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金氅“曹武尉”

  • 双子秘灵
  • 湖城空晚
  • 2057字
  • 2021-11-18 18:37:10

傅燮有点伤感。

生辰宴,有可能会变成身死宴。

没办法,在硬刚,还是退让之间,她选择了前者。因为怎么选,都是死。她是女儿身,傅家已经绝后,没有未来。

这些人因为她是女儿身才敢肆无忌惮,明目张胆要求她禅让郡主位。

背后则是江东郡和西江郡联合支持。

阴谋立身,阳谋立世。

关键时刻,傅燮发出求救。孤注一掷,借自己的生辰摆下鸿门宴。

代价则是付出了全套的《傅氏武书》原本,古武秘本,这套书也是傅家立世的根本。

这个时代,古武已经衰落,全都成了花架子假把式。

傅燮自小就没间断练习,也服用了颇多的天才地宝,可除了身体百病不生,练了真的没大用,只能养生。

她也是阴阳门驭灵宗的记名弟子,可身体没有属性,秘灵勉强能修炼到二转斗灵,却不能转灵成战灵,还不如古武。

求救信号,就是向驭灵宗发出的。

今天是江邺郡郡主傅燮五十岁大寿,傅府宾客盈门,能有资格出席的,无不是江邺郡头面人物,门房被贺礼塞得满满当当。

驸马早夭,傅燮是一个寡妇。没有子祠,她也没再招赘婿。打算一辈子孤老终生。

司空皇甫钊和司寇司马铎,最后到亦是同时到达,身后都跟随扈从数人。

他们早就打听得清清楚楚,郡主傅燮傅府的护卫没多增加一人,江邺郡武尉曹野早就被收买,此时正立于傅燮身后。奇怪的是,曹野全身罩着金色大氅。

可以说,傅燮除了今天傅府的护卫,她指挥不动一个江邺郡军队在册的甲士兵丁。

寿宴在白天正午举行,自早午时开始。

鸣炮奏乐,一身新衣的傅燮,执酒离座,到堂前向外敬天,向内敬地,然后回座。坐于正堂,面南背北,接受众人叩拜。

礼毕,寿宴开始。

两旁排列大座椅,披红色椅披,置红色椅垫,桌上摆放银器、瓷器,上面供奉寿酒、寿鱼、寿面、寿糕、寿果、寿桃等。

“为祝傅郡华诞,某特吟古人祝寿诗一首助兴。”

皇甫钊和司马铎皆为世家后裔,避难来到江邺郡,被傅燮提拔重用,没想到成了农夫和蛇。

先跳出来的是皇甫钊,北人南相,显得儒雅大度似谦谦君子。

“冷云冻雪褒斜路,泥滑似登天。年来又到,吴头楚尾,风雨江船。但教康健,心头过得,莫论无钱。从今只望,儿婚女嫁,鸡犬山田。”

吟罢,满堂喝彩。

傅燮脸色平淡,看不出深浅。

这已经不是祝寿,而是借古人之口行讽刺和挑衅之事。在座的都知道,傅燮膝下无儿无女。

可皇甫钊位高权重,谁也不敢不喝彩,还生怕慢了被记小账。

“有大司空珠玉在前,某也献丑吟古人祝寿诗一首。”

皇甫钊是江邺郡大司空,执掌所有财政和官员升迁,司马铎是江邺郡大司寇,执掌所有法典刑律以及地方卫戍部队。

当两人联合,再收买了曹武尉,傅燮便成了空架子傀儡郡主。

“人寿百年三万日,有谁曾满百年来。腾腾任运聊堪乐,汩汩劳生尽可哀。富贵惟增身外累,酕醄当覆掌中杯。到头一等皆归死,未死须教笑口开。”

满庭宾客,依然满堂喝彩。

司马铎这已经是赤裸裸的逼宫了。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震惊所有人。

傅燮在大厅地上摔碎了她最心爱的玉兰水晶杯。

“司马铎,你放肆。众卿家,谁能拿下此獠,夲郡以其位赐之。”

庭堂皆哑然,无一人敢出声声援,更别说出手拿人。

“好了,别大发雌威了,你傅家享受三十六世,已经可以了。做一个田家妇,最适合你。大司空,你说呢?”

“大司寇说得对,为傅郡主身体着想,这确实是最好的归宿。”

“好,你俩终于忍不住了,是想谋逆吗?”

“不敢,庙堂之位,只能有贤者居之。今日之情势,傅郡主还看不清楚吗?”

“哼,信口雌黄,逆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曹武尉,诛除奸孽就交给你了。”

傅燮身后,曹武尉双臂一扬,两道金光对着皇甫钊和司马铎激射而去。

“曹野,你个二五仔,竖子焉敢反水,不怕被诛灭九族吗?”

皇甫钊和司马铎同时怒吼。

他们身后飞出两道身影,瞬间变身两个三丈高的怪物,接下了这一击。

大堂的人吓坏了,拼命往门外奔逃。

可是,不知何时,庭堂大门早就密闭。不论他们如何撞击,都纹丝不动。

傅燮不理会他们,她的威胁,一直来自这两个怪物。

“曹武尉小心了,这两人是江东郡和西江郡的武尉。”

曹武尉走到大堂。

因为皇甫钊和司马铎是普通人,这一击,他没转灵只是用了斗灵。

没想到遇到了两个同门。

“你们想必是阴阳门那一宗的杂役弟子,修为来之不易,我不想伤害你们,退去吧。今日我只诛除首恶。”

“大言不惭,小小一个五转斗灵无属性杂毛弟子,就敢冒充曹武尉狐假虎威,谁给你的胆量。宗内规定不可取你性命,废了你却属正当。”

说完,两人合击,一阴一阳,一人大力泰山压顶,一人魔音噬心销魂。

陈有梦结舌。

他接的任务便是做一天江邺郡的“武尉”,易容成曹野,一身行头也是驭灵宗置办好的。

但是,做武尉任务,是阴阳门全体弟子的财路,很容易遇到同门。

来之前,季老大特意告诉他不能伤害同门,其他都随意。

和眼前这个家伙讲的貌似有点不一样。

“好吧,按你说的做。”

东江郡的武尉战灵形态是一只三丈高的“苍猿”,皮厚肉慥孔武有力,手掌指甲锋利如钢刀,扫中一下,对方身体一块就没了。

西江郡的武尉战灵形态很恶心人,居然是一只三丈高的吊死鬼,估计是邪灵宗的杂役弟子。

两人有持无恐,只因他们都是澄沁境九转斗灵。

假“曹武尉”只是普通的无属性清源境五转斗灵,他们清清楚楚,修为这么低,还替人强出头,也是醉了。

捏死他,如捏死一只蝼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