。”

说话时,陈有梦随手对着战国的心脏就是一下。

战国大嚇,刚要反抗,却发现自己有心无力,根本躲不过去。

陈有梦的一指,临近战国的心脏,突然一偏,如一根发丝轻易穿过他的侧胸。

“战国师兄,我只是很轻微的用清源境一转斗灵的一指,你觉得能不能收割你的性命?你何必执着于我俩之间的输赢,我们又不是仇敌。”

“陈师弟,我知道与你之间有差距,但我以后还想挑战你,请你别推辞。”

陈有梦摇了摇头,战国已经有了执念,对修炼极为不利,他开导不了,总不能假装输一场吧。

“簌簌”

“唰唰”

“战国师兄,有情况,在前边翠峰山仙姑崖,你赶快恢复,我先过去看看。”

说完,陈有梦像风一样,消失不见。

这下战国彻底服气了,比试一场,他还要恢复,可陈有梦几乎完好无损,凭这一点,就立于不败,不服不行,心里一下子打消了再要挑战的念头。

陈有梦赶到仙姑崖,看到各种各样的黑色“天外来物”正往外冒。大汗一下子就顺着额头下来了。

赶忙拿出传讯点开防卫图,对着翠峰山仙姑崖蓝色点按了下去。然后疯狂向战国的方向逃窜,看都不敢向后看一眼。

陈有梦不知道第五防区大队长口中的“真气大炮”为何物,但是,一炮能灭杀一个空间接点所有“天外来物”肯定不简单。

所以,陈有梦从善如流,听从大队长的话,拼命的逃,怕被无辜殃及。

刚来时,陈有梦有一个问题憋在心里没问出来,就是想问,第五防区的烽燧是不是都被“真气大炮”灭杀“天外来物”时殃及之下误杀掉了。

路过战国,啥也不问,把他扛在肩膀就是个狂逃。

身后白光激闪,如特大的海啸爆发形成的气浪,把两人炸飞到天空。

不过,陈有梦见机得早,跑得快,加上“气浪”已经是强弩之末,总算是被俩人捡回了一条命。

依然把两人像炮弹一样,掀飞到十里之外的密林中。落地时,被树枝缓了一下,受了点皮肉伤。

战国已经昏迷过去,陈有梦勉强清醒,但是浑身就像粉碎了一样站不起来。

陈有梦被吓到了,躺着不动,自己不疗伤,也不帮战国治疗。就看着天空发呆。

这就是第五防区大队长口中的“真气大炮”。

他已经毫不怀疑,以前第五防区的烽燧,绝对是被“真气大炮”误杀了。

怪不得叫“真气大炮”,因为“真气大炮”轰出的炮弹就是混沌秘灵。没见识过“真气大炮”,绝对不会想到逃跑,或者跑没多远被殃及。

这个大杀器,是无差别攻击,不分敌我,一炮射出,毁灭设定范围内一切生灵。把混沌秘灵当做炸弹,太奢侈了,得消耗多少阴属性秘灵和阳属性秘灵,就是填不满的无底洞。

这一刻,陈有梦似乎有点明白。

阴阳门的那些前辈哪里去了,为啥总也见不到。

如果没意外,这些前辈们绝对是在某地组团为“真气大炮”输送秘灵。不然,“真气大炮”恐怕一炮都发射不了。

也进一步证明,“真气”真的是混沌秘灵。

陈有梦猜测,人能发出“真气”,圆周大陆上还没出现过,或者主世界也没有过,因此没人能联想到他使用的是“真气”。

同时也很担忧后怕。

今天是一个空间节点被“天外来物”突破,如果是像摹刻盆地那样的一片地区,几十个空间节点同时被“天外来物”突破,而又来不及封禁,那么,迎接这一片地区的就是几十枚的“真气大炮”炮弹轰炸,他和战国绝无幸免之理。

这已经不是危若累卵,而是在刀尖上跳舞。

陈有梦第一次体验到战争的残酷。

“多谢陈师弟,你是不是伤得重?要我帮忙疗伤吗?”

“不客气,换做你,也会这么做的。我没事,出发吧,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

两人跑得及时,战国身体好修为高,醒了便恢复了。看到陈有梦躺着,还以为他受伤很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